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女孩跳楼,看客起哄”背后的大众阴暗心理治理

微信公众号
贾海薇 发表于2018-07-06

鲁迅先生在小说《药》中,通过诸人在茶馆中讨论“人血馒头”的来历,揭示出愚昧的众人对于革命者生命的漠视,在小说《阿Q正传》的最后,用简简单单、看似直叙的一句话——“城里的舆论却不佳,他们多半不满足,以为枪毙并无杀头这般好看;而且那是怎样的一个可笑的死囚呵,游了那么久的街,竟没有唱一句戏:他们白跟一趟了”,非常生动地描绘出了当时的昏昧国民的群体阴暗心理。


鲁迅先生曾激愤地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百年之后,2018年6月20日在甘肃庆阳,一个十九岁的少女因为被教师猥亵而患上创伤性应激障碍,企图跳楼自杀是她在情绪极其低落的非理性状态下做出的错误决定,这时,一边是楼上的消防员竭力地劝说与挽救,一边是楼下的看客们肆意地起哄与怂恿,善与恶在同一个时间点与空间点中都被极大地展现,最终看客们的群体阴暗心理霸占了时间与空间,成为导致花季少女纵身一跳的最后动机。



生命何其珍贵!一个美丽善良单纯的女孩子,要以付出生命的代价来控诉施暴者的恶,已经是对我们的基层社会未能充分实施善治、未能积极保护弱小的强烈控诉,而这些众多的麻木不仁、围观起哄、践踏生命的看客,则是暴露出当代社会中存在一些恶毒的个人及这些人汇集而成的氓流群体,这些人的心理阴暗面积甚大,心理丑恶程度已经跌破了作为“人”的最底限!


近几年,类似的事情并不少见,今年1月份,80后创业者茅侃侃自杀,有某自媒体人以此事件内容为噱头的公众号点击量超过10万而开庆祝会;2014年四川曾某在微博直播自杀,劝导小曾不要轻生的善意留言总是被接踵而至的铺天盖地的咒骂与督促小曾自杀的留言淹没。人性的丧失、阴影的暴露,让这些人真正成为了魔鬼!并且由于网络监管不足,这些人事后越发得意,认为在现实世界中自己可以不负任何责任地做魔做鬼,以伤害他人、残虐他人为乐!



为什么这些人会具有这种阴暗恶毒的心理面呢?著名的心理学家荣格认为:人的心灵有三个层次——意识(以自我为中心)、个人无意识(以情结为主)、集体无意识,集体无意识包含了“人格面具、阴影、阿尼玛与阿尼姆斯、自性”等原型。“阴影”类似于弗洛伊德所说的“本我”,是人类原始动物性的黑暗渊薮,是一切不符合人类共同生存、共同发展与共同进步的阴暗心理能量的聚合物,嫉妒、贪婪、欲望、邪恶等等的心理情绪与行为动机,以及在这些消极的情绪动机驱使下发生的恶劣行为,就是“阴影”的能量突破了“超我”的道德规范与“本我”的理性控制而露出狰狞的面孔。


如果一个人的本我对于自我心灵具备良好的整合能力,意识处于理性的状态,阴影就会潜伏在集体无意识层次,但如果一个人忽然面临人生挫折困境,或者长期放纵自己的生理欲望,意识中的理性就会不断减弱,本我的整合能力就会被破坏,“阴影”可能就会突破“自我”与“超我”的控制,而以破坏性行动展现出来,形成弗洛伊德的理论中所说的“死本能”的驱力。“死本能”驱力可能指向自我,就是自杀等的行为动机(例如此次庆阳女孩在遭遇被侵害后导致应激障碍而选择自杀);“死本能”驱力可能指向他人,就是杀害他人、挑起战争等的行为动机(例如西安辛某因赌足彩输光财产而迁怒社会在公交车上行凶杀人)。荣格认为:人类应该充分地研究“阴影”、了解“阴影”,进而构建积极的人格面具,促使人类控制好“阴影”。这与他的导师弗洛伊德的理论异途同归,因为弗洛伊德主张通过各种方法积极认识“本我”,进而采取合适的途径释放消极能量,并通过心灵塑造培育强大的“自我”与至善的“超我”,将本我的破坏力用心灵道德与社会规范予以控制与驾驭。



当前,我国处于市场经济深化的改革期、社会快速发展的转型期、民众心理波动的剧烈期,长短期利益的博弈、公私价值观的斗争、中西文化的冲突、新旧理念的碰撞非常激烈,私营媒体宣传的内容良莠不齐,自媒体端口发布的内容真假难辨,导致大众非常容易陷于一种普遍的认知混乱,这时公媒体的威信力就必须不断加强,国家对于私媒体应加强监管,所有媒体都必须认识到“帮助民众获得真相、解析社会善治道理”是其存在的基本价值。


市场经济在我国的高度繁荣,也将金钱、物质的魔力发挥到了最大,物欲纵横的社会,人的认知常常处于混乱状态,心态就很难处于平稳、平和、平静的状态,人们一方面希望自己获得更多的财富,一方面又不愿意付出艰辛的努力,当看到个别人采取非正常途径而谋得暴利或快钱的时候,不少人就会心理失衡(大众通常看不到那些兢兢业业、踏踏实实在埋头工作的人,因为这样的人可能终身没有获得财富或者即使获得财富也来得太慢)。还有一些人自己不努力,却嫉妒、仇视其他通过努力获得了成功的人,为了打击报复或者为了泄愤泄恨而造谣传谣,其他人则因为好奇、恐惧、无聊、好玩等等心理,就会跟风起哄、以讹传讹。一个恶人的恶行,就像水塘中投下的那枚石子,可以引发巨大的、消极的社会心理涟漪;一个人潜在的心理阴影,在群体掩盖下就可能被诱发与放大。


所以,当代的公共管理者必须敏锐洞察人性的弱点,有针对性地治疗个体与群体的心理阴影问题,将人性中“恶”的方面予以科学地控制,才能在这看似纷繁复杂的社会心态大波动期的总局势中掌握公共治理的主动权!



2018年,是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更是全中国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努力实现“两个一百年”伟大奋斗目标的阶段性新起点!站在这个时间节点上,我们必须历史地、客观地审视我国的过去与现在,1840年以鸦片战争为起端的百年战乱,让中华大地惨遭列强之洗掠,数千年的中华文明,物质方面的与精神方面的,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新中国成立,让中华民族恢复了民族独立,四十年改革开放,让大多数中国百姓逐步实现了小康生活水平(还有少数贫困地区的人尚未达到,国家正在通过精准扶贫等一系列努力为他们的生产、生活提供助力),物质文明建设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精神文明建设还任重道远,恢复中华民族的文化自信、民族自信、积极精神、健康心态,正是当前公共治理的首要任务!


今日之中国,外临更加错综复杂的国际环境,如中美贸易战、全球化波动带来的不稳定因素,内有在变革过程中产生的各种社会小矛盾,如经济、社会发展的不均衡、不充分带来的不稳定因素,无论是政治学家、管理学家、伦理学家,还是社会学家、教育学家、心理学家,都主张加强道德建设、秩序管理,不同学科领域的专家给出的解决路径不同。其中,心理学家着重针对“本我创伤”、“社会应激”、“挫折障碍”、“道德缺陷”、“人格障碍”、“适应不足”等等心理层面的问题开出了多种治疗药方,因为对于个体与群体而言,心态决定行动、理念促成行为,所以这些直指人心的心理学方法应该被公共管理者积极运用,心理治理应该成为在当前的国家治理、地方治理、基层社会治理中都深受重视的治理途径与科学工具。


我们国家应该建构一个从“个体”到“群体”再到“大众”的全面性、系统性的心理健康防线,将弥漫于当前大众之中的阴暗心理治理作为心理治理的突破点,通过政社合作实现心理治理的精细化与科学化,进而实现基层善治。心理治理将是一个全民建设、全民参与、全国普及、全国受益的系统性工程:


第一步,要加强现代心理科学对于国民个体心灵的塑造。现代心理科学的主要理论大多来源于西方社会的相关研究,自德国心理学家冯特创建实验心理学(标志着心理学从哲学的母体中正式分离),精神分析学派及众多心理学学派的诞生都是为了解决西方社会在工业化、现代化过程中汹涌而现的心理失衡问题。


个体心灵塑造是一个复杂的“由外而内的教育熏陶+由内而外的行为展现”的过程,将现代心理科学与我国的各个教育阶段相结合,就可以将个体心灵塑造长期地、高效地、低成本地推动下去。从幼儿园阶段就应该通过专业的心理教师加强对孩子们的人格塑造与情商教育,而不是像现在幼儿园阶段进行过早过多的“语数英”知识培训,以至于培养出的人“有知识没文化、有智商没情商”,这种人格不健全的人无法成为国家发展的建设者,甚至还会引发社会不稳定事件。


在小学、中学应配备心理咨询师,普及心理健康的基本知识与基本技能,鼓励学生在遇到心理压力与挫折事件的时候应主动地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及时获得心理技巧与社会支持;在大学阶段,为学生配备四年持续对接的心理辅导员,实现针对每个大学生的精准心理服务与思想政治教育;同时,大力发展社会公益性质与民间投资性质相互补充的全民心理咨询服务,建构一个完备的心理疾病预防、心理健康维护的心灵呵护体系。这样,就可以建立围绕所有人一生发展的各个阶段而展开的心灵塑造工程,帮助个体不断地完善人格结构、培养本我超我、提高应挫能力、发展积极心理。


第二步,要加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对于国民群体心灵的塑造。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历经千年检验,对于心灵塑造非常有效,儒家以“入世进取、内圣外王”的哲学理念建构了一个完备的人文价值框架,所以道家的“清虚无为、独善己身”的自由追求、佛家的“慈悲为怀、普济众生”的悲悯情怀,以及法家“立法以信、公平正义”的行政原则、墨家“兼爱众生、以农为本”的民生思想等等,都能够被很好地整合进入这个人文价值框架之中,并行运用,各得其道,到明代陈白沙、王阳明等学者打通“儒、道、释”三家之顶层思想建构,创建心学,将“知行合一”作为中国人的求学、做事、为人、悟道、治世的最高指导,促使国人可以在嘈杂变幻、兴乱更替的世界之中能够很好地保持自我、涵养道德、遵从良知、谨言慎行、稳健求进。

中国人用“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相克”来解释世界的运行,重视事件的因果关系,用“九德”、“十义”来调整人际关系与互动影响,强调“积善得福、积恶遭殃”的福祸观,强调个人利益与集体利益和谐统一的公私观,强调“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的人生观,这也正是中国人几千年来,与西方社会相比,不仅没有那么多精神疾病问题,而且人人都能找准社会定位并怡然自得其乐的原因。


中国传统文化中的优秀成分很多,“厚德载物、忧国忧民、勤以任事、精忠报国、以人为本、民贵君轻”的公共治世精神与“天人合一、道法自然、刚柔相济、仁乐勇义、修身齐家、静思慎行”的个人修养精神,一直是保持家国兴盛的原因。清代中后期由于没有及时调整治国理念与生产发展模式,才逐渐落后于西方国家。鸦片战争惊醒东方睡狮,志士仁人奋起救国,不仅鼓动全民放眼看世界,还勇敢真诚地向西方学习,用行动继承优秀传统文化,用鲜血保卫民族尊严。


我们在一百年反殖民主义战争的烈火纷飞中,完成了现代思想启蒙,在新中国建立后的短短近70年的时间中,两步并成一步地努力追赶西方国家二百五十多年的工业化路程。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再次显示了“兼容并蓄”的包容气质,既以“存精去糟”的原则来传承中华优秀文化的博大智慧,也以“海纳百川”的气度来融汇全球各种文化的可用精华,古为今用,洋为中用,将本国文化的代际继承与外来文化的吸收整合很好地结合在一起。


中国优秀传统文化对于国人群体人格的塑造结果是使得每个人都心向阳光、乐善好施、礼貌待人、谦虚谨慎、积极向上,可见这正是克服心理阴影的重要武器。人,源于动物,却高于普通的动物,就在于人能够勤于思考、勇于创造、善于团结、乐于合作、能于计划、长于总结,“三才者,天地人”,公共管理者要善于挖掘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心灵塑造功能,通过国学精要的培训与传播,在所有人的心里深深种下中华文明的火种推动全体国民对中华优秀文化的学习继承与发展发扬,用文化自信支撑民族自信的坚强脊梁,用文化传承延续龙的传人的内核精神,治愈阴影,克服缺陷,让国民素质更快地提高升华!



本文作者:贾海薇,华南农业大学公共管理学院教授、广东青年社会科学工作者协会副会长;

编辑:正角评论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436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