民族国家自身的逻辑,带来了这一轮新的政治秩序大调整,不是历史的钟摆在回拨,而是民族国家的钟摆在回拨。
政治失序与民族国家的未来
在消除朝核危机过程中,中国如果扮演一个更为积极的,甚至是主动的角色,那么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就更有谈判的筹码。
习特会的重难点应是朝核问题
中国不应该提及TPP,中国的重点应该放在像RECP这种更具有开放性和包容性的地区贸易安排。
如何与特朗普及其美国打交道?
半岛危机到了这个时候,对中国来说,如何在可能的半岛军事冲突中使得自己的国家利益受损程度最小化,已经成为不得不思考的问题。
中国准备好二次朝鲜战争了吗?
朝鲜核武器的研发已经取得决定性进展,金正恩领导下的朝鲜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一个直接的威胁和负担,而非一个可靠的战略伙伴。
朝鲜发展核武器,中朝友谊还能继续吗?
民主并非是“最好的制度”,而只是“最不坏的制度”。民主国家目前至少面临经济全球化与福利本国化,以及经济长周期与选举短周期的矛盾。
将选择权交给全民是否正确?
特朗普的最高关切点在内政,而非外交,但由于亚太地区的重要性,美国会继续干预南海问题。中国当前在南海问题上的对策可以从五点来分析。
特朗普时代中国的南海对策
不管中国如何抗议,只要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美韩会继续朝部署萨德的方向发展。
中国解决萨德危机的终极之道
正角评论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International Public Policy pte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手机号/密码登陆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使用手机号/密码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陆
操作信息X
test
操作信息X
test
Before(foxscript, fox_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