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中国是否应该邀请美国参加“一带一路”

微信公众号
罗维 发表于2017-06-16

今年年初,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进行了首次中美元首会晤。对两国领导人来说,减少中美贸易逆差是特朗普对华关系政策中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这也关乎中国经济是否能够顺利从过于依赖于廉价出口和投资的增长方式转型成为内部消费为主的增长方式。


而对特朗普政府来说,一方面,他在竞选时就向其选民保证了要让中美贸易关系更加平衡;另一方面,通过减少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来增加美国制造业的就业机会也直接涉及特朗普政府的合法性。因此,促进中美贸易发展必定是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与此同时,中国放宽对美国的基本消费品进口,如牛肉等农产品、电子产品等,也能让中国消费者有更多的选择,并借此增加中国国产产品的竞争力,从而使得中国产品质量得以提升。总体来讲,在增加中美之间互相依赖的情况下,美国也可以成为中国“一带一路”的一部分。


01

减少美中贸易失衡

 

尽管最近中国已取代加拿大成为美国第一大贸易伙伴,但是特朗普在竞选期间和就任总统以来,其一直声称中美贸易关系目前对美国工人不公平,特别是因为美中贸易逆差及其导致的美国制造业部门就业机会的减少。比如从1990年代开始,由于中国相对廉价的劳动力成本,美国与中国的贸易逆差就以指数方式增长,2016年的贸易逆差甚至接近3500亿美元。

 

这就是为什么麻省理工学院劳动经济学家大卫.奥特尔(David Autor)估计,从2000年到2007年,与中国的贸易往来使美国的制造业丧失了一百万个左右的工作机会。但是在另一方面,根据美国商务部的数据,2014年美国出口到中国的商品和服务为美国提供了251,000个工作机会。事实上,美国的消费者也是从中国和其他拥有廉价劳工的国家进口商品的最大受益者。


尽管大多数美国人受益于全球化下的国际贸易,然而特朗普仍然在竞选总统期间指责中国通过汇率操纵和其他手段抢走了美国的工作机会,“掠夺”了美国。即便在选举获胜后,特朗普也声称,如果中国拒绝和美国政府就贸易方面达成协议,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将不恪守“一中”政策,而“一中”政策是中国的“核心利益”。尽管特朗普稍后承认“一个中国”,并且到目前为止没有把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但这是因为他在制造业回归美国方面已经“与中国达成了更好的交易”。

 

“制造业回归美国”是特朗普总统对于他的蓝领阶层选民的主要承诺之一,他需要向选民兑现这一承诺。他的这些选民包括很大一部分锈带地区(Rust Belt)的重工业工人,这些工人认为他们的工作受到外国竞争和国际贸易的威胁。这就是为什么贸易(特别是在制造业方面)很可能依旧是特朗普执政时期中美关系最紧迫的问题之一。迫使中国在中美双边贸易问题上让步也直接关系到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合法性,特别是如果他想继续维护自己作为一个强有力谈判者的形象,并在2020年再次当选。


02

中企需要美国的市场“走出去”



从这个意义上说,为了改善双边关系,北京可以在对自己经济利益损失不大的情况下瞄准支持特朗普的美国工人阶层,特别是那些生活在从伊利诺斯州延伸到美国东北部锈带的人们的需求开始。事实上,由于特朗普政府寻求制造业回归美国,这种策略也会使北京的“走出去”战略得以强化。


让中国企业“走出去”的战略是目前中国主动振兴贸易以及沿着(但不限于)古老的丝绸之路进行基础设施投资的“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也可以有利于中国扩张自己在海外的影响力。说到这里,只要中美两国可以在贸易问题上达成共识,美国也完全可以成为“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

 

作为“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中国的私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只要尊重相关东道国的法律和文化,就可以在他们决定“走出去”和投资的国家创造就业机会。例如,中国中车(CRRC)即将在马萨诸塞州的春田市(Springfield)完成建设一个占地204,000平方英尺的铁路车辆制造厂。这家投资9500万美元的工厂将雇佣150名美国工人,并将在2018年开始向波士顿地铁和洛杉矶地铁供应地铁车厢;中国中车的另外一家投资超过1亿美元、占地面积380,000平方英尺的工厂也即将在伊利诺斯州的芝加哥建成。


这个建设于锈带地区的列车制造厂将雇用170名美国工人,并在2019年开始为芝加哥市提供地铁机车车辆。同时,改机车厂与春田市的工厂结合起来还可能让中车在未来进军纽约市的轨道交通。

 

据《纽约时报》报道,中国的海外投资者向美国通用电力公司(GE)购买了23亿美元的设备,而这些设备大多数都用“在一带一路”上的投资项目中。这说明随着中国在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投资并且实施建设项目,美国企业也在为这些投资项目输出高科技机械化产品。

 

上面提到中国中车的两家工厂是美中双边贸易在制造业就业机会方面不一定成为零和博弈的小案例。在全球化的环境下,当中国的劳动力成本远远低于发达国家并且需要外商直接投资时,跨国公司在中国投资以利用中国较低的劳动力成本是很自然的事情。从这个意义上说,发达国家的消费者就成了国际贸易的最大赢家之一。


然而,鉴于美国仍在从 2008年的金融危机中复苏的过程中,而中国的劳动力成本已经急剧上升,为了赢得不仅是特朗普政府,而且还包括美国工人的信任,北京必须考虑美国工人对某些制造业岗位回归美国的要求,以及一个更为均衡的中美贸易关系。特朗普总统本人能够入主白宫,是因为美国人相信他们未来的就业机会会受到国际贸易的威胁。现在,对北京来说,这正是一个向美国的这些工人证明通过双边投资、加强美中关系是能够把一部分这些工作带回美国的机会,从而增加中国投资者在美国的软实力,并且向美国的劳动阶层使出善意。

 

03

更为均衡的中美贸易关系

 

此外,像通过在美国建造铁路车辆和其他装配厂这样的做法,不仅可以使中国的国有企业和私营企业满足美国工人的需求,而且可以为中国的品牌做广告。确切地说,像中国中车这样的中国企业利用其在国内和世界其他地方的经验,也有可能协助特朗普政府振兴美国急需的铁路基础设施。

 

按照中国中车董事长刘华龙的说法,如果中国中车可以在美国轨道交通市场成功扎根,就可以大幅度地提高中国中车在全世界轨道交通市场的竞争力和可信度。美国工人的获利并不意味着中国工人的损失,因为中国制造的零部件和工程技术仍然需要与美国制造的零部件和工程技术结合在一起,说明在制造业的很多方面,中美两国是处于一条生产线上的。

 

再者,如果这些工厂能够通过美国制造的各种审查,并且能够内化美国各种自动化和感应技术(美国在这些细节方面依然保持强大的技术优势),美国不同的高科技公司以后还可能通过像中国中车在美国的组装厂组装列车这样,把它们宝贵的技术出口到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从而扩大美国的高科技制造业出口,促使美国成为各大企业——包括中国的——全球生产线的一部分,巩固经济上的互相依赖。


因此,就北京如何应对特朗普政府及其蓝领支持者方面,中国中车在美国的两家工厂就是例子。反过来,美国工人帮助宣传中国产品也将间接地支持中国发起的“一带一路”战略,让美国也成为“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

 

尽管实际情况(包括谈判进程,以及某些出于国家安全考虑而限制对中国投资的美国高科技行业如何取消设限)要复杂和耗时得多,但是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和由此创造的就业机会确实是促进两国关系向前发展的双赢方案。事实上,习近平主席在习特峰会后就同意展开“百日计划”,商谈如何减少美国对华贸易逆差,推动美国对华出口。

 

中方也有兴趣减少贸易顺差,以满足国内消费者对产品质量的要求。比如说,按照这个“百日计划”里双方达成的共识,中国方面同意放宽美国牛肉的进口与初步允许Visa和MasterCard等美国信用卡公司进入中国市场。同时,美国也准备放宽中国出口到美国的家禽。


鉴于中国是美国农产品最大的出口目的地,来自美国的肉类与农产品的竞争也可以迫使中国国内的食品质量与安全状况得到改善。所以如果两国放开农产品的进出口,对两国的消费者都是好事。在这种情况下,中美两国的服务业与农业也会加强彼此之间的互相依赖,从而大幅度地增加中美关系出现严重冲突时所花的代价。

 

从另外一个角度分析,按照美国学者罗伯特·罗伯特·基欧汉(Robert Keohane)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的说法,国际政治与经济里的互相依赖不光只是互相获取绝对利益。互相依赖也包括得让双方或者多放互相给予一定的代价,而这些代价迫使各方决策者维护——甚至增加——现有的互相依赖。随着经济互相依赖的增加,去破坏该关系的政治与经济成本也会增加。比如说,如果中美两国现在撕破脸打贸易战,这样的成本很可能会大于两国政府所愿意承受的。


虽然特朗普可能会以经济民族主义的政治意识形态让潜在的贸易战的合法性得到证明,但是该贸易战给美国带来的后果也很可能让特朗普在2020年总统大选中无法连任。同时,中美之间的贸易战也可能造成中国国内大量的失业以及社会不稳定。


所以,就像Keohane与Nye所说的,因为现在中美两国的经济互相依赖不断增加,破坏该关系的代价是不可思议的。与其去面对这样的代价,双方目前可以通过加强互相开放市场和双边投资来面对两国都需要解决的经济问题,减少打贸易战的理由。所以,只要中美两国能够逐步解决两国之间的贸易纠纷,通过经济巩固两国关系,美国完全可以成为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一部分。


由于习近平主席正试图将中国经济从出口依赖型更多地转向国内消费型,美中两国政府都有兴趣在“百日计划”的贸易议题上取得进展。因此,基于“百日计划”的美中贸易协定可能既有利于中国中产阶级消费者(因为国内消费者的满意度也涉及国内市场和社会的稳定)也有利于美国就业。对于中国在美国的投资,只要中国的企业和投资者在尊重美国法律和文化的条件下在美国成功扎根,西方世界也就能够认识更多的中国品牌 。


总体来讲,中美关系的长远发展还是得靠经济互相依赖,而互相依赖也会带来政治上的互相依赖与信任。如果互相依赖的程度能够不断加强,那么双方都会避免去破坏这种关系。这样中国也能更好地让美国认可——并且加入——“一带一路”的战略当中。




*本文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微信ID:IPP-REVIEW)研究助理罗维,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微  信  公  众  号
2014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