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国家自身的逻辑,带来了这一轮新的政治秩序大调整,不是历史的钟摆在回拨,而是民族国家的钟摆在回拨。
政治失序与民族国家的未来
不管中国如何抗议,只要朝鲜继续发展核武器,美韩会继续朝部署萨德的方向发展。
中国解决萨德危机的终极之道
金正男遇刺身亡,轰动国际社会。这个事件对朝鲜意味着什么?对东北亚意味着什么?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我们邀请郑永年教授及其同事刘伯健进行讨论,从大国政治关系的角度来透视这个事件。郑教授认为,这个事件不仅仅是金正男的悲剧,更是大国政治的悲剧,而作为东北亚大国的中国自然也难以置身之外。
 金正男遇刺,谁家的悲剧?
今日是邓小平去世20周年,他的政治遗产到今天仍然深刻影响着中国。邓小平遗产为什么具有持久的影响力?郑永年教授撰文指出,领导人的持续影响力的根源在于制度建设。对邓小平的制度遗产,郑教授说,直到现在为止,人们可以讨论如何进一步改革或改进邓小平所创立的制度,但没有人可以轻易否定和取消这些制度。这些制度一旦被党政官员和大众所接受,便具有了自我生存能力。
制度比人更可靠
通过执政党建设来拯救经济,通过经济建设来增进执政党的合法性,从而维持和改善社会治理,这是中国的发展经验核心
十九大与中国发展经验的核心
共产党要在政治、经济和人民三者之间实现均衡,而这个均衡的支点便是人民。
中国共产党的执政逻辑
特朗普现象就是对始于1980年代资本主导的全球化后果的反应。
“特朗普现象”成世界政治新常态
中国改革开放一开始,领导层很快就放弃了毛时代对东南亚国家推行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战略,把重心放到了发展经济贸易关系上。正是这一战略转移完全改变了中国和东盟的关系。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东盟关系进入了一个被称之为黄金发展的时期。
中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门罗主义”?
正角评论 微信公众号

Copyright © 2017.International Public Policy pte ltd. All rights reserved.

使用手机号/密码登陆
忘记密码? 立即注册
使用手机号/密码注册
已有账号?去登陆
操作信息X
test
操作信息X
t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