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6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不必对特朗普时代的中美关系太悲观

朱志群 发表于2017-02-05

01

特朗普戳中了中国最敏感的点


在2016年美国大选结果出来以前,许多中国人表示,相比于克林顿·希拉里,他们更喜欢唐纳德·特朗普,因为希拉里在人权和安全事务上的态度更强硬,而他们认为特朗普会是一个更实用更好打交道的商人。而现在,随着特朗普即将成为美国下一届总统,他们或许会开始怀念希拉里。


不少观察者和专家已经预测了特朗普的对华政策将会如何。如果12月2日特朗普与台湾地区领导人蔡英文的通话出现意外,那么中美关系将会进入一个不确定和不稳定的阶段。事实上,特朗普随后在推特上批评中国目前的货币政策和在南海上的军事建设,在12月11日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表示,他可能会拒绝承认“一个中国”政策,而这戳中了中美关系中最敏感的点,可能致使其上任之前就已损害了中美关系。


专家最初对于特朗普与蔡英文通电话是属于一次外交过失还是有计划的行动存在分歧。后来多方信息证明,这次通话是预先安排的,在几周以前特朗普团队便已和台湾政府协调好。值得注意的是,特朗普在此通话之前并未咨询通报白宫或国务院,忽略了既定的措施流程。由于特朗普听说这次通话只是一两个小时,他可能没有意识到背后其团队和台湾方面紧张的准备工作。很难判断特朗普在这一事务上的做法反映的是他本人的想法还是其顾问的想法。



02

特朗普是否要放弃一中原则


要判断特朗普是否会坚持几十年来维系中美关系的“一个中国”政策现在还为时尚早。事实上,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关于中国的言论都局限在经济方面,这表明特朗普可能并不完全理解中美双边关系的复杂性。特朗普身边的顾问都是坚定的对台支持者和对华批评者,如约翰·博尔顿、斯蒂芬·耶茨、埃德温·佛纳。博尔顿是美国前驻联合国大使,主张承认台湾的主权。而最可怕的事情是,特朗普似乎不清楚他自己不知道什么,这就可能使他被其身边一些想要影响其政策的人所利用。


自尼克松以来,美国的历任总统,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有一个很好的理由避免与台湾地区领导人的直接官方接触。而到目前为止,特朗普的过渡团队中还没有一个人明确表示新政府将会遵循“一个中国”政策。相反,特朗普似乎认为他不必坚持“一个中国”政策,除非,正如他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所说,能够与中国在贸易或其他事务上达成协议。特朗普对历史意识、政治准备和外交敏感性的缺乏,使其容易受其顾问和游说者的影响、伤害甚至是操纵。


台湾在美国有着数十年的广泛游说活动历史,常常雇佣一些美国的前任官员,其中鲍勃·多尔是级别最高和最知名的一位。一份美国司法部提供的游说文件披露多尔试图使2016年的共和党成为最亲台湾的平台。新的版本增加了里根总统于1982年对台湾安全所作的“六项保证”。不出意外,多尔的游说公司已经收到了台湾政府的付款。


要重新得到中国的信任,并与中国的领导人建立良好的工作关系,特朗普需要在私下或是公开地向北京保证美国长期以来的对华政策不会改变,并且美国与台湾的关系仍是非官方的。



03

中国为什么温和回应


中国对特朗普与蔡英文的通话以及特朗普对中国挑衅言论的回应是从原则性出发的,这引起了包括基辛格在内许多人的注意,基辛格最近刚与习近平会面回到美国并在选举后接受特朗普的咨询。中国这样柔和的反应可能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特朗普称这只是蔡英文的“礼节性”通话。当王毅外长将这次通话称为是台湾方面的“小伎俩”时,这是在给特朗普一个台阶下,指责台湾方面发起这次通话。而且特朗普是当选总统,还并未就任,这给北京一些回旋的余地。而特朗普发推特称是蔡英文“打电话给我”,似乎也是想后退一步,意识到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问题。


在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特朗普仍然强调这个电话是台湾方面打给他的。在他暗示他可能会抛弃“一个中国”政策后,中国外交部只是表达了“严重关切”,并没有强烈地抨击他。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敦促特朗普及其新政府团队了解台湾问题的严重性,并继续支持“一个中国”政策,这表明中国政府在特朗普就职前仍然采取“观望”的态度。


其次,这次通话抓住了中美双方官方都放松警惕的时候。中国外交部的官员们现在可能还在疑惑这是怎么发生的。内部的争论可能延缓了更强有力的回应。另外,美国的外交决策机构迅速地几乎一致地攻击特朗普破坏遵守“一个中国”政策的协定,这也使得北京可以不那么急迫地作出反应。北京明确地阐明其立场和原则,给特朗普留下改善双边关系的空间,这一做法是明智的,因为随着特朗普成为总统,他要学着兼顾处理国内和国际的事务。


第三,中国在北京和华盛顿两边都向“美国有关方面”提出投诉,但很明显这一投诉是指向奥巴马政府的,这促使白宫和国务院重申美国坚持“一个中国”的政策。一位外交部的高级官员还在北京向马克斯·鲍克斯大使提出了抗议。12月5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记者报导称外交部发言人不愿明确地表明是否直接向特朗普的过渡团队提出了这些主张,这反映中国政府与位于纽约的特朗普过渡团队之间可能没有建立直接和稳定的沟通渠道。


的确,早前特朗普与习近平通过电话,但那是预先安排好的礼节性通话,中国一直对其与特朗普团队的直接联系含糊其辞。12月9日,国务委员杨洁篪在经过纽约时与特朗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已退休的陆军中将迈克尔·弗林的会面,是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双方直接接触。




04

特朗普的好斗与鲁莽


令人鼓舞的是,特朗普提名了爱荷华州州长布兰斯塔德——习近平的老朋友——为美国新任驻华大使,来改善与中国的关系。布兰斯塔德第一次与习近平认识是在1985年,当时习近平前往爱荷华州进行省际交流活动。那时习近平还是河北正定一位年轻的地方官员。中国外交部很快便表示支持这一提名,并称布兰斯塔德是“中国人民的老朋友”,是一个能够为习近平和特朗普建立平稳关系的使者。


然而,目前在特朗普的内部圈子里,并没有一个精通亚洲和中国事务的人。特朗普倾向于不守常规,他对情报官员每天做日常安全简报不感兴趣。他好斗的作风决定了他依然会鲁莽行事。


特朗普政府很有可能会加强与台湾的联系,尤其是部长级别官员之间的联系。台湾不幸地又成为中美之间谈判筹码的角色。存在一个很大的问题是,特朗普能否在“一个中国”的界限内做到如此呢?北京会抗拒任何升级美台关系的行为,尤其是在民进党执政期间。从北京方面的角度看,台湾蔡英文政府拒不承认“九二共识”,任何友好的行为,如高层间的接触或者是对台军售都会鼓动台湾继续冒犯北京。


台湾当局及其民众希望在国际事务上能够得到更多的尊重是合法的、可以理解的。但台北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在不引起中美之间紧张局势、不造成海峡两岸关系恶化的情况下实现这一目标。台北很快会意识到依靠特朗普实现其外交上的突破会冒很大风险,因为特朗普倾向于从商业的逻辑来看待复杂的政治问题,而且可能会出卖台湾的经济利益台湾希望提升与美国的关系,但不能以可能会被美方出卖为代价。




05

中美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有可能携手合作吗


中美在特朗普执政期间有可能携手合作吗?特朗普在竞选时称要将工作机会带回美国,指责中国为货币操纵者,要对中国进口的商品征收45%的关税。人们一般会忽视竞选口号与现实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差距。特朗普有着强烈的抱负要“让美国再次伟大”。在不久之后,他会意识到,美国的未来与中国紧密相连,没有中国方面的合作,他很多国内和国际上的政策目标,从创造就业到国际安全,都难以实现。


中国是一个竞争对手,但中国也是一个能为美国经济反弹作出贡献的合作伙伴。在2015年,中国对美投资首次超过美国对华投资。根据荣鼎集团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的消息,在过去的几年里,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创造了9万多个就业岗位。随着中国的企业走向全球,更多的中国投资会来到美国,帮助美国恢复经济增长,比如修复美国老旧的基础设施等。


特朗普在2016年的大选中获胜加剧了美国的政治分裂,这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治愈。同样,他的粗暴、古怪和难以预测将会给美国的对外关系造成许多紧张。中美关系是合作的,也是竞争的。鉴于特朗普的经验和风格,在其入主白宫时中美关系将会面临一些前所未有的严重挑战。然而,双方之间的联系是紧密的、有弹性的,人们不必对中美关系的未来太过悲观

微  信  公  众  号
288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