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东盟重拾经济优先思维与中国历史性机遇

微信公众号
陈兴利 发表于2017-02-05


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10月底访华,就南海问题表态支持中国的搁置争议,和平协商解决南海争端立场。菲律宾的立场从阿基诺总统年代的国际介入,转为当事国双边和平谈判解决南海争端的态度,不仅代表了新领导层在国家利益和南海问题上思维的转变,也代表了东南亚许多国家倾向经济优先的另一种思维,这种新思维有效地缓和过去三年南海不断升高的紧张局势。


以菲律宾为代表的经济优先思维


菲律宾与美国的历史渊源,令其过去在外交上处处强烈显示亲美倾向,菲律宾一向被认为是美国在东盟的一个棋子。2012年菲律宾改称南海为西菲律宾海,2013年提交海牙海洋仲裁法庭关于中国九段线资源拥有权的质疑,被认为是继越南近年在南海填岛和石油开发后引起中国反射性大规模扩大南海活动的主要原因。


如今杜特尔特强调国家根本利益是发展经济优先,搁置南海岛礁主权争议,通过和平解决争端的东盟模式代表了新的经济优先思维,是对美国重返亚洲,强调第三方可以介入两边领土纷争的立场的否定。菲律宾的转向,在地缘政治上意义类似于2015年3月英国决定加入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在经济领域上的意义。两个美国最坚定的盟友不认同美国在某个领域上的对华政策,在相应领域采纳与美国南辕北辙的独立立场是历史上罕见的,也反映了这两个盟友都认为中国的长远崛起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


英国决定加入亚投行(AIIB)后的骨牌效应有目共睹,西方阵营除美国和日本外,其他国家都先后跟随英国加入亚投行。马来西亚总理纳吉布紧随杜特尔特的北京访问,不但签署了大量经济合作文件,重申双边和平解决南海争端的意愿,更扩大双边军事合作,马来西亚的态度显示新的南海思维正在扩散。


海上丝绸之路的无形堡垒


当中国2013年提出海上丝绸之路经济共同发展概念的时候,南海争议正方兴未艾。基础建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点项目,具有投资周期长、社会牵扯面广的特点,也是中国具有国际领先地位,可以与世界共享的领域,基建本身除了经济考虑外,也毫无避免地牵扯到政治外交层面。基建往往牵涉贷款,海上丝绸之路的发展中国家需要中国提供长期低息贷款,如何保证长期贷款可以顺利回收一直是国内经济学界的一个讨论重点。


过去南海争端为中国在东盟推进海上丝绸之路基建项目设置了无形堡垒。中国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基建重点被迫集中在孟加拉、锡兰、巴基斯坦等关系比较密切的国家。这些国家经济相对落后,对许多基建项目的需求并不殷切,部分基建项目相对经济可能处于超前水平,基建项目建成后的经济效应需要长时间才能体现,变相影响了基建项目长期贷款的偿还能力。同时他们的外贸和外汇储备都处于较弱水平,严格上属信贷高风险国家,一旦基建项目落成后经济效益延误,中国提供的长期贷款转坏的可能性相应提高。


南海的东盟国家经济相对发达,经济上对基建的吸收能力强,基建投入经济运行后可以马上产生效益,偿还基建贷款,出现基建超前经济的可能性低。同时这些国家的外贸和外汇储备情况都处于良好状态,中国可以比较大规模地介入这些国家的基础建设贷款而不用担心长期信贷风险。


南海东盟国家的新经济优先思维为中国倡议的海上丝绸之路提供了一个历史性的机遇


政策贵在落实,机会需要掌握


当前海上丝绸之路机遇虽然不是稍纵即逝,但机会不是永远存在。南海东盟国家政府由民主选举产生,政策欠缺连贯性,存在“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政策风险。同时东盟南海国家经常舆论左右政府,当前世界媒体主要由西方主导,对中国海上丝绸之路普遍存在偏见、敌意,认为中国利用海上丝绸之路扩充地区影响力,腐蚀当地精英以控制所在国政府,中国要积极推广南海东盟国家丝绸之路建设需要新框架推进。


过去中国在推动国外大型基建项目中的国有企业协调问题,政府与企业协调问题,对当地法律的认识和对项目所在国舆论的导向都是中国在国际项目中显示的短版。几年前菲律宾5亿美元马尼拉北方铁路项目的流产,和今天印尼雅加达-万隆高铁项目的延误都显示出中国在扩大海上丝绸之路基建项目时尚需改善自身内部的组织架构和项目执行能力,这些项目的问题和失败,反映了可以避免的基本认知错误。


中国在东盟南海国家推动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成功,将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实力转化为国际政治舞台上成功的表现,将使中国在现存秩序上取得与国家实力相应的话语权,达到和平崛起的目标。东盟南海地区海上丝绸之路的成功也可以同时帮助南海周边国家经济发展,为一劳永逸解决南海领土问题奠定基础。


微  信  公  众  号
4616人参与,1人评论
登陆
  • 瑞雪发表于2017-11-21
    0

    在这个风云变幻的时代,具备独立人格的领导人更能成就一番事业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