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美俄关系无法改善对中国来说是大好消息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6-01
编者按:

2017年4月,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做客广东职工大讲堂,做了题为《全球化趋于保守,中国扛大旗?》的演讲。演讲文字稿较长,IPP评论经郑永年教授授权,陆续刊发这次重要演讲的全文。今天刊发的内容是这篇演讲稿的第四部分。


我们中国正在搞内部建设,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对美国来说也是一样,美国也需要一个和平的国际环境。但是美国怎样能保持国际环境和平稳定?作为多年的世界警察,美国的利益分布在世界各个国家,它不可能一下子都退出来。


所以我想特朗普接下来要思考美国怎样能够坚守对国际社会的承诺,继续做世界警察。我想特朗普需要收一点保护费。他有几个大的方面需要去思考:


01

美俄关系


第一,美国能不能跟俄罗斯改善关系?特朗普确实做了很多努力去和俄罗斯改善关系。自小布什以来,尤其是“9·11”以后,美国出现新保守主义的思潮。俄罗斯要对美国的整体利益构成威胁确实很难,所以美国一开始认为中国才是未来最主要的威胁,但“9·11”以后改变就开始了。特朗普要改善美俄关系也很难。冷战让苏联和俄罗斯的负面形象深入美国人的内心,美国人很难改变对俄罗斯的敌对态度。特朗普如果与俄罗斯联系密切,就会损害美国的国家利益,所以这是做不起来的。


美俄关系无法改善对中国来说是大好消息。虽然中国现在很多人崇拜普京,普京也确实是一个强人,但是我觉得普京这种做法对俄罗斯未必有很多好处。因为俄罗斯这个国家是从沙皇彼得大帝开始的,一直很擅长对外扩张,但搞内部建设一直有很多缺陷。现在俄罗斯也是世界上第二大军事大国,但是这些军事力量都是苏联做出来的,普京只是又把它恢复过来而已。普京现在做的事情并不是中国模式,他不搞经济发展,而是让国家围绕他一个人运转。


最近俄罗斯有人公开提议俄罗斯是不是要恢复君主制,普京都没表态。普京确实是一个战斗民族的强人,但是以后的俄罗斯会怎么样?没有大的制度建设,经济又不好,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跟美国很多朋友说:“你们跟俄罗斯没法谈,因为没有生意可做;中美关系就不一样,中美之间每天有多少生意人来往?”


所以特朗普未来会慢慢转向中国,这是中国的优势,也是中国的劣势。因为他要中国承担更多的责任,他现在就是要跟中国讨价还价。而中美之间基本上已经形成互动的模式,不会有太大的可能让天塌下来。


02

朝鲜问题


至于朝鲜问题,它和台湾问题是相关的。我个人觉得我们前段时间的很多认识是有问题的,我们总认为朝鲜问题是美国和朝鲜两个国家之间的问题,在某些方面也没错,朝鲜也感觉到其核武器主要是针对美国的美日同盟。但是我觉得朝鲜问题既是美国与朝鲜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


朝鲜发射核武器对中国是最大的安全威胁。大家都知道朝鲜核爆地点离中国的直线距离只有50公里,这是对中国巨大的安全威胁。我们在东北做城市投资投入了很多钱,如果发生战争了怎么办?朝鲜发展出核武器以后,韩国会有核武器,日本也会有核武器,中国就会变成唯一一个被核武国家包围的大国,这是中国最大的安全威胁。


从长远来说,朝鲜半岛对中国的安全威胁是中国周边的最大威胁,因为朝鲜的民族性很强。我不知道大家是否还记得高句丽事件”?朝鲜未来对中国会是一个很大的威胁。朝鲜问题对美国来说只是一个政治问题,对中国来说却是一个直接的安全问题。


我觉得现在我们抗议萨德部署是下策,抗议乐天超市更是下下策,因为萨德部署只是一个结果。你如果从韩国人的角度来看,旁边有人每时每刻都要搞动作,它确实没有安全感。但萨德一部署对中国就是安全威胁,我们必须反对。部署萨德还只是第一步,以后韩国有萨德,日本有萨德,大半个中国的安全基本上就完了。所以朝鲜的核武问题不解决,中国永远没有安全。


现在要解决朝鲜的问题并不是说美国没有能力、中国没有能力,其实两个国家都有能力,都可以解决问题,只是我们选择不去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不是说要推翻其政权,但是必须契合。中国主动最好,像邓小平教训越南一样。如果中国不能主动,那么配合美国也好,反正这个问题是迟早要解决的问题,否则我们也对不起我们的子孙后代,中国也会变得很不安全。


我们总说要取代美国或者赶上美国,但从长远来看,哪怕中国在经济上的某些方面赶上美国,我们也不会去称霸。世界霸权不好当,美国1890年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辛辛苦苦地成为世界大国,但冷战结束以后,美国维护自己的霸权地位就非常难。所以中国如果做大国,也不要学美国,要改变美国的方式。美国搞同盟,到处当世界警察,实际上这个事情没必要。国家与国家之间有更多的方法可以相处,美国搞同盟政策,我们现在不这样做,我们现在叫战略伙伴关系,战略伙伴关系和同盟关系是不同的。


有些学者主张我们和俄罗斯结盟,我觉得这是非常愚蠢的做法。因为结盟是针对第三国的,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结盟,肯定会针对美国或者日本。但战略伙伴关系是针对问题的,我们要解决共同面临的问题,上海合作组织不是个同盟,是一个战略伙伴,只是为了解决我们共同面临的恐怖主义、经济发展等问题。所以我相信我们这个文明和美国文明不一样。我们不要做学美国搞同盟的方式。


我们老祖宗留给我们很多的东西,包括朝贡体系,它是非常封建的,它要叩头。但是它实质上有先进的一面,我对一个朋友说:“朝贡体系比你们用枪炮打开我们的大门好多了,外国人向中国皇帝叩个头,中国就给你改革开放了。你给中国皇帝五块钱,中国皇帝还给你十块钱,这个生意多好。”





*本文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微信ID:IPP-REVIEW)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的演讲稿,经作者本人审定


微  信  公  众  号
1094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