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7月2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港澳台青年问题与国家的统一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8-07-09

我们今天研讨会的主题是“粤港澳大湾区和港澳台青年发展发展新动向”,我觉得这个主题设置得非常好。2016年我跟IPP理事长莫道明先生提出来的“环珠江口大湾区”概念是今天粤港澳大湾区的雏形。青年问题是我们当时的问题意识之一。我们当时不仅考虑了粤港澳,也考虑了台湾。我们的设想第一步是粤港澳,第二步就要考虑台湾问题。



郑永年教授在IPP研讨会“新时代港澳台青年发展新动向”上发言


今天从国际层面来看,很多问题的核心就是青年。民粹主义、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说到底就是因为青年出了问题。今天世界上,青年对自己的前途感到迷茫,美国、欧洲,以及我们国家的港澳台都是如此。前些年大陆与台湾计划签署服贸协议,本来台湾会拿到一块大蛋糕,但是为什么遭到那么多台湾年轻人的反对?这里是有原因的。1997年香港回归后,为什么一些香港人的国家认同没有强化起来,反而在弱化?大陆的青年为什么也有各方面的抱怨?大家批评青年们很容易,但这是不够的,我们一定要去寻找问题的根源,这样才能解决问题。


我们都年轻过,所以非常理解今天的青年。我是1960年代出生的,80年代接受高等教育,我大学毕业时,机会很多,比现在的香港和台湾青年们的机会要多不少。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青年感觉到没有前途后,唯一的方法就是上街抗议,这是一个普世现象。为什么那么多青年反感传统政治?这与当代的新型“阶级化”有关系,现在的阶级化的背景是一种新型资本主义,无论称呼它是金融资本主义也好,互联网资本主义也好,它跟过去的实业经济资本主义不一样。实体经济资本主义可以产生很多就业岗位,可以给年轻人提供很多机会。这样,社会的发展能和青年自身的发展结合起来。但现在越来越多青年感觉到自己被边缘化,被社会所抛弃。


美国的民粹主义今天为什么这么严重?这不是特朗普的错,是美国社会出了大问题。二战以后,美国的中产阶级一度达到了70%的比例,但现在美国的中产阶级已经不到49%。奥巴马执政的8年,美国的中产阶级每年减少一个百分点。现在的金融资本主义和互联网资本主义让一个社会内部的收入差异越来越大,社会越来越不平等。同时,社会也越来越封闭,少数人掌握大量资本和财富,掌握大量资本和财富的人越来越富,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过去,资本主义也出现过问题,就是马克思所说的原始资本主义。但是后来资本主义找到了新的发展方向,即福利资本主义。今天,资本主义的下一步怎么走?没有人知道。这是西方目前面临的重大问题。这也是我们中国面临的重大问题,尽管我们是社会主义国家,但我们的经济已经是世界经济体的内在一部分了。


上图:研讨会现场


粤港澳大湾区最低的目标,就要让大湾区的青年看得到希望,使得青年们有归宿感,至少有一个中华文化的认同。邓小平说“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现在已经过去21年过去了,这个问题到底怎样解决?台湾问题也是一样。


有关大湾区,我们设想的中期目标,还是要实现大陆和港台地区的可持续发展问题。我非常理解中国年轻人啃老族的心态。因为中国的50后、60后占用了太多资源,比如说房地产,房地产在中国用了20多年的时间就走完了西方150年时间走的路。这就是说,我们这两代人就把未来几代人在这一领域的利益全都占用了。为什么社会越来越不公平,人家150年,五六代人、七八代人可以享用的,我们两代人就享用完了。但是要改变既得利益很难。中国房地产改革为什么那么多年没有很好的效果?既得利益很强大,香港和台湾也一样。年轻人只能通过做加法,通过创新空间寻找新的机会。所以,创新是非常重要的。创新对整个国家和社会的发展有利,是可持续的发展。


港澳台的整合与统一,最终目标还是为了实现中华文明的现代化。“台独”和“港独”只是台湾和香港的一部分人的问题,台湾和香港还有很多中华传统跟现代化相结合的好地方,我们不能因为香港几个年轻人闹事或者台湾有少数人搞台独,就觉得香港和台湾对中国内地(大陆)没有什么价值了。香港很多方面比我们内地要做得好得多。直到今天,内地各级政府的公共住房政策目标只有20%,香港实际上已经达到了40%,甚至更多一点。新加坡当然更好,已经超过80%。李光耀先生曾经讲,爱国主义不是虚无缥缈的,新加坡政府为什么要给80%以上的老百姓提供公共住房?每一个人如果都是社会的受惠者,他自然就会爱国。爱国主义需要精神和物质方面做到平衡,光讲精神层面很难真正到位。


香港和台湾在中国传统文化和现代化结合的领域做得非常好,人也非常纯朴。要搞台独的那些人很多也是纯朴的农民,他们本身没有多少政治性,只有当一些具有台独理念的政治人物去动员他们的时候,他们才有政治性。香港民主派很多也是很单纯的。台湾和香港的少数政治人物企图往独立的方向发展,但如果主体社会有中华认同,那港独和台独也就搞不起来。


没有一个社会是完美的,美国也是一样,欧洲也是一样。中国模式不是封闭的,而是开放状态下积累起来的。香港、台湾本身的发展也提供了开放状态下积累起来的诸多经验。台湾有很多经验要总结。我们需要民主,但如果民主做得太美国化(或者西方化),那么就会出现很多问题。香港也是一样,法治建设很好。但如果制度不创新,也会往错误的方向走。所以我们最低的目标是要避免这些地区往坏的方向发展,最高的目标是应当往我们认为的好的方向发展,即国家统一。不过,几地的发展要基于理解基础之上,而不仅仅是互相谴责。


现在年轻人要搞懂马克思主义所说的理解世界和改造世界。理解是第一步,是最重要的,理解之后才能去改造。但现在很多年轻人有情绪化的东西。年轻人光讲意识形态、价值观和理想没有用。这是一个复杂的世界,并不是只有黑白两个颜色。无论从做学问的角度,还是为社会做点事情的角度,我希望内地与港澳的年轻人能够团结起来。我们IPP是年轻人的平台,大家以后可以充分利用这个年轻人的平台来互相交流、互相理解。


就大湾区研究而言,我们接下来需要做大量的田野研究。我和我们IPP的青年学者刚刚从顺德做调查回来。我现在感觉比较遗憾的是,中国社会科学研究的风气越来越差,也许是市场经济影响,也许是受过度美国方法论的影响,或者其他种种原因,学者们与社会越来越脱节。IPP的第一要务就是要做好调查研究,没有调查研究就不要说话。


IPP是南方很重要的一个研究平台,岭南文化的特点之一就是制度创新。如果是同一个制度里面的创新,那可能只是一种物理反应,不同制度对接后才能产生化学反应。欧盟那么多主权国家,为什么能统合得那么好,为什么粤港澳就不能统合得更好一点?粤港澳大湾区,就应该成为内部版的“欧盟”。大湾区内部的法律系统的确不一样,但欧盟内部的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的法律系统也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它们能对接起来?


在统合方面,我们不要过度地讲意识形态。邓小平说过,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都是发展生产的工具,大家不要把技术上的东西看成意识形态的问题。如果我们能够把意识形态层面的东西慢慢简化到技术层面的东西,这样解决问题更容易一些。但这个转化需要大量的调查研究。今后,在IPP这个平台上,我们就是要做这一类的细致研究。希望大家一起努力。



本文系郑永年教授2018年6月24日在IPP研讨会“新时代港澳台青年发展新动向”上的发言稿。文章经郑永年教授本人审阅同意。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30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