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马哈蒂尔将颠覆中马关系?未必

微信公众号
林大伟 发表于2018-06-17

编者按5月10日结束的马来西亚大选爆出冷门,92岁高龄的前总理马哈蒂尔再次获胜赢得选举。马哈蒂尔领导的反对派联盟在选战期间就抛出“中国因素”,马哈蒂尔要求对中国投资进行“严审”。随着他的胜选,舆论担心中马关系会陷入低谷,中国在马来西亚的一系列投资面临严峻考验。不过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的客座研究员林大伟(Tai Wei LIM)认为,情况未必有这么糟糕,鉴于马来西亚2020年前要跻身发达国家的目标,这些项目会继续,因为看起来,不管哪个政府都需要互联互通。


2018年5月10号的清晨,马来西亚人在政治强人马哈蒂尔•穆罕默德(Mahathir Mohamed)的回归中醒来。作为马来西亚政坛的资深人士,马哈蒂尔是一位有争议性的人物。他是一名医生,在当时的马来亚大学武吉知马校园(Bukit Timah Campus, BTC)学习,也就是后来的新加坡大学,现在是新加坡国立大学武吉知马校区。他部分血统来自印度南部,曾写过一本很有争议的书——《马来困境》,这本书提高了他的政治名望,但同时也引起了社会强烈的反对和争议。在这本书中,他哀叹马来西亚人民不思进取,指出他们必须奋起直追。这使他成为无可争辩的民族主义者。


在社会问题上崭露头角后,他开始在“国民阵线”中任职,并最终成为马来西亚总理(1981—2003年)。在二十多年的总理任职中,他削弱了马来西亚君主(苏丹)权力。从这个意义上说,他是一个宪政主义者,支持外行政治(layman politics )和君主立宪。马来西亚有君主轮换的制度,换句话说,这意味着他与马来西亚过去的贵族政权有着复杂的关系。


作为一个总理、一个政治强人和一个民族主义者,马哈蒂尔支持所谓的“亚洲价值观”(一种来自亚洲对西方自由民主理念的批判)以清楚表明其对亚洲价值体系的观点。比如他提过“亚洲是亚洲人的亚洲”、“2020宏愿”(到2020年马来西亚成为发达国家)和非官方的流行口号“Malaysia Boleh”(马来西亚能做到)。


马哈蒂尔联合亚洲价值观的其他支持者,包括有争议的前东京都知事政治家石原慎太郎,组成亚洲强人的形象,在区域和国际上为发出“亚洲声音”而奋斗。他们遭到来自东北亚地区邻近国家韩国自由派政治家的反对。马哈蒂尔对民主和民族主义的看法,使他时不时会与西方的自由主义者意见不合。


作为一位经济民族主义者,他支持马来西亚的国产汽车品牌宝腾汽车(Proton Saga),并为马来西亚资源开采业的发展铺平道路,其中包括石油行业的发展,以使马来西亚国家石油公司成为全球石化行业的巨头。他还支持马来西亚航空公司,支持建设新的首府城市布城,以及马来西亚自己的硅谷——多媒体超级走廊(Multimedia Super-Corridor)。今天,马哈蒂尔因为其对马来西亚现代化和工业化的贡献而受到高度尊重,尤其是在高科技领域上。他还通过观察日本模型,将三菱发动机改装为宝腾汽车,提倡“从东方学习”。


在他执政下,马来西亚成为东盟的主要经济体,人均收入仅次于新加坡。马来西亚建造了世界上最高的双子塔,至今仍是一座标志性的建筑。马来西亚也成为世界领先的伊斯兰金融中心,并因为成为世界上最进步的穆斯林经济体而备受赞赏。发展中国家经济体开始研究学习马来西亚先进的伊斯兰经济模式。马哈蒂尔开启了大项目经济的时代,在20世纪90年代,马哈蒂尔因抗拒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中进行货币改革的建议而在本国及东南亚其他国家被誉为英雄。马哈蒂尔还指责索罗斯(Soros)干涉东南亚的货币。而1997年的亚洲金融危机推翻了印度尼西亚苏哈托政权的长期统治。


在东盟的建设上,马哈蒂尔是东南亚的元老(智者)之一。东盟的重要事务上都会征询他的意见,他与其他东南亚国家的政治强人和智者包括菲律宾的菲德尔·拉莫斯、新加坡的李光耀、印度尼西亚的苏哈托、文莱的苏丹和泰国国王普密蓬有着密切的小圈子关系。在这些人当中,他是少数活着的并且还留在政坛中的人之一,这使得他在2018年的总理选举中更加震撼人心。马哈蒂尔常常支持加强东盟的一体化,许多人也希望他能继续坚持这一道路。


马哈蒂尔与他的继任者关系紧张。在相中现任总理纳吉之前,他开除了安瓦尔(Anwar)和巴达维(Badawi),而现在又击败纳吉,取而代之。他声称对纳吉的支持是他生命中最大的错误。在马哈蒂尔担任总理的后期,批评者指责他脱离实时事务,过于保护宝腾、双子塔等国有企业,而且任人唯亲,下台前安排好接班人,下台后就将精力转向私营部门,并且监督由他发起的国家项目。


最终,他作为政界元老与纳吉的关系在纳吉卷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丑闻”(1MDB Scandal)时走到了尽头。马哈蒂尔与门徒之间的分歧导致他于2016退出了“国民阵线”。这似乎是一个不好的预兆,因为在“国民阵线”成立的早期马哈蒂尔被报导称与东姑阿都拉曼(Tunku)的关系紧张。而这件事情直到2018年5月9日和10日马哈蒂尔新组建的政党宣布胜利时仍在被议论。一名92岁的男子击败了一个近60年历史的政党,组建下一届政府。这在马来西亚,东南亚乃至全球历史上都是史无前例的。


2018年的马来西亚大选以纳吉承诺取胜开始。随着竞选的进行,一些迹象显示,“国民阵线”中一些关键人物叛离转投至马哈蒂尔一方。当结果出来的时候,尽管当权政府使用了杰利蝾螈(Gerrymandering)的选举手段(为本党利益改划选举区分),但马哈蒂尔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似乎农村和城市里的选民都支持他的回归。马哈蒂尔试图为安瓦尔(Anwar)获得皇室赦免,作为其联盟协议的一部分。他坚持认为,如果安瓦尔想重新掌权,他将不得不参加地区的选举。


政治强人的回归是一场变革,马哈蒂尔可能会继续其支持东盟的政策。他也可能会与西方和日本保持紧密的关系。他过去的民族主义招牌是否已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圆熟,以及他是否能够与新一代西方领导人相处得来还有待观察(其中一些也是强人领袖,包括现任美国总统特朗普以及西欧和加拿大更自由派的领导人)。他能否与像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样的新一代强有力的保守派领导人相协调,同样还有待观察。东亚地区当前其他政治强人还包括柬埔寨总理洪森、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泰国的军政府、印度总理莫迪、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等。总之,马哈蒂尔回到了东亚地区的政治强人之林。


在许多观察者脑海中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马哈蒂尔是否会像纳吉政府时期一样培育北京和马来西亚之间的友好关系。马来西亚是“一带一路”倡议的主要受益者。许多中马合作项目已经展开,包括东海岸铁路项目(ECRL)、关丹的港口以及即将开展的像马六甲港口项目和福雷斯特城私营部门的项目。


一些乐观的观察者指出,鉴于马来西亚2020年前要跻身发达国家的目标,这些项目会继续,因为看起来,不管哪个政府都需要互联互通。然而,继续进行经济合作的形式和模式,都将取决于马哈蒂尔所领导的政党的执政下,马来西亚的国内政治发展。马哈蒂尔试图建立一个广泛的联盟,以在选举获胜后实现宏伟的和解方案。马蒂哈尔也有可能在与纳吉有关的1MDB丑闻案件中伸张正义,许多人仍在关注着这个案件的后续。



本文作者: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林大伟(Tai Wei LIM);

翻译:严灏文;

修改&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3903人参与,1人评论
登陆
  • dingdong发表于2018-09-22
    1

    马来人均GDP还高于中国, 修这么两条很必要的铁路(其中长的那条还不是高铁)还犹犹豫豫,应该想想钱都去哪了? 该如何在全国范围内调配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