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5月06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我们应该如何正确看待美国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5-31

编者按:

2017年4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做了题为《全球化趋于保守,中国扛大旗?》的演讲。演讲文字稿较长,IPP评论经郑永年教授授权,陆续刊发这次重要演讲的全文。今天刊发的内容是这篇演讲稿的第一部分。



01

新型大国关系


首先我觉得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非常有必要。历史学家修昔底德曾提出,新型大国与老牌大国之间一定会发生冲突。哈佛大学一个研究小组统计了过去几百年世界范围内发生的16次老牌大国向新兴大国的权力转移,这16次转移中有12次发生了大规模战争,只有4次没有发生。所以西方认为,中国崛起后到最终还是会与美国发生冲突。习近平主席提出建设新型大国关系,主要就是针对西方的这种担心。他多次提到,中国要避免两个陷阱:内部是中等收入陷阱,外部是修昔底德陷阱。避免战争是因为中国本身的经济发展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如果中国崛起后,与老牌大国发生冲突,将会对自己不利,也会对整个世界不利。


这几年中美的新型大国关系建设得相当有成效。中国政府最早是在奥巴马执政期间提出这个概念,虽然奥巴马不是很乐意接受,但是也没有否定,我想他是接受了这个概念。在“中美新型大国关系”这个概念之下,美国政府意识到中美关系不是简单的双边关系,而是非常复杂的双边关系,所以处理起来特别小心。奥巴马政府基本还是沿着新型大国关系的思路在走。


特朗普担任美国总统后情况有了一些变化,但是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还是存在的。习近平主席今年4月访问美国前,中方特别在意特朗普是否接受“新型大国关系”的概念。对特朗普而言,中方的这个概念是针对奥巴马政府提出来的,特朗普非常不喜欢奥巴马,所以他不会接受这个概念,但是内容可以接受。这次习总书记访问美国,特朗普还是接受了新型大国关系的内容。


今天中美两国之间的政治关系,有可能比奥巴马时期更好一点。奥巴马政府,尤其是在其第二任期,非常强调意识形态政治,不好打交道。但特朗普是个商人,可以与之进行交易。当然,这取决于我们怎么认识特朗普本人。特朗普从加入选举到现在,美国的媒体仍然没有接受特朗普,大家不喜欢他。因为不喜欢他,大家就不乐于去认识他、理解他,我觉得这是非常危险的。


02

周边外交


“一带一路”倡议从早期的口号和政策目标,到现在已经在加快推进。中国这几年非常重视周边外交,习近平主席提出了“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概念。但中国最近遇到的一些事情都是发生在周边国家,从黄海到东海,从南海到印度洋,没有一个周边区域是稳定的。中国的周边外交不好处理,突出的问题有以下几个:


第一,钓鱼岛问题。近几年中国跟日本的关系相对稳定下来,但一些问题还是没有最终解决,其中主要是钓鱼岛问题。钓鱼岛的问题其实并不是很复杂,西方当时炒得很热,是因为觉得中国崛起对世界有威胁。但其实中国并不是认为日本占领钓鱼岛,中国也没有强调要马上把它拿回来;中国只是说要日本承认钓鱼岛的主权有争议,其主权并不是属于日本的,而是属于中国的,只不过现在被日本占领。现在的钓鱼岛危机不是中国挑起来的,而是当时日本执政的民主党没有执政经验造成的。到现在为止,中日双方也达成了某种默契,中国也可以进入钓鱼岛海域,只要不发生大规模的冲突就行。当然,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对中国做了一些挑衅行为,因为钓鱼岛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之下,日本现在右翼势力也很猖獗,民间反应也很强烈。但无论如何,钓鱼岛危机不会使中国产生重大的冲突。


第二,南海问题。这几年南海问题的麻烦比较多,我们在新加坡看着也心惊胆战的。在南海问题上,中国跟东盟国家的关系弄得很紧张,尤其是与菲律宾和越南。过去,越南在南海造岛,菲律宾在南海造岛,我们中方一直没有做出反应,现在我们做出反应西方就批评我们。后来我们也公开了习近平总书记的讲话——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南海是我们的”就会变成历史说法,因为都被别的国家占领完了,这肯定不行——我觉得这说得很对。


美国与中国在南海没有主权纠纷,但美国人也批评我们。很多中国人因此痛恨美国,但是大家对美国要仔细分析。美国关心的是中国会不会影响海上航道的安全,美国对中国最不满意的就是我们在南海造岛的速度太快了。中国一年多时间的造岛面积就超过了越南、菲律宾几十年的造岛面积,因为中国国家能力比它们相对强得多。我听说河北的海上填岛工程队伍都调到南海去了。经过这几年的造岛我们终于掌握了主动权。中国现在做的事情西方也会批评,但不管怎么样主动权现在掌握在我们手里。我们也会继续完成岛礁上的基础设施建设。美国对此很担心,东南亚也会担心,但对中国而言这是必要的。


西方下一步关注的是,中国会不会在黄岩岛造岛。如果我们在黄岩岛上造岛,菲律宾可能会反应强烈。最近这几年,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任以来,中国跟菲律宾的关系改善很快。杜特尔特前几天也说他要去争议海岛插菲律宾国旗,现在又妥协说不去了。菲律宾前任总统阿基诺三世同中国的关系搞得那么僵,但是拿到了什么好处呢?一点好处都没有。菲律宾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社会经济水平很低,他们就要发展经济,而发展经济只有中国才能帮它。美国、日本帮不了菲律宾,退役军舰卖给它有什么用呢?


我们在南海问题上要有信心。我自己判断,南海的基本大局已经是我们掌握了。中国的动作完全可以大一点。我们不是允许美国的航空母舰停靠香港吗?我们也可以欢迎美国的军舰到南海去停一停,中美共同维护海上航行的自由。海上航道的自由航行也是我们国家的核心利益,因为中国85%以上的海上贸易要经过南海,我们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最大的贸易国,中国经济继续增长,还会继续是贸易大国。海上航道的安全对中国而言,比任何国家都重要。


保障海上航道的航行自由,中国自己一个国家很难完成,还是要借助美国的力量。两个大国之间的配合,才可以维护海上航道的安全,我想这在未来五年十年会变得非常明显。现在中国作为一个大国,必须要在维护航道安全方面发挥作用,因为海上航道安全是国际性的公共服务,大国必须提供。习近平总书记说过,太平洋之大能容纳中美两大国。确实是这样,中国与美国之间没有直接的冲突,而且不接壤,中间又隔着巨大的太平洋;中国跟美国的冲突,是中国与美国盟友——如日本、韩国、菲律宾——之间的冲突,不是与美国本身的冲突,这点要弄清楚。


03

正确对待美国


中国人对待美国的态度还是需要转变思想观念。我并不是说美国是中国的朋友,美国的确有做得不对的地方,我们该反对的就反对,该抵制就抵制,但是该支持的也要支持。在很多人眼中,美国是中国的敌人,但我们不要总用过去的眼光看美国,而要实事求是地看美国。毛泽东看美国,就很实事求是;邓小平看美国,也很实事求是;现在的最高领导人也是实事求是的。


毛泽东时代的中国是一个弱国,当时很多人反美,但是毛泽东实事求是,他利用了资本主义国家之间的矛盾,为中国的发展找到了国际空间。1972年尼克松访问中国的时候,周恩来跟他谈经济,毛泽东跟他谈哲学,没有涉及一点意识形态。如果毛泽东讲意识形态,中美绝对不会当时就恢复正常关系。


邓小平时代,市场经济在广东等地涌现出来。以前我们认为这都是资本主义的东西,但是邓小平说,市场经济是一个工具,资本主义可以有,社会主义也可以有。他也没有强调意识心态。如果强调意识形态,我们也不会加入WTO,也不会加入整个国际体系。但是我们现在很多人都没有做到实事求是,既错误理解毛泽东,也错误理解邓小平。


中美两国之间的关系,已经远远超过了两国之间简单的双边关系。我一直把中美两国称之为当今世界的两根柱子,哪一根都不能倒,无论是美国倒了还是中国倒了,世界的天都要塌下来。只要中美关系是稳定的、稳固的,天下基本不会大乱;否则,整个世界就会大乱。


中美关系下一步怎么走?一个要素是全球化。中国能不能扛起自由贸易的大旗?的确,20世纪八九十年代开始的全球化,主要是欧美跨国公司推动的全球化。但现在出现了逆全球化的说法。逆全球化的依据是这几年全球贸易的增长低于全球GDP的增长。以前,全球贸易的增长要远远高于GDP的增长,但是这几年反过来了,所以大家认为是逆全球化。特朗普上台后搞贸易保护主义,欧洲也是这样,如英国脱欧了。但这是不是一定会出现逆全球化,中国会在其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这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





*本文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微信ID:IPP-REVIEW)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的演讲稿,经作者本人审定


微  信  公  众  号
1026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