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中印边境实控际线上的吊诡游戏

微信公众号
林民旺 发表于2017-07-03

编者按:


连日来,印度军队非法越过中印边界锡金段进入中国领土的风波持续发酵。此次发生越界事件的地方位于中国西藏与锡金交界处。根据国防部的消息,中方在洞朗地区进行道路施工时,遭到印军越线阻拦。


正角评论编发林民旺博士的一篇旧作。文章详细谈及中印边界线的划分问题,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看清今天中印边境所面临的形势。




中印关系发展势头良好,两国要保持边境地区的和平与安宁,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可是,问题是,到底有没有中印边境的“对峙事件”?是否这不过是印度媒体的又一“乌龙”事件?外交部发言人要印方做出澄清,“为两国关系的发展营造良好氛围”,是否也意味着印度媒体故意“搞出个大新闻”?


答案可以是肯定的,也可以是否定的。因为,这取决于中印双方如何界定自己的实际控制线的范围。事实上,双方对实际控制线的位置的认知是存在较大差异的。双方在各自认为的实际控制线内修建道路、观察哨、架设摄影机等设施的事件时有发生。因而,当中方军队拆除了我方认为的实际控制线内的印方哨所、摄影机等,就会遭遇印方抵制,被印方称之为“入侵”或“越界”。同样,印方也经常“入侵”中方实际控制线,进入印方认为的实际控制线内拆除中方哨所、防务设施等,由此遭遇中方抵制。双方都合理地认为,自己一贯在实控线内的己方一侧活动。


01

中印信任措施在逐渐失效



过去,对边境实控线认知的差异并没有带来很多问题,因为两方边防部队遭遇的频率较低。更经常出现的互动模式是,中方边防军在巡逻过的地区留下标识物后,印军在随后巡逻中加以毁坏,同时留上印方的标识。


然而,随着中国在西藏的基层单位,特别是边境地区基础设施建设的发展,很多公路都连通到边境地区时,巡逻的频率大大提高。自从2006年青藏铁路通车以来,印度也开始加紧建设边境地区的道路设施,加强边境驻军和巡逻,客观上就使得双方边防部队遭遇的频率大大提升,也导致“对峙”的局面出现越来越频繁。


尽管有不少消极的报道,但是在近三十年内,中印边境却并没有响起过枪声。这显然得益于中印双方自1988年后就逐步启动和发展的建立信任措施(BCM),特别是五个边境地区的管控协议:一九九三年九月七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保持和平与安宁的协定》、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九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协定》、二〇〇五年四月十一日签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在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地区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的实施办法的议定书》,加上在二〇一二年一月签署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和印度共和国政府关于建立中印边境事务磋商和协调工作机制的协定》和二〇一三年十月签订的《中印边防合作协议》。


这些协议的达成和执行,不仅裁减了双方在边境地区的军队部署,增加了彼此的军事透明度,还建立了各种长效的冲突解决机制、沟通机制。尤其是最新达成的《边防合作协议》,则以法律的形式把过去管控冲突的一些好的做法和经验肯定下来,确定为双方今后处理类似情况的要求和规范,明确了双方在边境地区合作的范围和机制,规范了两国边防部队和两军之间加强联系的方式等。


在取得这些长足进步的同时,特别是建立信任措施规定了各种消除冲突的操作方式后,却仍旧没有解决中印“对峙问题”产生的诱因,亦即没有消除双方在实际控制线认知上的差距。“澄清实控线”看似是一个合理的选择,目前也是印度的主要立场。印度总理莫迪在2015年5月访华过程中,也曾明确表示:“核实实际控制线将极大推进我们维护和平与安宁的努力,请求习主席重新启动已停滞的核实实控线进程”。然而,实际控制线在哪里呢?


02

边境实际控制线在哪里?


核实并澄清双方的实际控制线一直是中印在边境地区建立信任措施的一部分。正如著名印度问题专家、前中国驻加尔各答总领事毛四维先生所言,澄清和核实边境“实际控制线”是一个从实际出发、但又颇具想象力的设计。


他的理由是归结起来是:首先,可使双方边防部队有明确界线可循,以避免无谓事端甚至擦枪走火,从而使中印两个大国的关系不会因细小的边境事件经常受到不必要的刺激;其次,有了一条明确的、双方共同认可的控制线,实际上就是有了一条“临时边界”,就可以把“最终解决”边界问题的艰难任务无限期推后,而且双方都可保留各自对边界问题的固有立场。


再者,边境一旦有望长久安宁,“中国威胁论”在印度很可能将不再大行其道,印方扩张军备的需求将不再是刚性的,从而有助于缓解印度长期紧绷的财政困境;另外,印美军事合作的现实需要也会随之下降,这将有利于地区稳定;最后,中印间最大的矛盾不再凸显,达赖集团在印度也很可能不再风光,这将有利于中国国内藏区的稳定。


然而,正如外交部亚洲司副司长黄溪连于2015年6月在接见印度媒体代表团时所说,核实和澄清实控线并不是解决中印边界问题的唯一路径。“几年前我们试图澄清实控线,但是却遭遇了一些困难,导致了更加复杂的结果。”“我们在边界地区的任何举措都应该是建设性的。这就意味着,它应该是边界谈判进程的有利因素(building block),而不是阻碍因素。如果我们发现澄清实控线是有利因素,那么我们应该继续下去。但是,如果我们发现它是阻碍因素,会导致情势更加复杂化,那么我们就必须小心了。”


“我们的立场是,我们应该寻求的是综合性的举措来控制和管理边界以确保和平和安宁,而不是必须只有靠澄清实控线这一举措,我们可以尝试达成关于边境行为准则的协议。”。


迟至2006年胡锦涛主席访问印度时,双方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仍然提及要澄清实控线,但是到2008年的联合声明却删除了这一内容。之所以如此,还是由于澄清实控线本身就导致了两国边界问题的进一步复杂化,显然可能背离了“一揽子政治解决”的大思路。笔者认为,澄清实控线之所以成为解决边界问题的阻碍因素,是因为它把边界问题重新拉回到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之前的争执中去了。


1959年11月7日,中国政府向印度政府建议,双方武装部队沿整个中印边界的实际控制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并且停止巡逻。这里所说的实际控制线,大致走向是这样的:东段除兼则马尼之外,以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为界;中段除了桑、葱莎、巨哇、曲惹、什布奇山口、波林三多、香扎、拉不底之外,其他按照传统习惯线为界;西段除了巴里加斯之外,其他也按照传统习惯线为界。


在1960年4月,周恩来总理访问新德里,同尼赫鲁总理举行了会谈,提出了双方的六个共同点。其中一点是,在两国之间存在着一条各自行政管辖所及的实际控制线。但是尼赫鲁拒绝了周恩来总理的这六点共识。这个拒绝,实际上意味着印度政府不愿意承认在两国之间存在着实际控制线;不愿意同意在两国边界问题通过谈判解决之前遵守实际控制线。


印度也随后利用中国单方面停止巡逻的机会,分别在西段和东段,越过实际控制线,侵占中国领土。在边界西段,从1961年起,特别是1962年4月起,印度军队不断向中国境内入侵,设立新的军事据点。到中印战争爆发前,印度在边界西段的中国境内一共设立了四十三个侵占据点。这些据点有的接近到中国哨所只有几米的地方,有的甚至设立到中国哨所的后面,切断了中国哨所的后路。在东段,印度从1962年6月起,印度军队越过麦克马洪线,侵入线北的扯动地区,并不断扩大侵占范围。


1962年10月20日,中印边界战争爆发。四天后,中国政府为了停止冲突,发表声明,提出三项建议:(1)双方确认中印边界问题必须通过谈判和平解决。在和平解决前,中国政府希望印度政府同意,双方尊重在整个中印边界上存在于双方之间的实际控制线,双方武装部队从这条线各自后撤二十公里,脱离接触;(2)在印度政府同意前项建议的情况下,中国政府愿意通过双方协商,把边界东段的中国边防部队撤回到实际控制线以北;同时,在边界的中段和西段,中印双方保证不越过实际控制线,即传统习惯线。有关双方武装部队脱离接触和停止武装冲突事宜,由中印两国政府指派官员谈判;(3)中国政府认为,为了谋求中印边界问题的友好解决,中印两国总理应该再一次举行会谈。在双方认为适当的时候,中国政府欢迎印度总理前来北京。如果印度政府有所不便,中国总理愿意前往德里,进行会谈。


正如中国政府声明所阐明的,这三项建议中所说的实际控制线,不是指当时边境冲突中双方武装部队的实际控制线,而是指1959年11月7日中国政府向印度政府提出的存在于当时中印边界全线的实际控制线。这表明,中国政府不承认1959年以来印度方面越过这条实际控制线、侵占中国领土的事实;另一方面,也决不因为在最近自卫反击中所取得的进展,而把任何片面要求强加于印度。


可以看出,中方的实际控制线一直都是明确的,也就是以1959年11月7日的实控状况为线。但是印度却并不赞同。1962年10月,针对中国政府的三项建议,印度政府提出的建议是,“除非恢复1962年9月8日以前的边界全线的状态,否则就不能进行谈判”。那么,印度政府所谓恢复9月8日以前的边界状态意味着什么呢?在中印边界东段,它意味着印度军队重新占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北的中国领土;在中印边界西段,它意味着印度军队重新侵占它们从1959年以来在中国境内建立的军事据点。印度建议恢复的状态是三年来印度军队越过实际控制线、侵占中国领土后的状态。


可以看出,如果现在中印要转向“澄清实控线”,那么就必然以不堪回首的历史争执为据,那么就又重新陷入“以历史与法律”途径来解决边界问题的无底洞之中,背离2003年以来解决边界问题的大思路。这也是中方转而不愿意“澄清实控线”的重要原因。


既然无法以“澄清实控线”的方式来解决“对峙”的问题,那么何种路径才是恰当的解决方式呢?笔者的回答是:在当前的状况下,期待消除“对峙”的产生,那是不现实的。唯一可行的方式是,中印媒体和军队都“讲政治”,以大局为重,不再以归罪对方的方式来报道“对峙事件”。




*本文系作者林民旺系复旦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青年研究员、盘古智库学术委员。
微  信  公  众  号
8504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