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特会的重难点应是朝核问题

 习特会的重难点应是朝核问题
郑永年、莫道明 发表于2017-04-04

01

特朗普会在三个方面寻求中美关系的突破口


特朗普上任八十多天以来,诸多政策包括对7个伊斯兰国家公民限制入境的政策、在美国墨西哥边境隔离墙的修建、新的医改修正案等均遭重大挫折。这些也都是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对其支持者所做的承诺,尽管遭受挫折,他会想办法继续去做。另一项重要的承诺即对企业减税方案的推出尚无具体时间。历任美国总统上台之初,想要在国内重大问题上进行大刀阔斧的新政必然受到各种利益集团的阻力和掣肘,奥巴马如此,特朗普也不例外。因此,很容易理解,他们都会把短期内的重要建树放在外交和地缘政治上,因为在外交和地缘政治领域,总统具有较多的自主权,受内部的制约较少。


从这个角度来看,特朗普必然对此次习(近平)特(朗普)会寄于厚望,寻求突破。如果外交找到了突破,其目前内政的困难也会减轻。在今天美国的外交上,最重要的两个国家就是中国和俄国。特朗普在竞选过程中和当选之后,也曾经努力想改善和俄国的关系,但因为美国社会(无论是政治精英还是老百姓)对俄国尤其是俄国总统普京本人普遍感到不信任,特朗普不仅难以改善和俄国的关系,他的一些意在改善和俄国关系的努力反而已经成为其沉重的政治包袱,并且有可能影响他的执政合法性。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中国的关系变成了特朗普外交政策的重中之重。那么,对习特会,特朗普会有哪些具体的期待呢?


中美关系是一对非常复杂的关系,不仅仅是双边关系,而且更具有巨大的外部性,对当今国际关系的方方面面都会产生影响。我们认为,特朗普会在如下三个方面寻求中美关系的突破口。第一,解决朝核问题获得实际突破;第二,在中美贸易逆差和汇率问题得到缓解方面出台一些具体措施;第三,新型的中美关系的定位和发展方向。


还有其他很多问题诸如东海、南海和台湾问题等,不过,目前这些问题与前三个问题相比之下,便得退居次要地位。


实际上,我们提到的这三大问题也是中国期待获得突破性进展的问题。不过,这三大问题要一下子全部都得到解决既不可能也不太现实。那么,哪一个问题可以最紧迫并能最快见效果呢?很显然,朝核问题是一个优先的选项。无论对美国还是中国来说,这个问题越来越具有紧迫性。


朝鲜接近第六次核试,离成为核武国家越来越近,加上其导弹技术的进步,不仅早就对美国的盟友(韩国和日本)构成直接的威胁,而且对美国也开始具有了实实在在的威胁。当然对中国的威胁就更显然。朝鲜的核爆地点离中国领土的直线距离只有50公里,早先的几次核试验也在不同程度上影响到中国的边境城市。更要紧的,韩国为了自身的安全,引入美国的萨德导弹系统,对大半个中国构成威胁。这自然引起了中国社会的普遍不满和抗议,但人们也开始意识到,朝鲜核危机是根源,要解决萨德问题,首先必须解决朝鲜核危机问题。



02

解决朝核危机可供选择的方案


如果解决朝鲜核危机成为优先考量的问题领域,那么解决这个问题有多少个方案可供选择呢?


第一,六方会谈。恢复六方会谈,通过直接的谈判,加大制裁朝鲜的力度,争取和平解决朝核问题。尽管中国仍然在坚持这个方案,但不太可能发生。从以往的经验来看,通过六方会谈的方式效果不大,每次会谈都是为朝鲜赢得了时间。特朗普已经宣布从前对朝鲜的政策的失败,这里主要指的是六方会谈。也就是说,美国等国已经对六方会谈失去了兴趣。


第二,由美国主导解决。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早已经表明,美国对朝鲜的“战略忍耐”已经到了尽头。近日特朗普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的采访时也表示,中国对朝鲜有重大影响力。中国有可能决定在朝鲜问题上帮美国的忙,也有可能不帮。如果中国决定帮忙,那对中国很好;而如果中国决定不帮,那对任何人都不好。特朗普也表示,如果中国不打算对付朝鲜,美国会独自行动,并不排除武力手段。美国也有可能已经有武力清除朝鲜核威胁的计划。当然,这样的方案美国一直是有的,问题只是是否付诸于实施。如果付诸实施,结果会如何呢?


美国必须联合其盟友,主要是日本、韩国,甚至借助北约,发动对朝鲜的作战。如果这样,那么这次在习特会上,特朗普一定会寻求中国的支持。长期以来,美国在要不要单独对付朝鲜这一问题,主要考量的因素是中国和俄罗斯的态度,而在俄罗斯和中国之间,中国是最主要的。在1950年代,苏联躲避了朝鲜战争。这种态度俄罗斯至今没有改变。如果中国像1950年代那样加以反对或者抵制,那么美国就很难对付朝鲜。可以说,中国的帮助对美国来说是关键。


中国要不要帮助美国?对中国来说,这是一个天大的难题。中国该如何应付呢?中国如果要确保自己的地缘政治安全,那么其目标一定是要掌握朝鲜的战略纵深。而美国主导的清除朝鲜政权显然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因为这使得美国在朝鲜半岛实现了其战略纵深从而对中国构成直接的威胁。


第三个可能性就是中国主导清除朝鲜核威胁,但要争取美国支持;甚至可以是联合清除朝核威胁,但双方都最终不以占领朝鲜国土为目标。由中国来主导并非不可能。如果美国主导,美国必然要亲自出兵,这需要国会批准。因为涉及庞大的经费,国会不见得乐意。同时,经过了那么多年的中东战事之后,美国国民也不一定支持。当然,这也与特朗普本人“国内优先”的政策相悖。因此,中国出手只要关照到美国的利益关切,是有可能说服特朗普及其美国的。如果中国出重手,中国也可以主导朝鲜的重建。



03

构建共同战略关系更为重要


至于中美之间的经济贸易问题,中美各界已经有相当多的并且是有建设性的建议和方案。不管如何,对于今日互相依赖的中美经济关系而言,经贸问题并非零和游戏,归根结底只是讨价还价的问题,就是谁获利多谁获利少一些的问题。为了让特朗普表现政治业绩,中国可以通过各种方式来强化和美国的经贸关系,中国更可以让亚投行参与美国铁路等基础设施的投资或贷款,扩大美国的就业。


对于第三层面的问题,即新型中美关系的定位,也是特朗普所迫切需要考虑的。这样一种关系需要一个长期互相调适的过程,不断地根据形势的发展来调整。特朗普尽管不太会简单机械地“接受”中国方面提出来的、奥巴马时代使用的“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但也意识到建设这样一种关系是需要的。对特朗普来说,现在的问题不是如何否定奥巴马,而是如何超越奥巴马?


在奥巴马时代,“新型大国关系”的最低目标是两个大国不要发生公开的冲突,即避免“修昔底德陷阱”,最高目标是追求各方面的合作。在实际层面,双方至少已经实现了最低的限度的目标。尽管两国之间在很多方面存在潜在的冲突,甚至包括军事领域(例如南海问题),但双方避免了直接的冲突。


发展到今天,“新型大国关系”必须注入新的内容。如果两国找到了更多的战略利益,那么“新型大国关系”就可以上一个台阶。很显然,这样一种“新型大国关系”很难单纯建筑在经贸方面的互相依赖上。共同的战略利益更为重要。如果中美能够在战略层面形成世界权力格局的平衡和在此基础上的世界和平,那么这种“新型大国关系”就有了牢靠的基础。就今日世界而言,消除朝核困扰就会是构建共同战略关系的开端。在消除朝核危机过程中,中国如果扮演一个更为积极的,甚至是主动的角色,那么与美国构建“新型大国关系”也就更有谈判的筹码。


习近平能否像当年邓小平访美回来解决越南问题那样来解决朝核问题?世界当拭目以待。

正角评论
449人参与,0条评论
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