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衰落的法国(一):强大的法国公司与困境中的法国经济

微信公众号
尹睿智 发表于2017-06-14

01

持续低迷的经济

过去五年执政法国的奥朗德总统在刚结束的法国大选中就没有参选。他和他的前任总统萨科齐也成为了法国二战以后仅有的两位没有能够连任的国家元首。选民们早早就将这位总统抛弃了,2016年奥朗德的支持率就已经创下了法国总统历史最低支持率,仅4%。


奥朗德被选民的抛弃是最正常不过了。五年前,左翼政党代表奥朗德胜选法国总统,他展现给世人的是敢于叫板市场、捍卫法国特色资本主义的魄力。当时,欧洲各国为了应对欧债危机,纷纷执行紧缩政策,而奥朗德偏偏逆流而动,高举“反紧缩”的大旗。上任后不久更推出了“史上最严苛”的增税措施,其中高达75%的“巨富税”令舆论哗然。


不过,政治是很现实的,仅凭气魄和姿态是拯救不了经济的。奥朗德执政头两年,法国实际GDP仅增长0.2%和0.6%。以至于在2014年新年致辞中,他不得不承认低估了经济衰退的程度,并接受有关法国赋税太高、福利泛滥、企业环境不佳的指责。


接下来的三年,法国在奥朗德的领导下继续表现出三高一低的经济特征(高赤字、高逆差、高失业、低增长率)。其中,法国失业率在2015年创历史新高突破了总人口的10%以上。更为严重的是,年轻人失业率高达24%。


02

强大的法国企业

法国本土的经济衰落是值得深思的,因为作为世界强国的法国根本不缺乏经济优势。


首先,技术上,法国的核工业,航天工业均是世界领先。二战结束后至今,法国在尖端科技领域的成果其实一直排在德国、英国之前,居欧洲首位。世界粒子物理学的圣堂——欧核中心,就在法国。高端技术制造业上,空客集团这些年来牢牢掌握着国际上一半的民用航空市场。在核电领域,阿尔斯通研制的核电汽轮机发电机更是世界第一。


传统制造业上,法国的标致雪铁龙是仅次于德国大众的欧洲第二大汽车制造商;法国也是除美国外唯一拥有核动力航母的国家。


奢侈品领域,LV、爱马仕领衔的奢侈品集团一直保持着强劲的市场和利润额增长。以爱马仕为例,这个中国女性为之疯狂的品牌2016年在中国的销售额增长为13%,其31.8%的利润增长让全球同行都难望其项背。另一个奢侈品巨头LV集团作为全球奢侈品品牌中的销售额冠军,旗舰店几乎开遍了亚洲各大都市。2015年LV集团的销售额突破400亿美元,相当于整个澳门地区的GDP,颇有富可敌国的味道。


在金融资本上,法国也是欧洲仅次于英国的强国,法国安盛集团(AXA)是全球首屈一指的保险集团,亦是全球第三大国际资产管理集团。


家乐福、雷诺等都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大企业,法国的红酒香水也享誉全球。


这些公司的表现即便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都相当亮眼。然而它们在全球市场上高歌猛进的同时,法国本土则陷入了更严重的衰落和低迷。

03

从国民经济到全球经济

  

在法国参与全球化的过程中,国民经济(national economy)逐步向全球经济(global economy)转型,这些本来在法国本土的企业脱离了法国的政治和社会,变成了全球性资本。


首先出逃的是制造业,这也是最易理解的趋势。以中国为首的发展中国家有着极大的劳动力成本优势,显著的成本差异让中低端制造业迅速外迁,中国人熟悉的东风雪铁龙等汽车品牌正是法国汽车制造业巨头往中国迁移的产物。


强大的法国金融资本则紧随其后,伴随着跨国实业资本的全球布局,巨大的资金需求让法国金融资本也开始加紧全球化布局。


法国强大的技术优势,也不再为本土所用。在国民经济时代,技术产生就业,一个技术的产生往往导致一个产业的产生,从而也是产业技术工人的产生(就业)。但在全球经济时代,这个情况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资本为了谋求最大利益,往往把技术出口到其他国家和地区。因此,纵然法国近年来在技术依然成果颇丰,毫无衰败迹象,但是这些新技术的产生,既产生不了本土产业,更产生不了本土产业技术工人(就业)。


一个不太为众人所知的事实是,我们在现今互联网时代每天使用的www万维网技术,实际就是前文所述的欧核中心的产物。Web技术在美国和中国的商业领域大放异彩,法国本土却至今没有一家拿得出手的互联网公司。法国实际上也是中国在欧洲的第二大技术引进国。


随着制造业,金融业,与技术三大资本的空心化,法国本土的中产阶级数量骤减,消费能力萎靡。法国在全球最具竞争优势的奢侈品产业也把重心转移到了更具消费能力的亚洲。至此,法国经济黄金时代的四驾马车:制造业、金融业、高端技术、奢侈品产业悉数出逃。法国本土经济在希拉克时代全面熄火,“三高一低”现象一直延续至今。


根据法国《回声报》的统计,法国跨国公司(未含银行业)2014年在境外雇佣了550万人,占公司人员的56%,营业额的54%,共在190个国家掌控了37000家分支机构。如LV,家乐福这样大型跨国公司,境外营业额平均占比为83%,境外人员平均占比80%。


一个颇具深意的事实是,2017年3月,法国劳工部发布的统计数据显示,法国总失业人口为550.38万人,法国国内失业人数竟然与法国的跨国公司在境外雇佣的人数基本相等。


在全球经济时代,资本具有高度的自治性质,脱离了政治和社会的制约,即使遇到来自政治和社会方面的阻力也能够自行全球化。并且,通过全球化,经济活动的绝大部分利益仅仅流向资本及其和资本关联的少数社会精英成员,形成了西方所说的“富豪经济”;主权经济时代本来保留给法国国内大众的利益,则随全球化扩张流向了境外。

04

变革的呼声

 

当资本可以随心所欲的时候,政府则陷入困境。大量资本的流失,致使法国的税基大大减小,政府缺少收入,民众也饱受失业之苦。


在政府和普通民众双双陷入困局的法国,改革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大部分反对党都将矛头直指全球化与欧盟。那么,法国的困境是不是真的由全球化带来的,法国政府过去能够扭转这一困局么?


敬请关注“衰落的法国”第二期:大众民主与福利化的法国。



*本文系尹睿智为本微信公众号正角评论(微信ID:zhengjiaopinglun)撰写的原创文章。文章首发于正角评论。

微  信  公  众  号
1849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