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重商主义是中日合作的契机

 特朗普的重商主义是中日合作的契机
邢予青 发表于2017-02-22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上任的第一天,忠实地履行了他对选民的承诺, 正式签署了退出TPP的法案。 TPP曾经被奥巴马总统推崇为引领21世纪全球贸易自由化的高标准贸易协定,被视为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关键一环。然而, 特朗普总统却认为TPP对美国是一个灾难, 大笔一挥,让美国、日本等12国贸易代表耗费5年时间的谈判成果付之东流。


特朗普高调退出TPP让日本备受打击。在日本政府的自由贸易战略中,TPP是后来者居上,排在所有多边与双边自由贸易协定的前面。安倍政府把TPP列为安倍经济学第三支箭——构造改革的重要政策举措之一。为了实现TPP,安倍政府不惜得罪自民党传统票仓日本农民,允诺开放日本农产品市场 。 出于地缘政治的考虑,安倍政府也希望利用TPP加强日美同盟关系,与中国争夺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主导权。然而,没有美国的参与,TPP则蜕变为一个无足轻重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无法实现日本政府所寄予无限希望的战略目标。


过去十几年,中国和日本一直在争夺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主导权, 对于如何实现亚太经济一体化的路径有不同的看法。中国不是TPP成员国, 是与TPP竞争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成员。 中国是RCEP最大的经济体和贸易国。 RCEP与TPP代表着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的不同路径。 两者存在着为未来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设定蓝图的竞争关系。特朗普退出TPP,为RCEP和中国主导亚太地区经济一体化提供了机会。


特朗普总统决定退出TPP,不是为了削弱日美同盟,而是特朗普政府试图改变“不公平“的全球贸易制度, 重新制定贸易规则的第一步。 全球经济一体化是过去30年世界经济发展的一个主要特征,为参与其中的各国经济创造了巨大的福利。 但是,在特朗普的眼里, 现存规则下的贸易和资本流动“剥夺了美国中产阶级的财富, 偷走了美国本土的公司, 毁掉了美国的工作”。因此,在总统就职演说中,特朗普誓言“拿回我们的工作“ 和 “夺回我们的财富”,并喊出了“购买美国货, 雇佣美国人”这样接地气和平民化的口号。


美国与中国的贸易有着巨额的贸易赤字。 美国几乎一半的贸易赤字来自与中国的贸易。 特朗普在竞选总统期间多次提出要将中国列为外汇操纵国,并声言对从中国进口的产品征收45%的关税。 特朗普总统是否会像退出TPP那样履行这些诺言, 还有待于观察。但是, 统管美国贸易政策的商务部长Wilbur Ross, 贸易代表Robert Lighthizer, 和国家贸易委员会主任Peter Navarro, 都是主张对中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政策的鹰派人物。 其中以Peter Navarro 的观点最为激进。Navarro教授在他的《致命中国》一书中,把美国制造业的衰落和工作的减少,完全归因于中国加入WTO后,中国企业利用政府补贴、污染环境和低估的汇率,与美国企业之间的不公平竞争。


因此, 在特朗普决定退出TPP后, 中国将是美国寻求公平贸易,夺回丢失的工作的一个主要目标。 中国对美国的出口将会面临更多的贸易保护主义措施,中国企业将会遇到更多的来自美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诉讼。


中国和日本是过去三十多年来全球化最大的受惠国之一。出口依然是这两个经济体重要的经济增长发动机。特朗普提倡的贸易保护主义和美国第一的重商主义为中日两国经济合作, 提供了新的契机。中日两国应该携手维护现有贸易秩序,通过RCEP、中日韩自贸协定等制度建设,推动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 共同促进亚洲地区的稳定和繁荣。


正角评论
255人参与,0条评论
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