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现实让人类彻底被科技所俘虏?

 虚拟现实让人类彻底被科技所俘虏?
正角评论 发表于2017-02-05

2016年2 月世界移动通信大会(Mobile World Congress, MWC)最亮眼的产品与最热门的话题都停留在虚拟实境( Virtual reality VR)和物联网。一反往年MWC, 关注的是手机画素提升或记忆体的增加,今年的MWC却是全场戴着虚拟实境( VR)眼镜,体验360度的虚拟实境。Facebook 的CEO扎克伯格认为虚拟实境是未来最热门的社交平台。而三星的首款360度全景虚拟相机Samsung Gear360 ,Facebook的Oculus DK2,HTC的VIVE等都是今年最受瞩目的虚拟实境装置。

 

2009年的第六感运算装置

 

三星的360 度全景虚拟相机让我联想起2009年在波士顿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里访问的电脑科学博士生普拉纳夫(Pranav Mistry)。当时他现场展示了自己的第一项发明:虚拟与实体结合的“ 第六感运算装置”(SixthSense Device)。这项被麻省理工学院戏称之为“WUW”(Wear Ur World)的装置,集合了小型网络摄像机( webcam)、手机、投影机(projector)等组装成的袋型装置。该装置的硬件设计成坠子般挂在胸前或脖子上,而鼠标则套在手指上,随着手指接触实体就能立刻在实体上获取虚拟资讯。


例如当阅读美国总统奥巴马在麻省理工学院演讲的纸媒报道时,只要戴上“第六感装置”,从手指间“捏出”虚拟的有声影像系统,就能同时看到和听到奥巴马当时向学生演讲的实况;又如到商场买食品,只要拿起该物品通过手指搜寻,就能得出该食品的各种相关分析资料;再如凭手中的登机卡,就能搜寻出该航班是否可能误点;拿出一本书,通过手指搜寻,能找到该书的有声版或有声翻译版以及大量有关该书的资料;到户外观赏风景,只要通过手势将欲拍景用手指框下来,就能在墙上或纸上显示出所框下的图片,回家后,还能从指上或指片下载至自己的电脑存档或编辑,想知道时间?不必戴手表,只要通过手指上的鼠标在手腕处划一个圈,时间立刻出现。


更有趣的是,需要面板进行选项搜索选时,可以用任何一张纸片充作纸质电脑,一切的网络搜寻或电脑的大多数功能都能在这片纸质电脑上完成;如果想从书中截取一段文章或图片,只要用手指将该文本捏出来放在纸片上,就完成了复制与粘贴的工作;想打电话而又没带手机,手掌可以权充手机键盘……种种从前在科幻电影或小说中出现的情节,现在都有可能实现了。


记得当时目睹这项令人难以置信的虚拟产品时,曾兴奋地追问“第六感装置“何时面市?他当时未正面回答此问题,但根据他的计算,该硬件成本只有300美元,如果迅速普及,势必冲击面板产业、电子书、笔记本等众多电子产品,因此,产业价值链的延伸扩展、市场的横向或纵向整合、产品普及化与利润最大化的平衡等都是重要的商业策略考量。

 

虚拟现实的实现


6年后的今天,普拉纳夫已经是三星全球科研副总裁和智库主任(GlobalVice President of Research at Samsung and the head of Think Tank Team), 而国际和国内科技巨头也纷纷布局虚拟现实,Facebook以20亿美元收购虚拟现实公司OculusVR,谷歌、微软、三星、索尼都相继发布了在虚拟现实方面的技术或产品。而当时的“第六感运算装置”,个人认为更接近今天所谓的“增强现实”(Augment reality),因为它通过增强现实(AR)工具,在真实物体上显示信息。


如果拿Face book 的最新虚拟现实产品OculusRift( 头盔式的装置)和增强现实的Google Lens(眼镜式的装置)作比较,Oculus Rift能较好的提供使用者沉浸虚拟环境的体验。

 

由于VR 虚拟现实装置像是脸上戴了一个控制台, 而AR技术则更像是戴了一个透明的屏幕(Magic Leap, HoloLens),因此,以方便性和普及性而言,AR 的佩戴可能更简便。 但是根据Oculus Rift 的用户反映,在试戴GoogleGlass(一种增强现实技术的眼镜)过程中,曾感到眩晕不适。 因此,用户体验以及装置的技术是否够成熟,相信都是VR或AR 还需要面对与克服的问题。


事实上,不管是虚拟现实或增强现实,目前最核心的技术问题,是视频源数据的获取、解码和传输速度的不理想。因为这些数据的传输对于带宽与传输的稳定性要求非常高,毕竟虚拟现实要求对数据和场景进行实时的分析与计算, 并且要求以最短的时间反应到成像设备上。 


虚拟实境技术在新加坡的运用


OMG新加坡已拥有颠覆性的网络加速技术和新的商业盈利模式,不但能通过加强对虚拟现实视频的获取、解码和传输技术,使得虚拟现实视频的制作更加容易,同时在终端用户观看视频时,图形分析及图形元素辨别方面的能力能够将增强现实的内容增添至虚拟内容。根据业界专家指出,虚拟现实在技术方面,从数据成像到数据跟踪需要大量的数据处理与传输,这是之前的技术所无法解决的。现在OMG 新加坡发展出颠覆性的视频获取、解码和传输网络加速等技术,将是其开展虚拟实境项目的优势。  


无独有偶,继日本之后, 新加坡一家初创公司今年4月公布将试运营其最新研发的无人驾驶出租车NuTonomy。该项目于3月底在新加坡成功跨越了各种障碍, 通过了首次测试。据报道,该公司计划未来几年在新加坡推出数千辆无人驾驶出租车。而一旦采行无人驾驶出租车,初步估计将取代60% 的人为驾驶出租车并且将减少交通拥堵和二氧化碳气体的排放。


至于最能够和新加坡竞争无人驾驶出租车的日本,希望在2020年奥运会期间推出无人驾驶汽车。日本已于去年承诺放松法规,在更多的公共道路上进行测试。最终谁将率先推出安全无虞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我们且拭目以待。


虚拟实境除了运用在娱乐、建筑和军事外,也已经很普遍地运用在教育、学习上,新加坡管理大学借虚拟电玩演练学生的商战应对能力,通过虚拟世界演练商战环境的多变性。今年新推出的《北疆拓土》(Co-Foundersof the North)的游戏, 就是由新加坡管理大学卓越教学中心开发,作为一种辅助学习工具,让学生在游戏中应用所学的企业战略概念。目前,商学院的“战略转变与转型管理”“企业战略管理”单元,以及大学基础单元“应对企业环境的VUCA”(Volatile, Uncertain, Complex,Ambiguous,意指变幻莫测、无常、复杂与不明确性)都会融入这段“电玩时段”。


“ 这是一个最好时代,也是一个最坏的时代”[1]?


从人类生活形态层面看,这项被认为具颠覆性影响的发明,将人们从越来越沉溺的网络世界、电脑屏幕解放出来,随着戴在身体、手指上的数字资讯互动,而自在地悠游於实体和虚拟之间,达到“随心所欲”的目的,使得人们终于不再是“机器前的机器”,走出了约翰·威克莱恩的《电子噩梦》[2]。

 

虚拟实境装置的设计原理其实只是将数字技术穿戴在身上,从表面看,人们的行动获得自由了,人们可以随时、随地获取资讯,不必依赖电脑或手机。但从本质看,虚拟实境装置是否也导致人们更离不开科技而彻底地被科技所俘虏?在充分享受随心所欲的方便快捷后,在养成了对虚拟实境装置的依赖后,一旦身上的数字技术失灵是否会像零件坏损或电池耗尽的机器人完全瘫痪?希望这样的顾虑只是杞人忧天

 

从传媒学的视角看,虚拟与实体的结合正在形成下一代的主流媒体,但它可能不会是“最终媒体”。 而从社会意义层面看,每当新媒体技术出现,总围绕着一个经久不息的话题,那就是“新发明在实现人们幻想的同时,并不总是伴随着积极的进步,很多时候新发明提供了一种改进的方式,却没有改进的结局”[3]。

 

不论VR 或AR , 虚拟现实或增强现实都是通过硬体界面的数据搜寻互动展现,是互动数字媒体科技的新延伸,但未必是互动数字媒体的终结。 我们相信这将再一次冲击人类的生活形态和娱乐方式。 正如1996年麻省理工学院教授尼葛洛庞帝(Nicholas Negroponte)在《数位革命》(Being digital)所预言:人类将生存于虚拟、数位化活动空间中。而我们将进入的是一个尚未启蒙的时代抑或知识爆炸的时代(比尔·麦吉本),恐怕也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 

 

总言之,当科技发展到产业价值链末端时,最重要的考量是受众、社区、市场。因此,针对媒体科技使用者的研究或针对人类使用媒体心态的研究将是一项值得重新关注的文化研究,而人类、社会、文化的研究也仍将是人类文明进程中最终的关注。



[1]查尔斯·狄更斯( Charlesdickens)《双城记》名言

[2]约翰·威克莱恩曾在《电子噩梦》一书中警告说:“所有传播模式在数字世界的整合中,除了给生活在其中的人们带来电子噩梦以外,其他方面将一无所获”

[3] ThoreauHenry David ( 1849) , Walden. New York. T.Y . Crowell, 1899



本文作者石惠敏,系新加坡资深媒体人,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

139人参与,0条评论
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