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郑永年:中共十九大前奏的大局面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8-21

编者按:


今年秋天,中共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简称十九大)将在北京举行。

在今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预测的2017年“可能改变全球局势的大事”中,十九大位列其中,可见其重要性之大。也正因此,随着会期临近,多种版本的“谣言”和“谎言”充斥在海外媒体版面上。

为什么十九大会掀起海外机构和媒体的“猜测季”?在这次五年一度的会议召开之际,中国面临哪些国内外环境?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在本文中做出了分析。




很多年来,夏天的北戴河中共领导人的休假式非正式聚会一直被外界视为是中国政治的风向标。今年的北戴河尤其如此,因为中国共产党十九大在即。正如美国选举是美国的政治年,每五年一次的中国共产党代表大会也一直被视为是中国的政治年。正因为如此,每当这个时候,海外的各个机构就开足马力,开始了他们的中国政治“猜测季”,形成新一波“中国热”。

01

“谣言”和“谎言”招来“吃瓜群众”


“中国热”并不难理解,因为作为今天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和最大的贸易国,不管中国国内发生什么都会对外在世界产生深刻的影响。尤其是对外交来说,中国更是经常成为各国各界关切的焦点。在西方盛行内部民粹主义、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今天,中国在国际事务上扮演一个什么角色,的确关系到国际局势。

也正因为如此,在这个时候,一些机构也不乏专注于“谣言”和“谎言”的传播,试图乘机来发挥影响。最近在海外网络上流出有关北戴河会议“精神”的诸多版本,就引发了不少人的兴趣。在传播方面,海外中文世界的一些人本事并不小,像模像样地模仿着中共会议的“语调”或者“笔调”,好像他们真是有本事得到“真本”,真有那么回事情那样,招来众多的“吃瓜群众”,流传甚广。

简单地总结一下,最近流传的北戴河会议“精神”基本上有三个领域的内容。在外交政策上,主要是针对中国对美国、俄罗斯和印度等大国、对较小国家的政策,认为中国会和这些大国“交恶”,对较小国家会“强硬”。在社会政策方面,因为面临社会的不稳定状态,中共会继续施加各种“高压手段”来维持稳定。在政治方面,主要涉及到接班人问题。

面对这些流传颇广的“谣言”或者“谎言”,中国有关方面往往显得毫无办法,处于一种两难的境地:

一方面,他们觉得对这些“谣言”或者“谎言”不值得回应,因为一旦回应反而会提高这些“谣言”或者“谎言”的价值,也就是说,有关方面不想把这些“谣言”或者“谎言”的估值炒得很高。“不攻自破”往往是有关当局坚守的原则。

另一方面,有关当局自然也不想这些“谣言”或者“谎言”流传开去,这不仅仅是因为这些不是事实,如果人们相信了这些或者根据这些“谣言”或者“谎言”来判断中国,不仅仅对中国不利,而且对他们自己也不利。不难看到,很多年来,“谣言”或者“谎言”的生产者正是利用了这样一个“两难境地”不惜大肆“造谣”或者“说谎”,在很多时候,也达到了他们的目的。

不过,如果避开这个人们争相争夺的话语领域,如果人们对这些年来中国各方面有足够的关注,即使不是中国问题专家,也不难看出这些简单的“谣言”或者“谎言”的荒唐性,因为它们并不能和中国实际的经验相吻合。


02

政治局面趋于稳健


回到即将来临的十九大,从今日中国局势来判断,人们可以说,执政党很少有像今天这样稳健的政治局面来准备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了。

经过了1949年前长期的战争和革命斗争,也经过了改革开放以来将近40年的国内建设,尤其是自身从革命党向执政党的转型,中共已经成为一个非常成熟的执政党,无论在理论还是制度层面,其作为中国政治主体的地位越来越巩固。尽管改革的过程也迅速促成了中国社会利益和思想的多元化过程,但执政党包容不同利益的能力也越来越强。当今天世界各个地区都面临诸多重大内部发展问题而不能掌控局势的时候,中国是少数几个能够维持良好社会经济发展的国家,为世界所瞩目,也为很多国家所羡慕。

在经济上,尽管十八大以来,经济下行,但仍然维持在6.5%到7%年增长率之间。考虑到中国的经济规模,中国每年对世界经济的贡献为所有经济体中是最多的。到今天,没有人对中国将在第十三个五年规划完成建设成为“全面小康”(即中国的中产阶级社会)会存多少怀疑。从这些的政策讨论来看,中国的焦点已经是如何逃避中等收入陷阱,把国家提升成为一个高收入经济体。

在社会发展方面,尽管这些年中国也受全球化的负面影响,产生很大的收入差异和社会分化,但执政党出台了诸多有效的政策来实现和保障基本的社会正义和公平。其中,最引入注目的要算全国性的“精准扶贫”政策了。根据这个政策,中国要在整个十三五期间,每年在农村减贫1000万人口。放眼世界,今天越来越多的国家都在面临贫困(或者再贫困化)现象,但没有一个执政党能够像中共那样具有如此强大的能力来这样做。很多国家,包括一些发达的西方国家,因为面临人口的贫困化,社会抗议运动日益增多,但政府束手无策,使得社会充满巨大的不确定性。


03

人事安排呈现客观规律


对重大政治问题的处理是西方最看不明白的,但正是这些看不明白的地方是执政党成熟的体现。就十九大来说,人们最关心的还是重要人事安排。其实,从那么多年的经验来看,执政党高层的人事选拔原则早就呈现出其客观规律来。中共不仅仅是执政党,更是一个使命党,或者说,中共是通过实现其使命来执政的。这和西方的政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西方制度更多地表现出“以人设事”,各政党之间、各届政府之间,政策往往没有连续性,一个政党上台了,其政府可以完全否定前任的政策。实际上,多党制俨然已经成为互相否决制,这给政治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对社会经济带来了很大的不确定性。近年的美国政治就充分说明了这一点。特朗普一上台,就完全否定和断裂了奥巴马政府的政策,无论在内部事务还是国际事务。今天无论是美国的精英还是普通民众面临着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各种形式的社会暴力也随之爆发出来。

中国刚好相反,表现出“以事设人”。这个“事”就是执政党的使命。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到现在,中共历来强调政治路线,在政治路线之后,才去强调人事。十八大以来,中共高层强调“中国梦”、“民族复兴”、“四个全面”等等,所有这些都是执政党使命的不同形式的表述和表达。同样重要的是,十八大以来,中共经历了大规模的反腐败运动。这个运动尽管是全方位的,但很显然其中一个重要目标就是反击党内形成的“团团伙伙”,也就是政治学上的“政治寡头”。从很多国家的政治发展经验来看,政治寡头的形成对一个执政党乃至整个国家的影响会是致命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反腐败运动对中共的人事制度甚至是接班人制度正在产生重大影响。

从这些正在发生的趋势来看,十九大的人事原则也已经很明显,那就是把最有能力履行党的使命的干部选拔出来和提拔上来。历史经验告诉人们,一个政党如果没有使命,为了掌握权力而权力,那么就必然走向衰落。


04

“两条腿、一个圈”外交战略


在外交层面,这些年来中国已经探索出自己的一条道路,不管是针对大国的、中等国家的还是小国的。我自己把中国的外交战略概括成为“两条腿、一个圈”。

第一条“腿”即新型大国关系,不仅针对美国,而且也针对俄国和印度等大国。习近平本身多次强调中国要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即守成大国和新崛起大国之间的发生争霸战争。中国既不想和“守成”的美国发生冲突,也不想和紧随自己的新兴大国印度发生冲突。因此,无论对美国和印度,中国尽力保持克制,千方百计地寻求通过非战争的方式来解决冲突。

第二条“腿”即是针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一带一路”。尽管“一带一路”涵盖发展中和发达国家,但沿边国家大都是发展中国家,有些是贫困国家。中国要通过“一带一路”尽到大国的责任,为这些国家提供区域的和国家“公共物品”(public goods)。用中国自己的话说,就是容许发展中国家搭中国经济发展的“便车”。

“一个圈”即中国的周边外交,中国在早些年提出的“睦邻”、“安邻”和“富邻”的基础上进一步提出了“亚洲命运共同体”的概念。这些年,尽管中国和一些邻居国家就南海问题面临紧张的关系,但中国从来没有动用过西方惯用的“经济制裁”手段;相反,尽管中国和有关国家政治和外交关系很冷,但经贸关系从未冷却。这也是这些国家能够快速改善和中国关系的基础。


05

中国继续推进全球化


在国际层面,今天的西方因为内部经济困难大搞民粹主义,导致经济民族主义和贸易保护主义的盛行,使得现存国际经济体系岌岌可危。但中国领导层清醒地意识到,无论是内部的民粹主义还是外部的经济民族主义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方式。无论是反全球化还是逆全球化都会雪上加霜。


全球化既势不可挡,也是创造财富的有效机制。中国领导人利用各种国际场合,无论是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还是2017年初的达沃斯论坛,或者5月份北京的“一带一路”国际峰会,释放出继续推进全球化的强大信号。今天中国是少数几个大力推进全球化的国家,同时中国也在努力探索解决全球化所带来的社会问题。

尽管一些西方人认为中国已经放弃了邓小平时代的“韬光养晦”的国际战略,但实际上世界上从来没有像今天的中国那样“韬光养晦”的。从前的大国,在其快速崛起的过程中,大都发展出来了如何扩张甚至如何称霸世界的战略,但今天的中国努力探索的则是如何和平崛起,如何为世界的和平做贡献。

在西方,并非没有人注意到中国所进行的这些。实际上,越来越多的人肯定中国的成就和努力。不过,还是有些人对中国不放心,因为一些人看不懂中国的体制,不放心中国的体制。就中国的体制,这些年在中国很有名气的福山说过,中国体制都好,但就是避免不了“坏皇帝”。这也是一般西方人的看法。中国传统数千年不仅出了很多好皇帝,但的确也出了很多“坏皇帝”。很显然,西方的一些人还是用看传统皇帝的方法来看今天中共领导人。不过,如果能够实事求是,客观一点地看中国,人们不难看出中国已经基本上解决了出现“坏皇帝”这个重大政治问题。

很显然,中国绝对出现不了像特朗普那样的人物,毫无行政经验就掌握了国家政权。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已经发展出一套成熟的干部选拔制度,无论是最高层的接班人还是普通干部,所选拔和重用的都是具有丰富治国理政经验的人。从这个意义上,人们可以说,今天的中国也在探讨一种更好的政治体系。

这就是中国十九大之前的大局面。人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有了这个大局面,十九大能够开创一个更大的大局面,会成为通往2049年的中国(即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百周年)的一个里程碑。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本文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  信  公  众  号
138408人参与,1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