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西部都市圈可持续性发展的制约性因素

微信公众号
樊杰 发表于2018-09-20

我报告的题目是对中国西部都市圈的可持续的探讨。


首先,要弄清楚什么是都市圈。也许不同学者和不同国家在使用都市圈这个概念的时候,所指是不一样的。在某种意义上说,中国普遍把都市圈等同于一个区域的城市群或者多个城市的集中区域,我下面的报告是在这个概念的前提下进行的阐释。


大家可以看一下这张图(图1),这就是中国人口的分布图。这个分布图告诉我们,中国存在着这样一条线条——黑河到腾冲的一条线,这条线把中国分为大致两个差不多相等的部分。然而在中国的东南部半壁却生活了94%的人口,而在西北半壁只生产了6%的人口。那么这样一个大的格局,从1935年至今一直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变化。通过最新的精确的人口统计分析,这个人口占比的变化不足一个百分点。也就是说有一个强大的力量在控制着中国人口在全国国土范围内的整体分布。我们西北半壁的人口无论从总体规模还是从人口密度来说,都远远小于东半壁的人口规模和人口密度,这就意味着西部都市圈的基本特征和东部是完全不同的。



图 1

其确定的因素首先是受制于所谓的自然地理环境的因素。从中国的全国格局上看,两大自然要素基本决定人口分布的基本态势:(1)地形。中国分为三大阶梯,主要人口分布在第三阶梯——东半壁的大部分平原,以及向西部所嵌套的一些区域,如成渝盆地或是关中平原。(2)自然区划。也就是图2右侧,这张图的本质要素是降水,我们所说的那条线称之为胡焕庸线,主要与我们国家800毫米的降雨量基本上是一条线。东南半壁称之为季风气候,年降雨量可达到800毫米,西北小于800毫米,青藏高原的降雨量也小于800毫米。换句话说,如果我们把地形和降雨量一叠加,也就是说平原、盆地、谷地和降雨量在800毫米及以上的地区,基本上是中国的人口居住的主要区域。


图 2


这里就带来另一个问题,如何看待什么叫做中国的西部?如果按照我刚才说的这样一个自然地理的区划,我们可以把中国所谓的成都平原地区、关中地区都划为中国的中东部地区,那么我们真正意义上的西部就是西北的干旱半干旱地区和青藏高原地区。我下面的很多评论主要还是针对这块区域,假如说我们按照行政区划的西部地带,那我们要说中国的都市圈在西部的特征首先存在着巨大的区域差异性,也就是说成都平原、广西以及关中谷地是一种类型,其他的西部地区是另外一种类型。


这样一个人口分布除了受到自然地理条件的制约之外,另一个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大家知道,改革开放以来,东、中、西三大地带的人均发展水平的差距在不断扩大。2016年,人均GDP的指标中,我国的西部地区如果把成都平原和广西、关中地区去掉的话,仅仅是东部地区的一半不到,也就是说从人口密度、人口规模远远小于东部地区,经济发展水平远远低于东部地区的角度去理解西部地区的都市圈,大家就会感到西部地区都市圈存在着与东部地区都市圈完全不同的基本特征,而考量西部地区都市圈的可持续性时有重要的两个维度:自然地理条件、社会经济发展的过程。


第一,我们看到西部都市圈发展水平是偏低的。早在2001年,在进行西部地区大开发规划时,已经确定了西部大开发的基本原则是以线串点,以主要交通线所带动的一些据点式的城市开发为主,以点带面,通过中心城市的开发带动西部区域发展,作为西部大开发的主要开发战略,而不是西部面面俱到地去开发。西部大开发之后,我们可以看到西部在城市发展中,中心城市规模往往有限,主要受制于所谓的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也就是说可以用于城市建设的空间在西部地区是非常有限的,即使是在很局部的中心城市所在地的区域,无论是乌鲁木齐、宁夏、兰州、拉萨、贵阳、昆明等地,它自身的的大都市建设的空间范围因受到自然地理条件的限制也是非常有限的。城市集聚区域空间间的联系尽管划了若干个所谓的都市圈,包括黔中都市圈、滇中都市圈、天山北坡都市圈、西藏拉萨一江两河都市圈,但是实际上各城市之间的空间距离是远远要大于东部地区的,所以它呈分散状,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其经济联系、人员的联系、自然要素的其他方面的联系都是相对松散的。


在全国主体功能区规划中大家也可以看到,整个西部地区以绿色本底为主,也就是说以生态功能保护为其主要的区域主体功能的定位,真正意义上称之为都市用地的或者城市化用地的(红色)往往在的空间上是零散的、面积很小的区域。见图3。


图 3


总体来说,主体功能区所确定的西部地区也是点状开发和面状保护作为其基本原则。下面这幅图也是由主体功能区所出的一张中国城市化战略的格局图,被“十三五”规划所采纳,成为我国现在城市化战略的一个基本格局图,在这个图里也圈定了一些所谓的西部都市圈,事实上这些都市圈的发育程度是极其低的。


第二,如果我们从资源环境承载能力进行考量区域的城市的可持续性,所谓的承载力考核就是我们确定一个其自然承载力的本底,再利用其现状开发的实际状态作为分子进行相比,所获得的比值,如果超过了自然环境承载能力的本底数,也就是说开采现状大于本底量的话,即认为是超载。中国的超载的基本格局是:东部地区主要在后期开发过程中由于环境污染导致的环境容量超载为主要形态;西部地区却不是这样,西部地区的超载主要表现为双重叠加——先天+后天,所谓先天就是自然的本身开发条件就非常差,比如说缺水就是其严重的自然短板要素,后天的开发有资源不节约、环境污染严重、生态破坏严重等一系列问题,又加剧了资源、环境和人口经济之间的矛盾,所以导致整个西部地区在超载过程中出现了与东部不同的特点。


东部通过环境治理就可以放大其资源环境承载能力,实现城市化和资源环境的协调过程,而西部即使是通过环境保护等一系列政策来进行生态的优化和环境的整治,也很难改变其自然地理本底所带来的短板效应。


所以在西部地区另外一个现象就表现为中心的地方超载严重,红色的就是严重超载的地区,中心地区开采严重,而轴带延展,自西安到乌鲁木齐是一个带状的超载。大家知道这个带状在我们国家的大战略里是我们丝路的重要走廊,这意味着这些区域目前正处在资源环境超载和临界超载的状态,所以即使丝路有很好的发展机遇,面临这样的可持续发展的状态,未来的发展前景也令人堪忧。见图4。


图 4


第三,经济发展的空间结构。西部地区空间结构和东部地区的很大不同在于呈现出明显的中心边缘结构。往往省域的经济和人口发展高度地向省会城市集聚,而边缘区域由于往往自然条件更为恶劣,所以带来的中心和边缘区的发展的巨大差异程度要远远大于东部地区的中心和边缘的差异程度,而且城乡差距突出。大家知道,我国的城乡差距具有显著的特点,越穷的地方城乡差距越大,在我国整个西部区域所有的省城乡差异的指数都要大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在西部的各个省里,越是最贫穷的州、市,往往成为本省的城乡差距最大的州、市,如宁夏六盘山地区、新疆和田地区、西藏阿里地区等都是本省最穷的地州,而这些地区的城乡差距又是最大的。所以这种严峻的城乡差距的突出矛盾和中心边缘的结构使得西部地区在城市化过程中,城市对区域、对省域的带动作用受到严重阻滞与挑战。


第四,科技创新能力的问题。我们现在提出发展要进行转型,要进行新动能的培育,而新动能主要倚仗的是科技创新能力。回过头来看过去这些年,科技创新能力是一个什么样的发展态势?2000年和2015年相比,人均GDP西部地区和东部地区的差距扩大了3.9倍,但是下面所有涉及科技创新能力的核心指标的扩大倍数都大于人均GDP的扩大倍数,也就是说在过去的20年或者更长一段时间里,发达地区和欠发达地区的科技创新能力扩大的差距还要大于其区域之间的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见图5)当我们今天要进行换挡的时候,要进行所谓的新动能培育的时候,西部可能在科技创新能力驱动区域发展的新条件下,一开始就落后在起跑线上,因为它存在着动能的差距比其现状的经济发展水平的差距还要更大一些,所以就带来了一个严峻的挑战,使得我们的科技创新的战略和区域协调发展的战略之间难以得到有效的协调和平衡。


图 5


综上所述,我作出以下的结论和讨论。


第一,自然条件对西部各省区都市圈的可持续性约束要较全国其他地区或者全国的平均水平来得更强。也就是说当我们探讨中国西部都市圈的可持续性时,自然条件将是一个很重要的强约束条件。在西部地区,由于自然条件的差异,使得大体上西北地区缺水、西南地区缺土成为其在资源环境承载能力方面所需要研究的两个主导因素。未来要协调促进西部都市圈的可持续发展、提升其可持续性,注重协调人口经济和资源环境的均衡将是西部地区可持续发展战略所要关注的核心和关键问题。


第二,西部地区的空间结构呈现出中心集聚能力有限,但整体上又呈现出一个中心和边缘的结构形态这样一个结构形态未来对西部地区如何在新的机遇下优化空间结构带来了新的挑战和重要的命题,而一些省份在目前的发展过程中所采取的战略实际上并不能有效地解决这个问题。举个例子,贵州省这些年是我国西部地区发展速度和态势最好的一个区域,以大数据为代表的新经济的发展成为亮点。但是如果你去贵阳,你首先感受到的肯定不是大数据,而是贵阳在不应该盖房的地方都在进行房地产开发,房地产的开发密度如此之大,即使未来只有20%—30%户主有小汽车的话,贵阳也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城市?将会是一个瘫痪的城市。


也就是说城市选择了一个大数据、高品质的功能和方向,但是其实施的路径却是按常态化、一般化的发展路径,这样一个形态和其要发展的目标和功能是不相匹配的,这样的环境营造和其发展目标实际上是相互背离的。假如说利用贵阳作为高铁中心,贵阳到最边远的城市最多就是一个多小时的高铁的距离,有效地把其周边的城市,包括房地产对当地的市域范围内、地区范围内的人口进行适当的集聚,而不过分地把中低层的一些劳动力过多地向贵阳这样一个有限的城市空间进行集聚,也许会给它未来留出更好的空间;营造围绕着大数据所需要的吸引人才的空间,围绕环境品质进行打造,形成一个功能和环境相互协调的高品质城市,也许是一个重要的方向,同时也带动了区域的协调发展。而过分地向中心城市集聚使得其有限的空间被低品质的开发所占据,就为未来这样的中心城市有效地带动省域的发展留下了一个败笔。


第三,西部中国都市圈推进城市化的过程中,其区域性的作用和在全国的意义都是十分显著的。西部地区是我们扶贫攻坚的主要区域,现在大家知道的所谓的三区三州特殊贫困或者深度贫困地区全部分布在西部地区,这些区域显然就地城镇化所要解决的那部分功能必须由都市圈承担很大一部分责任。包括军民融合、可持续发展等重大战略,西部地区都市圈都将会成为承担这些的重要空间载体。因此,西部都市圈的发展在推进可持续城镇化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第四,尽管资源指向的产业及其未来发展前景对西部都市圈可持续性影响很大,但随着科技创新转型驱动,西部人才流失造成的西部发展越来越突出的不可持续性,越来越变成难点问题,也就是说可持续能力的减弱是西部目前发展过程中的一个突出的表现。谢谢大家!





本文是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副院长樊杰教授在2018年IPP国际会议上的演讲速记稿,未经作者本人审校。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9302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