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5月25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世界秩序的变迁与印太概念的兴起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12-25
印太概念的背景


印太概念的崛起和世界秩序及权力核心正在经历转移变迁的事实相关,或者说,后者是前者的国际背景。很长时间以来,有关变动中的国际秩序,学术界和政策圈谈论最多的是如下三种观点。


第一,世界权力转移理论,就是以美国为中心的世界秩序转移到以中国为核心的世界秩序。这一提法的前提就是,不管美国乐意与否,都将会慢慢接受这种转型;同样地,中国不管愿意与否,或乐意与否,都会成为这个核心。


第二,世界权力的重组,它意味着“大的变化”、“秩序调整”、“秩序改组”等。在很大程度上,这与中国对世界秩序的态度有关系。从邓小平时代以来,中国一直强调的是主动加入世界秩序,而不是另起炉灶。对于中国来说,“重组”可以用三个词概括,即接轨、改革、补充。


第三,秩序解体与无政府。也有学者怀疑,世界秩序是否正在解体?目前的情况显现出来的是,美国没有能力维持世界秩序,中国则没有能力和意愿来接管。


我们需要意识到的是,包括印太概念在内的很多区域性现象的产生和崛起与这个大背景有关。


世界秩序面临解体


近代以来的国际秩序的建立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过程。现在人们批评美国和西方的霸权,这比较容易,但是人们在批判过程中往往忘记了,秩序的建立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


近代以来的世界秩序的构建受三个因素影响。第一,资本主义与市场经济的扩张。世界秩序需要一个经济基础。如果没有资本主义扩张的话,世界秩序就建立不起来。第二,大国战略,主要是以军事为中心的战略。资本走到哪里,战略就跟到哪里,这二者是互相补充、互相强化的关系,没有战略、军事上的保护,资本的利益就不能得到保障。第三,西方内部的制度秩序。这一点是最重要的,但也容易被忽视。如果没有西方内部制度秩序的崛起,世界秩序的体系就无法维系。具体而言,人们也可以参照从前的帝国体系,如罗马帝国等。它们都是一种内部秩序,内部秩序强大之后继而扩展到外部,形成帝国。一旦内部解体,外部秩序就会马上跟着解体。苏联帝国也是如此,苏联一解体,东欧体系就支撑不下去。


就这一点而言,今天世界秩序最麻烦的地方就是西方内部秩序出现了严重问题。美国的问题不是军事问题,而主要是政治问题。即使从经济层面看,美国的问题主要也是政治问题,或者说政治和经济之间严重失衡。美国的资本金融为什么出现这么大的问题?这是因为大众民主出现了问题,监控不了金融资本。欧洲也是如此,主要是福利制度过度。


为什么说今天世界秩序处于解体的过程中?美国是今天世界秩序的一根支柱,如果美国国内的秩序得不到改善,就不会有力量继续支撑世界秩序。即便美国的军事力量和资本力量仍然是最强大的,但是在没有有效的国内政治秩序的情况下,美国也很难维持其世界霸权地位。


特朗普上台以后美国既得利益精英阶层接受不了。但是,特朗普的判断是正确的,即美国需要调整。人们对特朗普不满主要是因为特朗普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进行调整,采取的手段很滥。不过,也可以这么说,美国的精英阶层已经虚伪到没有任何自我反省能力的程度。欧洲同样如此。这是非常可怕的一件事情。现在的政治人物没有一个是负责任的,动不动都以“民主”的名义简单地把事情推到老百姓身上。


实际上,政治秩序出现问题与精英阶层的腐败和堕落是分不开的。任何国家都一样,一旦精英阶层腐败和堕落,秩序就会出现问题。欧洲各国本身很小,寄希望于成立欧盟而成为世界权力一极,但现在看起来很困难。从英国的情况可见一二。英国公投本来就是精英不负责任的结果。现在连“公投脱欧”都遇到困难,因为没有人可以去有效执行。


未来二三十年的国际秩序不容乐观。这是因为国际秩序的接管者尚不明晰。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出现了大的问题,但这个秩序由谁来接管呢?尽管西方能力不行了,但是精英阶层的心态仍旧是精英,西方是不会轻易放弃其所主导的国际秩序的,不会任由旁人随意接管,至少不会是顺利接管。



世界秩序谁来接管?


那么交由谁来接管呢?俄罗斯接管很难。西方的判断是,在苏联垮掉后,俄罗斯半个世纪都站不起来。这个预判看来并非毫无道理。普京式的崛起并非真的崛起,这是个人的崛起,而非俄罗斯国家的崛起。印度也不太可能成为接管者。西方对印度一直很看好,印度本身也一直处于“膨胀”的状态。不过,印度话语权大但是实际能力不够。印度很难成为像中国这样一个市场经济体。无论它的传统社会的种姓、家庭结构,还是现代因素包括民主和法治,似乎都是反资本主义的,资本很难像进入中国那样进入印度。印度不可能像中国一样进行大规模的工业化。可以预见,在未来很长时间里,印度很难成为像中国那样强大的世界经济增长体。


至于中国,当今的世界舞台是由西方主导搭建的,中国是否有意愿去接管?至少到目前为止,人们仍然看不清楚。这里面有很多困难。第一,国家心态的调整并不容易,英美花了数十年时间去实现其主导地位,中国可能需要花上更长的时间,因为到现在为止,中国仍然强调“中国特色”。


第二,中国是否已经具备这个能力了呢?在一些方面具备了,但还远远不够。“一带一路”对构建新世界秩序有帮助,但并不能成为世界秩序的基础,因为它至多是个经济发展项目,并非世界秩序项目。第三,文化层面,中国历来奉行世俗文化,从来不是使命性的文化,这也就导致文化基础的缺失。第四,国民大国心态缺乏,因为近代以来被帝国主义所击败,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抱有受害者心态,大国小民的心态十分明显。


再者,正如中国国家领导人常说的,中国在很长时间里将致力于国内秩序的建立。这一点甚至更重要。没有有效的国内秩序建设,很难去构建一个以自己为中心的世界秩序。


未来国际秩序或将重现帝国并存的境况。从这个角度来看,人们有理由对未来二三十年的国际秩序持悲观的态度,它或将陷入一种即便不是无政府状态也是准无政府的状态之中,并将催生出区域性的东西,如多极状态。印太概念的出现只是表明人们重构区域或者世界秩序的愿望。类似的概念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不过,尽管人们一直追求多极世界,但多极世界来了,现实并不一定跟想象的一样美好。帝国之间的战争、民族国家之间的战争,这些跟多极世界并没有实质性的区别。今天,人们对于多极世界的渴望,更多的是源于对美国和西方的不满和憎恨。


最终的结局可能会比较类似于以前帝国共存的时代。历史上只存在一个秩序的情况并不多见。冷战时期存在着两个秩序,苏联解体后美国成为世界唯一的霸权,这一局面可以视作一个秩序,然而这个秩序维持的时间不长,现在也确实维持不下去了。世界可能会重新回到近代以前几个帝国共存的状态,从印度,到俄罗斯,到中国,到美国,都在追求以自己为中心的区域秩序。这便是今天大的世界格局。


美国正处于相对衰落的境况,特朗普的上台并非偶然。从克林顿时代开始,美国人就叫嚷着“美国帝国已经扩张过度”。然而,美国的衰落并不值得中国或者任何一个国家高兴。除非有人接替美国,不然将会导致很多事情产生。就目前情况而言,中国连朝鲜的事情都还没解决。经济、资本的强大本身不构成一个大国,这些仅是必要条件而已。


中国应当找准自身定位


崛起中的中国应当找准自身定位,发出恰如其分的声音。针对“印太战略”这一提法,其实人们应该意识到“亚洲”、“亚太”、“印太”这三者的不同。从某种程度上而言,“印太”的概念甚至比“亚太”的概念更早提出。欧洲国家最早的是葡萄牙和西班牙打到东南亚,随后是荷兰,然后是英国。“印太”概念是早期殖民话语体系塑造出来的。后来是由美、日等国提出“亚太战略”的概念。但需要注意的是,日本人更强调的是亚洲主义,西方则不然。


印太战略中的印度、印尼、东盟都属于亚洲,但是澳大利亚的身份则比较尴尬。澳大利亚是一个西方国家,跑到了亚洲,寻求亚洲人的认同,但却因为过分坚持西方的东西,最终发现越来越孤立,越来越不是亚洲的一部分。此外,澳大利亚与印尼的关系也非常复杂,因为地缘政治的因素,澳大利亚惧怕印尼的崛起,往往会采取包括军事在内的手段对其崛起予以遏制。澳大利亚在本质上与中国没有太大的地缘政治关系,双方仅有经贸往来。


日本以前推行的亚洲主义是失败的,所以之后不得不接受美国的亚太概念,以及对亚太身份的认同。至于东南亚国家,它们对其亚洲身份存在共识,主要表现在东盟的独特运作方式上。


现在中国崛起了,可是尚未找到合适的提法。强调亚太、印太,还是亚洲,还是现存(西方建立起来的)秩序?人们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就是说,还缺乏对自身的认同。不过,这也是所有大国的难处,很难对自身进行定位,因为大国的影响力往往远超其所处的区域。中国如何通过“立足亚洲、放眼世界”来给自己定位?这将是一个不容易的过程。



*本文系郑永年教授的发言稿。2017年11月24日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主办了学术研讨会“印太概念的兴起及对中国的潜在影响”,郑永年教授做了此次发言。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30576人参与,1人评论
登陆
  • 龚承泽发表于2018-01-06
    0

    好文章,改变大国小民心态,放下一党之私心,找准中国在世界上的位置。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