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如何避免被“意识形态化”?

微信公众号
谢娜 发表于2017-05-17


人类学家克利弗德·纪尔兹指出,当一个社会发生了社会与政治危机,加上因迷失行动方向而产生了文化危机的时候,那是最需要意识形态的时候。

 

对“意识”和“意识形态化”这二个词语我们似乎很熟悉,因为我们常常看到和听到,我们自己也经常使用。不过,我们理解其真正的含义以及它们之间的关系了吗?答案可能是否定的。如果我们真正地深懂其义,我们在这两个领域的生活(不管是普通生活还是政治领域)应该不会出现像现在这样的混乱状态。

 

意识,如我们大家所知,是相对于物质而言的,是人对于物质、环境和自我的认知。这说明意识是不能独立存在的,它肯定是现实世界在人脑中的反映或者进一步分析加工,但是不能完全脱离客观现实。

 

意识形态,则是由观念而发展起来的思想体系。它在很大程度上是脱离客观现实的。例如,你听到100个人说某个人是坏人,即使是毫无根据和事实依据,你就会认为这个人可能就是坏人,那么这就是一种意识形态。


“那个人可能就是坏人”这个思想是由那100个人的观念发展而形成的,当这100个人观念发展成为1000个人的观念的时候,那你也许就认定“那个人肯定是坏人”,接下来也会有更多的人不从客观事实出发而简单地去认定“那个人肯定是坏人”。这里可以看出,意识形态其实是一种无意识的状态,人们并没有经过思考而接受了。用通俗的话来说,人们被“意识形态化”了。

 

在现代社会,这样的例子非常之多。在日常的生活中,人们常常会自觉不自觉地陷入惯性意识:“我之前都是这样做的,所以我现在也必须这样做”;“别人都是这样想的,所以我也这么认为”;”我是跟他们一伙的,所以我觉得他们是对的“ 等等。甚至在政治领域,人们也喜欢把不同人分为派系,人被划分为“左派”和“右派”,“激进”和“保守”,“传统”和“现代”等等,思想也被作类似的划分。


人们还没有来得及真正地从事实出发对人或者思想进行思考,人或者思想就已经被分类、被判定、被评价了。而且,不同类别之间的人或者是思想观念互相竞争,互相攻击。人们为了意识形态的本身胜利而大展拳脚,但却不肯花心思去思考事物的真相或者真理。

 

意识形态和政治

 

当然这样的状况是有其历史原因的。相比起鼓励人们独立地思考,历史上的很多统治者们都喜欢制造一些群体意识,以便于他们的管理和统治。这也是为什么在政治领域很多人都喜欢谈论意识形态的重要原因。把一些现象、思想或者行为非常简单粗暴地冠以某某主义,这样似乎就上升到了更加高的政治或者思想领域,也便于更加快捷简单地统合人们的思想。

 

那么实际效果怎样呢?如果简单地去接受一种意识形态,并在实践中转化成为行动,那么往往是政治灾难。意识形态过于抽象了,就变成乌托邦。一些成功的国家,其领导人往往对意识形态保持高度的警惕,用自己的意识重新认识现存的意识形态,而非简单地接受。如上所说,意识往往是对客观事物的认识,而意识形态则是对事物的高度抽象。

 

新加坡在政治和社会领域里没有意识形态和任何主义,但是它很成功。已经逝去的新加坡领导人李光燿先生,在二战日本侵略期间,为了生存,在日军里做过编辑,甚至差一点被日本人抓捕。但是这些并没有影响他以后的政治生涯。人们也从不谈论这些,笔者若不是仔细读过李光燿先生的自传也是无从了解这一故事。

 

从根本上说,新加坡的成功离不开对于意识形态和主义的抛弃,而一切从客观实际出发。一个成功的政治制度下的人民,也是不会去高度关心政治,更不用去理解那些深奥的意识形态理论和主义,而是去关注自己所做的事情,尽量发展专业主义精神。


人们不会觉得一个青年为了生存在日军里做编辑和他能不能成为被侵略祖国的政治明星之间有多少的关系。很显然,如果把这件事件意识形态化了,情况就往往相反了。人们会因为李光耀给日本人干过活而怀疑他的爱国主义;而李光耀也会因为差点被日本人抓捕而进行复仇。令人悲哀的是,很多国家的人民包括政治人物往往会陷入后者。

 

意识的三个层次

 

让我们再回到意识本身,因为只有去面对意识本身,去分析它,我们才有可能解决掉我们所面临的意识形态的问题。


意识也是分层次和种类的,在不同的哲学体系里面层次的划分或许是不同的,但它们所表达的核心是差不多的,就是意识的层次性。弗洛伊德把意识分为三个层次,第一层是无意识(潜意识),第二层是前意识,第三层是意识,即自觉。


这里面,跟现实物质有真正联接的是第三层,即意识和自觉,其它的第一层和第二层都是没有跟现实物质有实质的连接。第一层还处于一种人的本能以及欲望状态,体现着人的动机和意图。前意识是无意识与意识的中间状态,作为二者的中介和过渡。只有第三层的意识或自觉,是人们受到了客观现实在头脑中的刺激之后用语言来反映或者概括现实世界的理性内容。所以第一层和第二层都还没有达到理性的层次。而我们这里所讨论的“意识形态化”,对大多数简单接受它的人来说,确是只能算是无意识的状态。

 

因此,我们要意识到,我们现在所进入的一种意识形态化的趋势,其实是一种无意识的意识形态化,是一种不理性的状态。我们要变得更好,不管是个人还是社会,都必须使我们的意识层次向上发展,努力地去意识形态化,进入一个能够与现实所连接的有意识状态。

 

其实,纵观世界历史,在不同的文化下,人们都在做着这样的提升意识层次的努力。例如西方世界里的文艺复兴,就是用”科学“ 的精神,把人们的注意力从神学转移到了客观事物本身,从而实现了更加理性的社会。在我们东方的一些哲学体系里面,比如佛教和瑜伽的哲学体系所强调的人的修行,就是要让人们的意识层次得到提升,达到一种自觉的状态,让更高层次的意识可以去观照和控制低层次的意识,这样人们就可以进入一种更为觉知的状态。

 

不管我们用什么样的方法来提升我们的意识层次,以达到个人和社会的理性状态,在当下的社会现实下,让无意识的意识形态化转化为有意识地去意识形态是人们马上可以做的事情。


具体地说,我们需要做的是,不管在日常生活中还是在政治领域,要对自己的意识有所觉知,警惕可能有些观念和想法是主动或被动地意识形态化了。我们要时刻关照我们的思想,这也许是我们实现理性社会的第一步。




* 本文系谢娜为本微信公众号正角评论(微信ID:zhengjiaopinglun)撰写的原创文章。文章首发于正角评论。版权归正角评论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微  信  公  众  号
61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