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6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对“全面二胎”实施一年的反思

刘柳 发表于2017-03-31

全面二胎政策是在相当大的争议中出台,前有单独二孩”政策遇冷的尴尬以及对人口生育率持续下降的担忧;后有一旦放开面临生育人口“井喷式”爆发的忧虑。该政策经过了这一年多的实施,无论是从调查报告数据来看,还是从配套政策的跟进角度,都值得让人重新检视这项政策是否实施得


《中国统计年鉴2016》公布的2015年全国1%人口抽样调查显示,中国2015年的总和生育率仅为1.05,这个数据低于世界银行最新的2014年所有其他199个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这大概是放开全面二胎数字依据经过一年的实施,效果如何呢?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自201611‘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以来,全年出生人口1786万人,比2015年增加131万人”,然而专家分析,该政策效应仍低于预期,而且去年部分新增人口是多年堆积的“生育意愿获得释放”,增长势头未必能保持


“全面二胎的障碍主要来自经济压力


今年年初,中国妇联公布了一项调查报告,显示在一孩家庭中,“二胎”意愿的为20.5%,没有“二胎”意愿的为53.3%,不确定的人群占26.2%。也就是有一半以上的一孩家庭没有生育二胎的意愿。同时,从卫生计生委于2015年的生育意愿调查中发现中国家庭对意愿不高的首要原因是养孩子“贵”(74.5%)。有媒体对此进行过调查,发现在中国大城市中,育儿成本占家庭收入近一半。早在2013瑞士信贷的一份报告曾显示,“中国一对夫妇每年平均要在孩子身上花费2.25万元(约合3600美元),直到孩子年满18岁——这比平均每个城市家庭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四分之三还要多。在北京生二孩的成本总计达到约38.6万至143万元。”


尽管生育低迷是发达国家面临的普遍问题,而生育带来的经济压力在这些国家普遍存在,但发达国家鼓励生育均有一定的配套政策进行扶持,在一定程度上缓解这种压力。虽然中国未在发达国家之列,但生育意愿低迷多集中在中国城市中,经济条件和社会发展程度、尤其生活成本与许多发达国家已在同一水平,然而在配套政策社会福利以及公共设施跟进,中国则落后太多。

政府一方面需要提高生育率,将二胎的闸门全面打开,但另一方面对政策的实施缺乏配套措施去跟进,实际上是将人口压力直接转嫁到普通家庭身上。这种“转嫁”对中国的普通家庭来说,不仅直接而来的经济负担,间接抢夺资源的负担:富裕家庭多生一个孩子,有利于抢占更多教育资源、医疗资源等,同时意味着普通家庭孩子资源空间再度压缩


合理的资源分配比直接补贴重要


两会期间,有外媒称中国有“二孩”的家庭将来或许可以少缴税或进行补贴,中国财政部长肖捷表示,“在考虑制定新政策,适当增加与家庭生计相关的专项开支扣除项目。”有相应的配套政策跟进是可喜的,不过笔者认为,中国社会中表现生育压力,更多是出于对未来面临的资源不公感到担忧,并非直接贴或减免税收便可解决。就如同计划生育时期补贴孩家庭的独生子女费,现在看来对失独家庭以及面临4+2+1的老龄家庭起到作用也极其有限。同样的,有限的津贴数额二胎家庭的帮助也是杯水车薪。因此,经济压力是阻碍二胎的主因,但合理的资源分配比一次性补助更符合准二胎家庭的诉求。


医疗资源为例,受最大影响的是产科和儿科。这里不得不再提儿科医生荒的问题全面二之前就已经显现。为解决这一问题,地区甚至还出现降低儿科医生考核标准的怪象,这不仅不能从根本上缓解儿科荒使患儿家属对儿医更加缺乏信任,加剧医患关系紧张形成恶性循环。如果二胎时代真的如期到来,届时儿科医生需求量只会有增无减到底如何去缓解这一严峻形势?当前出现的“互联网医疗或是开设儿科夜间门诊不是能缓解“儿科荒”的根本之计,如何解决儿科人才的流失问题或许才是当务之急就有赖于政策的配合和有关部门的落实产科方面,尽管“全面二胎”尚未带来真正意义上的生育潮,但此之前大城市三甲医院的产科就经常出现床位吃紧的情况该政策出台以后,这种情况更加严重,不仅床位紧张,连医院建立产检档案也得过去更早抢占名额。正如前所述,在资源更加有限的情况下,些占有优势资源富裕家庭挤压的必然是劣势资源的普通家庭的发展空间这一点在教育资源方面更加突出,频频爆出的天价学区房便是


职场女性权益的保障,借鉴国外经验


生育二孩牵涉到职场女性的权益保障。今年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建议“进一步延长产假”以实现“用政策帮助女职工工作与家庭的平衡”。但如果只是延长女性的产假不仅无法到消除职场女性被歧视的目的,反而女性带来更深层次的危机,用人单位尤其中小企业“惧怕”女性员工,无形中又提高女性的职业门槛。即使国有企业,女性产假结束复工,职位却被边缘化或是被人替代的案例也屡见不鲜笔者认为想在短时间内真正达到排除女性员工被歧视的目的,不妨效仿国外引入父亲陪产假一方面促使夫妻双方共同承担育儿责任,另一方面,也避免女性产假而职场上处于明显劣势。


作为非传统福利国家,新加坡政府为鼓励国民提高生育率绞尽脑汁。在产假方面,去年开始,父亲的陪产假从一周延长为,且第二周薪金成本由政府承担,母亲的产假可转让一给父亲。母亲因产假产生的薪金成本也有一半由政府承担政府组屋的申请上,也给予多家庭更多优待。虽然新加坡的养孩成本属世界前列,但这些配套措施较为完整而全面的提供帮助。重要的这种政策追求的并非仅仅是数字上的增长,女性在职场和社会中的地位更加平等,也鼓励更多男性投入到家庭服务当中让社会发展更加平衡、稳定。


“全面二胎”不可急功近利


针对中国人口老龄化、劳动力不足的问题,“全面二胎”政策已如期实施,但目前舆论焦点该问题急功近利化。近来有媒体针对经济条件成熟、生育能力欠缺70后想生二胎的意愿,对代孕的可能性展开讨论。笔者认为相应的二胎配套政策出来之前,这个讨论过功利。毒奶粉事件阴影至今让家长不得不大量精力财力海淘国外奶粉疫苗事件让家长不惜高价携子境外接种;公共设施方面也几乎忽略育儿方面的考量。去年两会明星代表谭晶提出关于城市公共场所建设和普及标准化母婴室的建议当时得到了许多支持,一年过去未见起色这些摆在面前多时的问题尚不能得到有力解决,代孕这样的新课题意义不大有些本末倒置。毕竟人口政策社会未来发展的基石,一味追求数字上的增加,会给社会稳定带来更多不确定的因素。

微  信  公  众  号
519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