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19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郝莹莹:为何互联网行业的跳槽率是最高的?

微信公众号
郝莹莹 发表于2017-12-27

现在是年尾的12月,虽然还没有步入传统的跳槽季“金三银四”,但估计想要跳槽的人群已经在孕育筹谋,只待年终奖拿好,就准备走人。


数据显示,发展中国家相对而言,跳槽的频度更高。领英(Linkdin)发布的《2016中国人才趋势报告》显示,在中国,只有13%的职场人士从事本行业超过20年,而全球平均水平是17%,北美地区则是28%。中国95%的职场人士对新工作计划感兴趣,这一比例也明显高于全球平均水平的90%。与中国相似,俄罗斯、印度、巴西等国相对跳槽频度均要高于世界平均水平。


跳槽是职业生涯的必然选择。然而,在各个行业中,互联网的跳槽率是最高的。据统计,在中国,商业服务、金融保险、互联网是在职时间平均最短、跳槽频次最高、员工流动性最大的三个行业。中国互联网员工的平均在职时间31个月,美国为45个月(据2014《中国职场人士跳槽报告》)。而在互联网工作的朋友,基本上对互联网跳槽的共识是,半年跳一个公司都是可以理解的。


一、为什么互联网行业的“跳槽”如此频繁?这是互联网人的个性么?是他们对每一次跳槽就可以增长一次工资的想法使然么?


最近,一个深圳某公司跳楼职工的帖子被广泛转发,帖子里有一段话我很认同——“对于一个处在衰落期的行业,尤其是一个在快速爆发之后逐渐衰落的行业,只有一个词可以形容在这个行业里面的所有人: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这句话,对于互联网的从业人员同样适用。虽然不是衰落的行业,但综合来看,互联网本身的行业特点、互联网公司的内部治理,以及个人选择因素,共同触发了互联网人的频繁流动。


1、从行业来看,互联网与其他行业的最大不同,就是行业本身的快速更迭。一般互联网产品的生命周期仅有6—12个月。网络游戏一般生命周期更短,有人甚至戏称,没等这款游戏过审,可能已经都过了生命周期了。每天互联网人都瞪大了眼睛,瞄准行业最热门的产品,一旦发现,便开始迅速模仿、你追我赶。为什么?因为一旦慢了,就可能连口粥都不剩了。就目前很热的一款小游戏“抓娃娃”,据统计,市面上已经有100多款类似产品了。短暂的项目周期,必然带来快速的开发人员需求更迭,一个项目接近尾声,有时也意味着一个项目团队的解散。队伍散了,人心何在?


2、其次,从互联网企业本身管理来看,对人员的粘合度仍然不足。这里面还要分层来看,互联网高层人员一般看中的是股权,然而客观上目前对于如何进行股权激励、如何规避股权激励中的相关风险,仍然有许多信息盲区。股权合同签订时双方信息不对称,或者对法律条文不熟悉,使得高层权益得不到保障。高层离开,这不是很鲜见的事情。


中层和底层人员呢?流动性更高一些。如果对这点还有疑问,可以去看看达到200人以上规模的互联网公司中,最忙碌的一定不是技术部门,而是人事部门。HR们几乎每天加班加点。忙于什么呢?办理入职么?不仅仅是,还办理离职。


试问,在快速流动的人员中,互联网公司的老板们有几人会看中那些离他们而去的人呢?套用一句话,“留下的人都有相同的幸福,而离开的人却有各自不同的不幸”。而这些不幸,难道不恰恰是治理公司中的薄弱环节么?仅仅依靠HR的简单离职沟通,能够反映公司治理中的问题么?更何况这些HR们每天忙于入职离职,都要忙吐血了。



国际著名猎头顾问克劳迪奥•费尔南德斯曾经说,其在哈佛接触到的70%—80%的中国企业都未建立有效的模型评估人才潜力,多数中国企业对此甚至毫无概念。它们亟待建立完善的潜力评估体系,以吸引、激励、培养他们最优秀的人才。而在缺少内部人才培养体系的情况下,企业习惯通过提供更高的职位和薪水来吸引外部人才。这使得中国的职场人往往不够耐心,频繁跳槽换工作。


3、第三,是个人层面的原因。不开心、收入问题是个人离开的两个重要因素。特别是面对大城市的生活压力,离职如果代表了工资的提高,那么既然已无感情眷恋,为何不离开呢?

二、在当下互联网产业快速发展的背景下,企业拼命地从其他公司挖人,然而又使自己的人不断流走,人事部门、社保部门忙于员工的出出进进,这不也是一种“沉没成本”么?


企业拼命要留住核心管理层,但股权激励等方案的不健全、不熟悉、不愿意,造成公司股权纠纷案件的持续上升。这里面消耗的又何止是经济上的损失呢?


公司融资扩张后,大规模招有经验的基层技术开发人员,但是不愿意招聘新人,不愿意从底层培养新人。大家都这么做,怎么办?


拉勾网《2017互联网人才流动报告》显示,春节后互联网人才的求职数量比节前增加6倍。节后的求职与招聘堪比职场的“春运”。经济学讲“浪费”的概念,就是资源没有放在最有效利用的地方。职场的这场“春运”不也是人力资源的“浪费”么?在正常的职业选择基础上,尽量使人才流动趋于理性范围,这也是一种规避浪费吧。


三、如何改善呢?


从社会层面看,应当鼓励更加长效的投资,鼓励长效的投资回报。随着行业周期的来临、产业发展的成熟度以及相应的投资更加趋于稳健,从业人员的流动性也会趋于平缓。


从企业层面,应当形成更加温情的企业文化。在引进人才的同时,是不是企业家们可以更加关注那些离开的人群,至少企业高层和老板们应当挤出时间,了解他们辛辛苦苦招来的员工,为何要离他们而去。或许这并不能改变员工的离职决定,但一定会在其心里留下温情的种子。而这颗种子会伴随着他,无论走到哪里,那个曾经的公司都是温暖的回忆,还可能使他再次回归。


从个人层面,我说不出什么。跳槽和离开其实很少是一种自由的选择,往往是某种逼不得已。或者唯一的建议就是,如果因为一点点的小委屈、小矛盾、小吵闹而离开一个可能给你更大发展空间的环境,离开一个赏识你并给你更多锤炼机会的职位,那还是得不偿失的。因为,哪里都不是一尘不染的净土。


真的希望,入职离职的这场“互联网人”职场“春运”能够在行业的逐步理性、企业家们的温情对待、互联网人的冷静抉择中,成为一场欢乐有序的人才流动。



*作者:郝莹莹博士,主要研究区域经济及相关经济现象的解析。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221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