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民族主义的碰撞与全球化之下的欧洲危机

微信公众号
杨丽君 发表于2017-02-23

欧盟与欧洲民族主义


自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欧盟不仅面临深刻的经济问题,更重要的是陷入深刻的欧盟认同危机。以在其成员国之间创造共同市场,关税,促进劳动力、商品、资金和服务自由流通为主旨的欧盟历经半个世纪的变迁,在上个世纪末发展迅速,不仅实现了欧盟成员国之间的经济整合,在构建政治认同感方面也有了一定的成效。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到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经济方面的互惠与共同市场促进了成员国之间的经济合作,为区域内部经济发展注入了活力。而经济的繁荣也带动了政治认同的发展,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前,各成员国国民对欧盟的认同逐年上升。尽管从欧盟成立之初以主权为单位的国家认同和打破疆界的欧盟认同之间一直就存在着张力,但是在为了实现构建经济政治共同体的目标暂时放弃主权国家的少许利益这方面,欧盟主要成员国之间曾经存在着相当的共识。即便是对欧盟一直持谨慎和怀疑态度的英国,在布莱尔执政时期也积极介入欧盟事务以求拓展英国在欧盟的影响力。当然,这种欧盟认同感的上升与90年代末到经济危机之前欧盟的经济繁荣有着很大的关系。


但是,2008年之后欧盟成员国中普遍存在的经济低迷,欧债以及高居不下的失业率等问题使得欧盟魅力不再。很多成员国开始质疑以共同繁荣为目标的欧盟组织是否真的能够承担这一重任?以捆绑到一起来应对危机的欧盟组织是否真的有利于本国摆脱经济困境?近年来“脱欧盟主义”、重归主权国家的浪潮席卷整个欧洲。在这种情形之下,移民问题首当其冲。是否该关闭国界还是继续欧盟间的劳动力的自由流动?做为欧盟成员国的移民是否可以在一定条件之下享受与移入国国民同等的福利、医疗保险以及失业救助政策?这些问题成为各国国内政治争论的焦点。


资本、大众民主与欧洲民族主义


欧洲民族主义的崛起与欧盟认同危机的产生与全球化之下的资本扩张,西方的民主制度的危机有关,同时也与欧盟本身的机制建构有关。首先来看全球化的因素。全球化打破了以主权国家为单位进行的经济行为,使得资本特别是脱离实体经济的金融资本的流动和扩张不再受主权国家的制约。而互联网等大众通讯技术的大发展更是为全球化经济条件下的资本特别是金融资本的扩张提供了便利条件。然而正如很多学者指出,并不是所有人都可以均匀享受到全球化经济的好处,其收益者往往只惠及那些拥有资本、知识和技能等的精英人才,而普通人不仅较少受益,往往需要承担全球化经济的负面问题


从民主制度的角度来看,以主权国家为单位的民主制度近年来也倍受全球化资本扩张的冲击。一方面,经济发展越来越成为选民衡量政府执政能力的指标。要发展经济,政府的亲商和亲资本很难避免,否则资本就会流向他国;并且由资本流走导致的本国的经济困境会直接影响执政党的合法性。不过,如果政府亲商,就很有可能成为资本和权贵的代言人。另一方面,民主制度的大众化为无法从全球化的经济活动中受益的普通民众提供了表达诉求的渠道。正因为被资本绑架的政府无法代言大众利益,所以各种代表地方利益或各种群体利益的政党才应运而生。这也是我们从近年欧美、日本民主国家看到的政党政治的现状:大党弱化或分化,而小党林立,主张独立反移民甚至反异教的右翼政党与民间民粹主义结合异军突起。前面所讨论的英国政治的碎片化也正源于此。


全球化的冲击不仅存在于主权国家,同时也存在于欧盟这样的经济共同体。由于资本的超国家扩张性,使得每一个单一的经济体特别是小的经济体很难单独应对全球化带来的影响,需要跨国经济组织的合作,这也正是欧盟建立的初衷。在欧盟建立之初,其成员国在经济发展水平、政治制度以及宗教文化方面差异并不是很大,共识容易达成。再加上中国经济起飞刚刚开始,对欧盟和世界的影响力完全不同于今日。这种情形之下,做为世界超大经济体的欧盟所要面对的只有来自美国的压力,而经济成长中的中国市场成为欧盟资本和商品的输出空间。所以自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欧盟经济呈现繁荣景象。经济的繁荣也带来了政治上的整合。


但是,这种情形近年来出现了很大改变,从欧洲外部环境来看,以中国经济的高速成长和东亚经济的繁荣为欧洲经济发展带来了很大挑战。与此同时,欧盟内部随着成员国的增加,由于各国在政治制度、经济发展水平、宗教文化以及价值观等方面的差异,政治和经济整合的难度也越来越大。特别是欧盟内部经济发展水平的差异带来的资源不均等分配,再加上前面所提到的全球化经济环境下资本扩张所带来的各种冲击,使得欧盟内部存在的问题也越来越复杂化。欧盟内部实现了人财物的自由流动,但是人财物流动所带来的各种结果以及问题却必须由各个主权国家来解决和消化。


最近在欧盟各国中热议的移民问题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欧盟内部打破了疆界实现了劳动力自由移动,从经验来看,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和城市往往成为移入国,劳动力源源不断的流入为当地经济成长注入活力,但是大量人口涌入带来的各种负面结果,比如说交通拥挤、物价房价上升、高端劳动力的非本国化和低端劳动力的相对贬值、以及对传统福利制度的冲击等,在现阶段来说,这些问题只能在主权国家内部来解决。其结果便是我们所看到的,反移民的声浪在欧盟内部经济发达的国家或城市普遍存在并且成为重要的政治议题。另一方面,对于经济发展水平相对低或者近年来经济发展停滞的国家或城市来说,人财物的流出也影响到本地经济的复苏,从另一个角度唤起了重建主权国家的声浪,刺激了民族主义的崛起。


不确定的欧盟未来


对于欧洲所面临的问题和欧盟认同的衰落,欧盟怀疑论者主张脱离欧盟回归主权国家。不过,也有不少分析家认为,只有欧盟才能带领不占人口优势的欧洲各国应对全球化的冲击。在如何摆脱认同困境,重建欧盟统合力方面,欧盟支持论者间存在着分歧。有学者强调在欧盟内部集权和建立权威主义的领导机制,因为在这类学者看来,欧盟最大的问题在于内部过于分权和强调民主。而反对者则认为集权有违欧盟和平和民主的初衷。无论如何,目前欧洲所面临的各种危机是一场制度或者说是治理方式的危机,关于对欧洲危机的探讨正在引发一场对民主制度、资本主义制度、福利制度等20世纪以来一系列重大政治经济和社会制度的再检讨,其结果很可能会带来大的制度转型,进而影响全球政治。因此,欧洲的问题也是全球的问题,有待关注。(完)

微  信  公  众  号
2912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