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4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我们的专注力都去了哪里?

微信公众号
谢娜 发表于2017-05-14

对人类来说,专注力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能力,它使人们能够集中身体和精神的能量于正在进行的活动,同时也让人们在所从事的活动中得到类似于满足感的快乐。历史上出现过很多伟人,众多的科学家、文学家和思想家等等,这些人除了必要的天生的才华之外,专注力是不可或缺的。我们从一些耳熟能详的小故事中就可以看出杰出人物在专业领域中异于常人的专注力。例如,爱因斯坦因太专注于实验而误了吃饭时间,反倒认为自己已经吃过饭了。

 

一个社会的进步肯定需要 一些伟大人物的引领,这些伟大人物的出现大多被上天赋予了一些优于常人的自然禀赋,就是人们日常所说的“天才”。不过,这是不在任何人或者社会的控制之内的。然而,伟大人物的成长环境能否滋养他(她)们的专注力,在日后的工作中,社会能否给他们一个能够专心而心无旁骛的工作环境,也是这些潜在伟人最终能够成为伟人,推动社会向前发展的关键。

 

德国在近代以来一直是一个极具科学精神的社会,很多近代科学家产生于此,包括犹太族人爱因斯坦。不过,在希特勒上台之后,对犹太人实行迫害,使很多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科学家逃亡美国。在人类历史上,首先发现核聚变这一物理现象的是德国科学家,这一理论也早在1938年就已经提出。以已身在美国的爱因斯坦为首的科学家们在1939年就劝说当时美国总统罗斯福,美国需要在德国之前率先制造出核武器。虽然当时罗斯福并没有太多关于核武器的认识,但是他断然采纳了爱因斯坦的建议。美国开始进行核武器研究,并仅仅用了6年的时间,就成功研制出核武器,成为世界第一个核拥有国。这里对核武器本身的好与坏暂且不论,在当时的二战期间,德国、美国、法国、苏联、英国和日本都在同时研发核武器的情况下,同盟成员国能够比轴心国率先成功,对于人类的历史进程是非常关键的。

 

这个故事说明了什么?很简单,科学家需要一个良好的研究环境,而不受政治的影响。当时德国和美国这二个国家,德国不乏在科学领域具有天赋的人,而美国则是欠缺的。然而,德国的失败之处便是美国成功的原因。在美国,那些具有天赋的科学家(不管来自哪个国家)可以心无旁骛地不必担心任何政治迫害而专注地进行科学研究。

 

专注力在消失中

 

今天的中国跟当时的德国没有任何可比性,因为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政治制度。不过,我们需要提问的是,为什么今天中国尽管环境良好但整个社会的专注力的确在消失中?在政治、文化、艺术、学术等领域,很多人必须花很大的精力去照顾意识形态问题,而即使在其他的一些不那么敏感的领域,人们也不得不去考虑很多政治因素。在任何人群中,包括政府、企业、学校等,人们都得花很多精力去处理各种复杂的“关系”。在这样复杂的环境里,即便是有很多拥有自然禀赋的人也很难成为能够引领社会前进的伟大之人。更别说,现在很多专业人事因为环境的因素而选择离开中国,前往其他国家发展他们的事业。

 

在很大程度上,这或许有制度的原因,使人们被动地不能专注于自己的事业。但是在很多时候,人们也在主动地选择去丢失本该有的专注。人作为个体来说,生活主要有二大方面:事业和家庭。在一个良好的社会里面,大家都能够在认真地追求事业成就的同时享受家庭的情感。但是在眼下的中国,这二者的目的在很大程度已经成为金钱的俘虏,或者金钱成为衡量这两者的最重要指标。

 

在事业中,人们更多的是追求金钱而非事业本身。婚姻这一制度是每个国家都有的,但是像中国这样被老百姓拿来跟房子直接挂钩,还被当作是规避房产限购措施的工具的国家可能是凤毛棱角。女方结婚的首要条件是男方拥有房产而非感情本身。一遇到国家出台限购措施,就会有很多人假结婚以可以买房,或者假离婚以可以多买房。在婚姻中,人们不会专注婚姻本身的最重要的感情。在事业中,人们不去专注于自己的专业;反而,花更多的精力去专注于如何去规避制度以赚更多的钱。

 

其实,这一切并不是不可避免的,一些并不那么难的制度创新就可以改变这一切。这里,世界上另一个华人的国度新加坡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案例。在新加坡,超过80%的人居住在政府组屋。这是一种半福利半商业性质的住房,由政府提供,低价而且也提供不少的津贴,由符合条件的国人申请购买。其中的一个条件就是,如果要购买超过一个卧室以上大小规格的房屋,就必须是夫妻。

 

由于新加坡出生率低,政府鼓励大家结婚组成家庭好生育小孩,所以那些在恋爱关系中的男女虽然还没有结婚也可以申请,只是在房屋建成后移交钥匙时结婚了就可以了(这大概需要二到三年的时间)。这些从政府手中直接申请的房子是具有很大的经济利益的。首先,新加坡租金高;再者,如果将此房拿到二手房市场公开出售,是有非常高的利润可以赚取的。不过,凡到了交房时刻,各组屋楼盘都有为数不少的空置,原因就在于有些原本有打算结婚的男女,感情在这二、三年的房屋建设中出现了变故,于是乎,不结婚的他们也只有放弃购买房屋了。

 

这里的对比太过于明显了:一些人把婚姻当作是规避政策以赚取更多经济利益的工具;而另一些人,能够专注于婚姻中爱情的本身,放弃经济利益也在所不惜。

 

人们也可以很容易地把这些归结为制度的问题。但如果仅仅是这样,问题很难得到解决。的确,解决制度的问题是为人们创造一个很好的环境,让人们不必被动地无可奈何地去把宝贵的注意力分散到无谓的事情上。不过,问题并不是那么简单。在心理和文化程面上,人们也必须对自己作出深刻反省。虽然社会上有着很顽固的风气,但是我们是否可以坚持做自己,坚持自己在理性思考和良知引导下所认为必须坚持的原则呢?即在我工作时我需要专注于我的事业,在生活中我需要忠实于我的感情和婚姻,同时我也在这个基础之上去关怀社会国家乃至世界。


微  信  公  众  号
1314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