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发展核武器,中朝友谊还能继续吗?

 朝鲜发展核武器,中朝友谊还能继续吗?
罗维 发表于2017-04-01

金正恩领导下的朝鲜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一个直接的威胁和负担,而非一个可靠的战略伙伴。


01

谁能阻止朝鲜核武器的步伐


2017年2月13日,朝鲜成功地由移动运输发射器试射了“北极星2号”固体燃料中程弹道导弹。随后在3月19日,美国国务卿雷克斯·蒂勒森(Rex Tillerson)抵达北京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讨论朝鲜半岛紧张局势时,朝鲜又试验了一种新的导弹发动机。这两次试验均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并且象征着朝鲜导弹体系的逐步成熟。


从这个国家2006年第一次进行核试验直到现在,国际社会包括中国——可能是朝鲜唯一的盟国和主要贸易来源国——均未能阻止朝鲜在“核不扩散条约”等国际制度的管辖之外发展核导弹计划。除了核武器之外,朝鲜在暗杀金正男案件中使用了VX神经毒剂,这种1950年代发展起来的致命神经毒剂早在1997年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中就已被禁止使用。


由于日本和韩国明显受到朝鲜的核威胁,这两个美国的盟国自然会与美国合作开发其导弹防御系统,例如“萨德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以及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其他潜在的攻击能力。这样的行为反过来会威胁到中国的地缘政治利益,加剧中国与韩国和日本已有的、虽紧张但又在贸易上互相依赖的关系,使中国的领导人在地区安全问题上陷入两难境地。


然而,随着其核威慑和化学武器项目的成熟,朝鲜在政治上对中国的依赖将会减少,因此它可能会以中美的利益为代价制定自己的独立对外政策。比如说,只要中国继续将朝鲜视为对美国和韩国的缓冲区,朝鲜领导人就能继续以朝鲜政权崩溃——此被中国认为是地缘政治灾难——相威胁,向中国勒索经济和政治上的支持。


因此,本文要提出的是,随着朝鲜金氏政权日益不再尊重中国的地区安全利益,并且还利用双方友好的名义来敲诈北京获取经济和政治利益,中国与朝鲜的历史联系会随着朝鲜的核武器发展而逐步削弱。而当朝鲜政权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时,对中国也是一个威胁。



02

朝鲜核武器的决定性进展


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朝鲜的战略武器库都是由质量不大可靠的液态燃料弹道导弹构成,而大多数的液态燃料导弹需要在发射前的半小时甚至更长的时间内添加燃料。这种不便意味着大多数朝鲜导弹,像“芦洞”、“大浦洞”、“舞水端(KN-10)”这样的液体燃料弹道导弹还在发射阵地上注射燃料时就很可能被美国或韩国的卫星侦察到,并在发射前就被后者的精准打击摧毁。


但是,这样的事态在2月13日试射之后便开始改变了。新型的固体燃料导弹“北极星2号”据信至少有1,200公里的射程。这意味着这种导弹从朝鲜发射后能很容易地击中东京、冲绳和北京。“北极星2号”还可以通过履带式移动运输发射器发射,具有更好的野外机动能力。而且,由于固体燃料导弹不需要在发射前添加燃料,因而这种导弹可以轻易地从隐蔽设施中推出并在5分钟之内完成发射,相比于此,液体燃料导弹则需要30至60分钟。如果“北极星2号”再装上核弹头,向日本、韩国和中国的人口密集城市发射,那么所造成的人员伤亡将是不可想象的,而且被打击的城市也来不及反应。


因此,一旦“北极星2号”实施部署,韩国和日本将有更合法的理由通过部署“萨德”和宙斯盾防空驱逐舰等先进的导弹防御系统,以及可能采取某些远程进攻武器来更好地保卫自身安全。同时,从长远来说,由于朝鲜违反“不扩散核武器条约”,并已经构成对韩国和日本的直接威胁,如果朝鲜长期不弃核,日本和韩国很可能会发展自己的核威慑能力以应对朝鲜难以预测的行为。


不过,日本和韩国这样的行为又会给中国施加压力,使其加强自身的进攻能力,从而导致无止境的军备竞赛和相互挑衅。此外,正所谓在国际政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从理论上来说,中国的领导人从来不能肯定“北极星2号”是否会有一天对准距离朝鲜边境不到1,000公里的北京。而事实上,在2016年的3月朝鲜劳动党中央委员会的内部文件泄露称,中国是与日本、韩国和美国一样的“敌人”,并且由于中国参与了联合国对平壤的制裁,朝鲜威胁要对中国进行“核打击”。虽然这份朝鲜政府的内部文件没有正式公开,但显然中国现在已是朝鲜核武库的打击目标之一。


除了核武器,金正恩的兄长金正男死于VX神经毒素暗杀,也证实了朝鲜掌握了致命的神经毒剂。无臭、气体形态的VX可以说是最快和最致命的杀伤气体之一。而在液体形态下,VX溶解在饮水中或沾上皮肤时也是致命的,正如发生在金正男身上的情形。根据1997年的《禁止化学武器公约》,世界上主要的大国,包括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在内,都禁止生产和使用这种武器。然而,朝鲜并不是此公约的成员。然而,目前的所有证据都表明,朝鲜在另一个主权国家的公共空间使用了一种被禁止的化学武器,更不用说这种袭击可能给这个繁忙的国际机场所造成的附带损失。


此外,暗杀金正男或许是金正恩有意针对中国共产党的行为。用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一名教授的话来说,金正恩认为中国不能被信任而只能被利用,因为对朝鲜而言日本和美国仅在过去几十年来是敌人,而中国在几百年来一直都是敌人。因此,中国的领导人目前对金正恩会如何出卖中国,包括为了其政权的利益可能与中国的对手随时建立更加密切的联系而感到紧张。基于此,目前中国与朝鲜之间的信任度很低。


根据新现实主义学者米尔斯海默(John Mearsheimer)的观点,随着中国的崛起,它所有的邻国自然都会害怕其日益增长的物质实力,因而他们会逐步与其他大国,如美国、俄罗斯、日本等站在一起以制衡北京。在这种逻辑下,由于一个国家的首要目标是生存,并试图在一个零和的国际政治结构中实现地区霸权,那么如果中国的外交政策不再有利于朝鲜政权的生存,朝鲜就会试图联合其他国家来遏制中国的崛起——尽管曾经有80多万中国士兵在朝鲜战争期间为了朝鲜政权的安全作出了牺牲。


但米尔斯海默的观点与现实情况的差别在于,目前,朝鲜除了其拥有的核武器之外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可以依靠,美国和俄罗斯目前都不打算利用朝鲜来制衡中国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根据学者安德鲁·内森(Andrew Nathan)和安德鲁·斯科贝尔(Andrew Scobell)的研究,因为北京一直担心朝鲜政权是否稳固,平壤通过喧嚷自己政权瓦解的可能性向中国勒索粮食和石油,同时通过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制造中美、中韩以及中日之间的紧张局势。朝鲜的导弹试验也催生了日本的再军事化,对中国造成了威胁。


因此,按照内森和斯科贝尔的分析,中国领导人其实并不“坚决反对”由韩国“最终统一”朝鲜半岛,其担忧的是平壤的政权变化可能会引发难民潮,同时美军可能会驻扎在中国边境附近,所以中国正试图尽可能地推迟这样的统一。如果朝鲜半岛的统一不可避免,中国至少会要求驻扎在朝鲜半岛的所有美军撤离,并希望统一后的韩国能与中国在地区安全方面展开合作。


总之,朝鲜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在损害中国、韩国、日本和美国的国家利益的基础上得以发展的。在具备了可靠的核威慑能力后,朝鲜将有可能采取更加独立的对外政策,并且不再尊重中国的地区利益。此外,由于朝鲜的核武器发展促使日本和韩国加强了其自身防卫,因此也间接地威胁到了中国的地区安全。而作为回应,中国并没有太多的选择,只有加快发展和部署新一代弹道导弹和高超音速飞行器等进攻武器。


从这个意义上说,朝鲜正在将其所有的邻国和美国推向无休止且高昂的军备竞赛中,并从中国和以美国为首的同盟体系的对立中获得最大利益。那么结果将是,因为中国领导人正面对着一个越来越难以预测的、破坏着东北亚地区安全的朝鲜,朝鲜作为中国战略伙伴的价值正逐渐减弱。



03

对敌友都进行敲诈勒索


至于朝鲜近期的行为和核武器计划,尽管美国老布什政府在1990年代初就从韩国撤出了美国所有的核武器,但朝鲜依然继续发展其核武器。经过激烈的谈判,克林顿政府与朝鲜于1994年10月达成《关于解决朝鲜核问题的框架协议》,要求朝鲜结束其武器钚原料项目,作为交换,美国、日本和韩国帮助其建设两个民用的轻水反应堆。


然而在21世纪初,美国的情报机关证实了朝鲜还存在浓缩铀计划,所以美国停止向朝鲜提供两个民用反应堆的燃油。朝鲜则以驱逐国际原子能机构观察员并退出核不扩散条约作为回应。当朝鲜单方面退出致使中国主持的六方会谈失败,对中国造成了外交羞辱后,其又在2006年试射了洲际弹道导弹并试爆了首个核装置。


2007年,朝鲜同意关闭宁边反应堆,并同意国际原子能机构的观察员返回。而作为回报,美国恢复了对朝鲜的燃油供给,并将朝鲜从支持恐怖主义国家的名单中删去,解冻了朝鲜的资产。尽管中国、美国及其盟友做出了许多让步,但朝鲜在2009年进行的第二轮核武器和洲际弹道导弹试验表明,朝鲜政府打算将其核武项目作为挑衅和勒索的工具来获得其他国家经济上的援助和政治上妥协。从这个意义上说,朝鲜不仅成功地玩弄了美国、韩国这样的对手国家,还欺骗了它的“盟友”中国。


与此同时,在2006年朝鲜第一次核试验之后,联合国安理会第1718号决议禁止朝鲜发展核武与洲际导弹。在2009年朝鲜第二次核试验后,联合国安理会第1874号决议重申了第1718号决议,并增加了对朝鲜常规武器的禁运。但是,安理会的这两项决议都未能阻止朝鲜在2013年进行第三次核试验。对于朝鲜不愿意放弃其核武器试验的做法,中国商务部含蓄地表达了其不满,对朝鲜实施了军民两用物品的禁运。


在2016年朝鲜两次核试验之后,2017年1月25日,中国商务部联合科技部、国防科工委、国家原子能机构以及海关总署发布了禁止出口朝鲜的物品清单,以更好地遵守早前联合国安理会的决定。这些物品包括导弹、软件、高速摄像机、潜艇、传感器、激光材料等。随着“北极星2号”的发射和金正男被刺杀,中国全面停止进口朝鲜煤炭,而此项出口占据了朝鲜出口总额的一半和对外贸易总额的五分之一。


对此,朝鲜中央通讯社谴责中国称后者是在“追随美国的卑鄙行径”,并称没有谁——即便是“友好邻邦”也不例外——能阻止朝鲜的国防现代化。因此,尽管中国的领导人正谨慎地行动,避免与朝鲜或美国及其盟国对抗,但中国领导人已清楚地认识到朝鲜是一个麻烦制造者,并且已不再尊重和符合中国的地区利益。


事实上,金正恩和他的父亲金正日认为,如果朝鲜不拥有核武器,金氏政权最终会像卡扎菲和萨达姆政权一样,迫于西方的压力而放弃发展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仍然无法避免被由西方支持的国内自由派势力推翻的命运。而这对父子之间的差别是,父亲巧妙地利用其核武项目作为讨价还价的筹码,并在向中国、美国及其盟国勒索到足够的利益时恢复其核武项目;但儿子根本不愿意进行谈判,特别是他首先需要巩固他自己的权力。


另外,根据国际政治学者大卫·坎贝尔(David Campbell)的观点,为了使一个政权的存在合法化,这个政权需要构建一个带有恶意的“他者”来更好地区分“我们”和“他们”。这种区分使得生活在该政权下的人们能够通过“他们”来界定自身集体的安危。


基于这个理论,由于执政的金家政权长期以来将美国定义为威胁朝鲜的“他者”,如果金家政权与美国达成了可行的协议并放弃其核威慑能力,那么朝鲜社会将失去一个“恶意的他者”来支撑金家政权的高压统治。所以如果朝鲜真的放弃核威慑,那么这个政权在国内生存的合法性也会面临挑战。其结果将是,尽管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对中国和美国及其盟友构成威胁,但由于朝鲜的核武器跟其政权的合法性有着直接的关系,要让朝鲜放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并不容易。



04

对新现实主义逻辑的挑战


如之前所提及的,尽管朝鲜拥有了核武器,但这并不能改变朝鲜难以成为大国的现实。由于与中国的关系正逐步恶化,按照现实主义的假定,朝鲜寻求与其他大国的战略伙伴关系是合乎逻辑的。然而,近期的国际政治事件却并不总是遵循新现实主义的逻辑。以2015年伊朗核问题所达成的框架协议为例,虽然新现实主义者认为伊朗应与中国合作,必要时通过核扩散的方式来应对美国及其盟友,但中国却帮助了美国及其盟友以确保伊朗承诺放弃其高浓度铀的储藏。


按照这种逆现实主义的逻辑,如果朝鲜拒绝考虑中国在无核化上的利益,中国有可能对朝鲜采取更强硬的手段。用中国知名学者阎学通的话来说,中国目前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一个拥核的朝鲜——不管是否对中国友好。由于朝鲜一直在利用中国对战略缓冲带的需要,北京到目前仍在犹豫是否要对朝鲜有所行动。


另一方面,根据中国知名学者郑永年的观点,实现朝鲜半岛无核化,是中国与美国、韩国共同的首要目标,中国作为一个核大国,并不一定需要朝鲜作为其战略缓冲区来阻挡美国及其在亚太地区的盟友。所以,鉴于目前朝鲜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一个负担而非可靠的战略伙伴,中国有可能与美国共同寻求解决朝鲜的核难题。而朝鲜拥有核武器的行为,反而使得朝鲜与其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邻国的关系变得更为零和。所以按照现实主义的逻辑,朝鲜本应该联合周边的大国牵制其他大国,但是朝鲜目前的行为却正在导致自己被周边大国孤立。



05

中朝关系的未来


因为朝鲜的统治阶级认为其大规模杀伤性武器计划对其政权的生存至关重要,而这一计划同时也能帮助朝鲜的金氏王朝构建其政权在国内的合法性,所以中国和韩国希望朝鲜无条件地放弃其核武器计划是不切实际的。不过,鉴于朝鲜的核武器不仅对美国及其盟友构成威胁,对中国来说亦是如此,现在习近平主席与特朗普总统或许有机会就如何处理朝鲜达成共识。


就中国的国家利益而言,由于朝鲜长期利用中国对战略缓冲区的需要,破坏中国所寻求的地区稳定环境且拒绝放弃核武器,朝鲜作为中国区域战略筹码的价值正在逐渐减弱。随着中国正不断发展其新一代的洲际弹道导弹、超音速飞行器、隐形飞机、导弹防御体系等技术,其并不一定需要朝鲜来应对日本、韩国及美国的常规军力和核威慑。因此,金正恩领导下的朝鲜对中国来说更多的是一个直接的威胁和负担,而非一个可靠的战略伙伴,所以中朝关系不会再像过去那样持续发展下去。



*本文是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原创稿件。

作者:IPP研究助理罗维;

译者:严灏文;

编辑:正角评论

本文版权归评论,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正角评论
362人参与,0条评论
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