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许少民:澳大利亚总理为何又提中国威胁论

微信公众号
许少民 发表于2017-12-21

最近中澳关系屡生枝节,之前澳大利亚主流媒体就不断炒作所谓“中国威胁论”,而最近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政府正在推动反间谍和外国干预法案,中国又不幸成为特别“关照”的对象。如何理解特恩布尔政府最近一段时间以来不断怼中国?


外交是内政的延续,这也是我们观察中澳关系演变的一个基本点。特恩布尔试图通过制造对华矛盾来转移内部两大矛盾,达到一石二鸟的效果。这两个内部矛盾是指特恩布尔面临自由党-国家党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党)内部保守派势力的压力上升和联盟党在同工党的角逐中逐渐落下风。两个矛盾相互联系,相互影响。


01

一方面,特恩布尔在联盟党内部的权威不断受到挑战。特恩布尔在环境、能源、税收、同性恋婚姻和成立皇家委员会对金融业进行调查等议题上面临联盟党内部的强大压力。自由党内部以阿博特为代表的保守派势力不断与特恩布尔唱反调,而国家党则有三四位国会议员公开表达对特恩布尔的不满,甚至要求特恩布尔下台。尽管上周公布的民调显示超过71%的被调查者允许特恩布尔继续执政,反对提前举行大选,但特恩布尔在内部被逼宫下台的可能性依然存在。特恩布尔应该不会忘记2009年被阿博特逼宫让出党魁的经历。


02

另一方面,联盟党在同工党的角逐中逐渐落下风。这主要体现在民调上,因为民调是观察澳大利亚政治发展趋势的风向标。联盟党在去年7月大选民调中获得的支持率遥遥领先工党,然而此后联盟党的民调支持率逐渐下降,工党支持率逐渐上升,《澳大利亚人》报和费尔法克斯传媒集团的最新民调显示工党支持率约为53%,联盟党约为47%。如果按此趋势下去,下次大选联盟党很可能让位于工党。

联盟党民调支持率下跌的主要原因是特恩布尔政府还没有兑现大部分竞选承诺,削减社会福利支出,同时受到联盟党国会议员双重国籍等问题的负面影响。联盟党在今年西澳和昆士兰州的议会选举中接连失利,颓势尽显。悉尼本尼龙(Bennelong)选区的补选结果将考验联盟党的执政地位。如果联盟党失利,这可能是压垮特恩布尔政府的最后一根稻草。


在这个背景下,不难理解特恩布尔对中国的指责更多是服务内政的需要。这是一种典型的“指桑骂槐”策略。借指责中国干涉澳大利亚内政来攻击和抹黑工党。这也是为何特恩布尔最近不断抨击工党参议员邓森(Sam Dastyari)与来自中国的政治献金者有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特恩布尔借此抹黑工党声誉,试图影响选情,帮助本尼龙选区的自由党参议员约翰·亚历山大(John Alexander)胜出。亚历山大的胜出不仅能够暂时挽回联盟党的颓势,还能借机让特恩布尔重新提升他在联盟党内部的权威。与巩固特恩布尔的执政地位相比,得罪中国造成的影响显然不是他当下考虑的首要问题。



*许少民博士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副研究员。文章首发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RI网站12月15日。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53083人参与,1人评论
登陆
  • 水下军事革命开创者陈国栋发表于2017-12-31
    32

    澳大利亚的政治智慧不及他老子英国的一半。对俄罗斯特工暗杀、俄罗斯卫星社、俄国干预乌克兰,英国毫不掩饰地予以抨击和制裁。但英国对中国政治家、中国金融和中国投资是笑脸相迎。中国几千年来就是缺乏干涉别国内政的雄心或野心,澳大利亚特恩布尔总理的无理指责是一种挑衅行为。中国在惊愕之中还不知道如果对付澳大利亚,上帝不得不指派日本教训澳大利亚,那可是澳大利亚的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