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中美是整个国际关系的两根柱子,哪一根都不能倒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6-02

编者按:

今年4月,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美国佛罗里达州海湖庄园与特朗普会晤,引发各界热议。时隔两月,中美两国在外交领域均有所动作,比如中国成功举办了2017“一带一路”国家合作高峰论坛,特朗普6月1日宣布美国将退出应对全球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毫无疑问,中美两国的一举一动,牵动着国际社会神经。现转发新媒体平台“功夫财经”对著名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的专访,分享郑永年教授对中美关系的看法。


功夫财经:习特会期间,美军向叙利亚政府军发射巡航导弹,现在舆论对此事评价呈两方态度。一方认为,美国重新军事介入中东,将减缓中国周边的军事压力,为中国提供另一个难得的战略机遇期;另一方认为,选择在会见中国领导人的时候对叙利亚动武,是有意诓了中国,离间中俄关系,您怎么看?此举是否有对朝鲜示威的目的?


郑永年:我觉得叙利亚问题,可以理解成为一个小插曲。我们现在不知道是政府军,或是其他谁,使用了化学武器,但是这个事情确实发生了。从“阴谋论”角度讲的话,什么都有可能,在叙利亚的那些人,是在配合美国,还是配合中国,谁知道呢,不要这样(从阴谋论的角度)去看。我觉得美国这么做,还是为了它自己的国家利益。国际关系中有一个问题非常重要,那就是国际道德在哪里?发生这样的事情,如果主要大国都不作为,那就说不过去了。就像中国在朝鲜问题上,面对朝鲜的各种越界行为,不做点什么的话,人家就会对你有很多负面看法。我觉得美国做得非常对,紧紧抓住了这一点。当然如果从国际法的角度看,美国这样单边主义的武力做法是不合适的,这就另当别论了。


但是我觉得,这次特朗普做得非常好,他起到很多方面的作用。第一,在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这件事情上,他站在国际政治的道德制高点,这个做得非常对。第二,他也是在向中国释放一个重要信号:美国可以采取单边行动。特别是从小布什时期的反恐开始,过去美国想走联盟走不成,德国、法国联不成,他就走单边主义。后来奥巴马纠正过来了,但是现在特朗普又证明了美国有能力这样做。而且更重要的是,美国在衰落,虽然只是相对的衰落。


我个人认为,特朗普为了保住美国的霸权地位会大量增加军费。他要保证美国的军力可以达到世界任何一个地方,但是这方面的问题和习近平的这次访问,没什么太大关系,因为不管访问不访问他都会做。通过这件事情,特朗普是想给我们传达一个信号也好,还是表明他的决心也好,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我们与其分析是不是故意针对中国,不如说去分析这次打击对中国以及中美会谈会有什么影响,这样是可以的。


当然,中国也表态了,对平民使用化学武器是不允许的。我想中国面对朝鲜,不仅仅是核武器的问题,还有大量化学武器的问题,这是迟早要面临的。所以我觉得,这次特朗普得了很多分。不过,我不相信阴谋论,因为阴谋论什么问题都说不清楚。


功夫财经:此次习出访前,我们通过Twitter了解到特朗普对中国具有一些针对性的看法,而在出访期间他却又表现出了不同于互联网上的态度,关于特朗普对中国的双面态度,您怎么看?


郑永年:我觉得这次习特会,无论是中国的评论也好,美国的评论也好,大家都没搞清楚,他们要做什么。


这次会谈比和奥巴马会谈更重要,首先一点是“谈什么”。我就想起了以前,尼克松见毛泽东的时候,基辛格带了一大堆问题清单来谈,毛泽东都没有谈,说具体问题去找周总理谈。那他们谈什么?谈哲学,谈世界观,谈原则,这个非常重要,这个才是最高层次的。特朗普在Twitter上表达出来的东西是说给老百姓听的,跟老百姓能谈什么哲学?但是,两个大国之间关系能不能搞好,就必须有一种哲学。


因为只有在哲学层面,大家才能达到共识,达成一致的价值观。在具体利益层面都是冲突,不会有共识的。所以就像习近平说的,我们有一千个理由要把中美关系搞好,没有一个理由要把中美关系搞坏。这就是一种世界观,因为两个国家很大,牵扯到很多东西。我一直说,中美两国不是一个简单的双边关系,而是整个国际关系的两根柱子,哪一根柱子倒了,整个天就塌下来了,整个国际关系就支撑不住了,所以这一点首先要明确。


价值观下面才是一个对话平台,这个也非常重要。我们要有一个以后能继续谈的平台,在以前的基础之上有对话机制、联合参谋,机制也有了,四大领域都谈了,谈国防外交、谈网络安全、谈经贸、谈人文,四个方面都确定下来。然后再谈具体的东西,但是具体的就不用特朗普和习近平去谈了嘛。所以,我们要搞清楚他们这次要谈什么。而像其他人所关注的,特朗普的家庭展现对中国的友善,比如外孙女和外孙唱唱歌什么的这些东西,都是调味剂而已,它不是主体。


我觉得这次成果是不少的。这次的访谈比如和奥巴马的更重要,因为奥巴马是既得利益(建制派)的代表,他的行为基本上是可预测的,没有多少不确定性。而这次特朗普上台,在巨大的不确定性情况下,有些东西要重新规划。特朗普也承认,今年中美是中美关系正常化45周年,他们要为未来50年的中美关系做打算。如果只是谈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哪怕成果清单谈到一百项,甚至两千项都没有多大意义,重要的是要把两个大国的哲学观建立起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功夫财经:这次“习特会”,双方在贸易方面有很多重要的议题。习近平强调,中美已经互为第一大贸易伙伴国,两国人民都从中受益良多。中美的经贸合作前景广阔,双方要抓住这个机遇。中方也欢迎美方参与“一带一路”。您怎么看这次会晤之后中美贸易的发展?


郑永年:习近平提出两国要建立新型大国关系,但是前提是,两个国家要找到战略层面的共同利益,这才是最重要的。贸易问题,大家最担心的就是特朗普继续征收45%的关税。但是贸易不是一个零和游戏,贸易就是谁多赚一点,谁少赚一点的问题,而且赚多赚少的角色可以经常互换,这是生意场上的问题。


我不认为特朗普会这么做,因为中国作为一个开放的经济体,美国要征收关税的话,不仅会伤害中国企业的利益,也会伤害美国企业的利益。特朗普作为生意人,他是非常清楚的。我觉得习近平提出欢迎美国加入“一带一路”,这个提的很好。中美两个经济体,不是竞争的关系,因为互补性太强了。通过“一带一路”,中国可以帮助美国建基础设施、解决就业问题等,这方面我不担心,因为贸易是没有绝对的输家赢家的。


我觉得中美之间不会有大的贸易冲突,但是小的冲突会有,因为每个国家都会追求国家利益,但是这些冲突是比较容易解决的。特朗普强调双边的贸易谈判,如果谈好了,在整个世界范围内,会起到很大的作用。因为现在西方越来越愿意搞多边,而越多边就越政治化。


我非常赞同特朗普的双边,因为从经济学上来说,双边的贸易谈判才能真正做到双边的公平。因为国家越多,政治越多,影响就越多,慢慢地就堕落成规则的问题,变成谈意识形态,而不是谈利益了,就像TPP一样,所以特朗普把它废除掉了。但是,并不是说特朗普不想写规则了,他也想美国写规则,他只是觉得现在的规则不行,美国国内承受不了,现在的规则都把好处留给美国的大资本家,一般老百姓根本拿不到好处。我倒觉得特朗普是想对过去进行纠正、整顿、治理。他怎么纠正?他在世界范围内纠正吗?美国也没那么大能力,他只能通过先纠正自己,再制定规则。


功夫财经:最后我们聊一下年轻人发展的问题,现在社会给年轻人设定的成功标准,基本上都是商业上的成功,马云、王健林、王思聪成了全民偶像,您如何看待这样的一种社会现象?


郑永年:中国的年轻人把这些人作为偶像,在这个历史阶段来说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实际上,这些富二代的上一代都很辛苦,像王健林、任正非这些人,都是在以前的计划经济体制内实干出来的,第一代人都是实干家,而且是实业家。我以前说过,第二代基本上都是玩金融、玩互联网,因为现在来看这是个机会。但是从长远来说,我不觉得这是一个思路,这完全是一个临时的现象。尤其是互联网,我不觉得互联网是光明的天使,更多情况下,它是黑暗的陷阱。因为现在人们越来越没有格局,越来越没有世界观,但是中国正在变得越来越世界化,这种矛盾就很糟糕了。


互联网本来应该是人与人之间互相联通的网络,现在变成了人与人之间互不联网,变成了局域网,思想的局域网,大家都在自己的思想圈子里,自己看不出去,别人也走不进来,社会观念撕裂的很厉害。在互联网领域也出现了缺乏世界观的情况,中国搞互联网和美国不一样,美国的互联网是做大饼,面向全世界搞创新;中国的互联网是分大饼,大家都想依靠国内庞大的人口市场,多分一点市场的红利,每个人都拿一块,就越来越没有格局。


现在特别多年轻人去当网红,我觉得这是暂时的,甚至是一种下行的现象。从长远来看,我不认为它有前途,疯完了就没有了。互联网这一块需要很多研究,但是我自己研究之后,不是很看好。现象是临时的,但是空间还是会有。要赚钱的人,还是可以赚,但是空间并不是很大,因为你进去就是分大饼而已,不是在做大饼。





*  本文转载自新媒体平台“功夫财经”,叶楠、道隆采访,宛霖整理


微  信  公  众  号
4529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