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从印军摩托车表演到孟买大游行,谈中印之间的互不了解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8-16

编者按:


中印两国在边境对峙将近两个月,冲突至今没有彻底解决。回顾两国媒体和网络对此次外交分歧的讨论,可以发现,中印两国对彼此都存在很大的认识误区。


8月15日是印度的独立日,正角评论以此为契机,专访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从两国互联网舆情调查结果为切入点,分析中印之间的民意状况。




正角评论:中印这次对峙中,中国民间表现出的态度大部分都是轻蔑和喊打喊杀。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是,中国民间都觉得印度的军队不堪一击;这个不堪一击的印象倒不是来自于1962年那场中印交战,而是更多来自于民间长期当作笑话来看待的印军喜欢用摩托车叠罗汉的传统。


我们做了一个统计,搜索印度军队,排在视频榜单前列的15个视频中,只有两个是真实的介绍印军与中国解放军的优劣对比,其余13个都是拿印军开涮和嘲弄的视频。这些视频中又尤其以印军演习时在摩托车上叠罗汉最多。民间的上百个印军摩托车叠罗汉的“开挂”视频,让印军在国人心目中完全是一个被嘲讽的对象。印军为什么会有如此滑稽的一面?印军这类特殊的风俗真如民间所说是由于宗教迷信所以用叠罗汉的方式祈求神保佑他们军队?

 

郑永年:这只能表明我们的愚昧。印军的叠罗汉不是他们的迷信或是宗教。在摩托车上做叠人塔的表演其实是源于英军的一个传统。因为当时摩托车兵是一个重要兵种,所以英军单独训练摩托车车兵的车技。后来在英军游行时车兵叠人塔成了一个表演项目,这个传统被印度军队继承了,仅此而已。并非印度人迷信要去用这个方式祈求神灵保佑。我们的媒体人很多时候不负责任,歪曲报道,抓住一项传统便肆意夸大,自我愚昧。中国民间对印度的轻视和嘲讽大部分是由于这种片面的歪曲报道造成的。

 

印度的陆军不是一支迷信愚昧或者愚蠢的军队,而是一支有相当作战能力的部队。这支部队由于印巴冲突,长期在实战中积累了很多山地作战的经验,是国际上公认的有战斗力的山地作战部队。我国虽然目前军力很强大,但并没有轻视对手的任何一个理由。

 

一个民族在游行或节日时有一些行为艺术,完全正常,并不代表愚昧。其实印度民间对中国也有类似的误解。这点两国倒是非常相似,比如印度民间由于不了解中国,经常嘲笑中国人非常野蛮和愚昧,因为迷信所以要在过新年时要点燃大量的火药(其实放鞭炮仅仅是民间一个习俗),印度民间还经常拿我国舞狮舞龙的传统当做滑稽和愚昧的笑料。


中印两国的媒体不仅没有促进相互的了解,还将对方国家的一些文化元素往负面方向曲解和放大,造成了目前两国的互相蔑视。中国的主流互联网媒体对美英日俄等国家的事件都非常关注,但对印度的关注非常低。民众了解印度的渠道非常少。

 

正角评论:正角的技术团队在国内互联网媒体上做了一个舆情调查。在中国,1000条针对中印对峙的新闻网友评论里,923条都是直接喊打喊杀的。其中接近100条都提到了中印差距比1962年还大,中国现在更应轻松获胜。只有17条提到了大国之间的争端并不单是大国之间的关系,而是要放在整个国际环境中考虑。

 

相对传统互联网媒体上的评论,微信上的文章要偏理性很多,我们舆情统计的100篇中印文章里,有半数以不同的理由提出不应轻敌。不过可惜的是,某些“爱国者”公知喊打喊杀的或者鼓吹中国占尽优势应该踏平印度的文章,基本都是10万以上的阅读量,而相对理性分析,表示中国印度如果开战对双方都不利的文章,大部分阅读都在数百到一万之间。综合起来,中国互联网上的舆情可以说是压倒性的偏向激进。

 

有趣的是,不管是微信上还是互联网媒体平台上,都有很多人抱有一个阴谋论的观点,说中印对峙是莫迪访美时开始的,其实是印度出于美国的授意这么做的。您怎么看这个舆情和这个阴谋论呢?

 

郑永年:从中国互联网上对印度的反应来看,尽管很多人的确表达了一种爱国主义精神,但也不难看到“义和团主义”的影子。喊打喊杀已经是老传统了。对这些人来说,如果一开打,可能比任何人都跑得快——当然是跑掉,而不是走向战场。这是中国历史悲哀的一部分。公知更不用说,最先投降的可能就是这个群体。


从孙子到毛泽东,中国的伟大人物可以说百战百胜,但他们从来不轻言战争。当然,人们根本不用把互联网上的讨论当回事情。大多数是为了商业利益,为了“流量”,国家利益不是这些人需要考量的。当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具有了商业上的高附加值之后,高涨的情绪不难理解。

 

“阴谋论”也不奇怪。这些年来,已经出现了多少阴谋论。每当一个事情的发生,都会产生不同版本的阴谋论。我早就说过,阴谋论是愚昧者的自我解释,当没有什么可以解释了,就拿阴谋论。阴谋论如此廉价,人人都可以拿来用;同时,阴谋论又是那么符合逻辑,人人都相信。


印度非法进入中国领土恰好发生在印度访美期间。如果这是阴谋论,那么是谁的阴谋?是莫迪和美国的阴谋?美国的阴谋?莫迪的阴谋?还是印度军方加害莫迪的阴谋?为什么不是说,这是印度充分了解了中国的“政治年”的形势后所做的“阳谋”呢?

 

正角评论:正角的技术团队还做了另一个数据统计,我们收集了印度时报上的印度人的舆情,我们采集到的500条中印对峙新闻的用户评论里,472条都是不同程度的高喊“如果中国不退让,印度会击垮中国”。从这个结果来看,印度的民众显得更加的激进。

 

我国民间对印度有一些基本了解的人,往往也费解一个事实,就是从1757年到1849年,印度曾经被英国人殖民了将近一百年时间,而中国跟印度除了1962年有一次边境冲突之外,鲜有瓜葛。中国民间甚至除了唐僧去西天取经之外,想不出我们跟印度还有什么更多的联系。但是为什么印度人对中国的仇恨却远超对英国等西方国家的仇恨,而且不仅仅是底层,印度高种姓的贵族也往往把中国当作印度的头号敌人?

 

郑永年:印度民间对中国的仇恨有多个原因。其中以下原因很重要:

 

首先,印度人在思想上仍然是英国人的“殖民地”,对事物没有独立的看法。印度独立已久,但思想上从来属于西方的,尤其是印度的精英群体。印度殖民时代后,英语在印度高种姓人口中已经成了通用语言。这导致印度高端人群往往选择接受英美教育,他们在西方接受的教育,所以对西方有天然的亲近。印度高种姓人群基本不学中文。或者说,印度被英国人征服,印度精英阶层在思想上仍然属于英国。印度人对中国的看法和西方对中国的看法高度一致。

 

其次,印度被英国人征服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了,对印度精英来说,殖民地历史反而成为怀念的历史。而对普通民众来说,这段历史已经不是那么新鲜。而和中国所发生的战争则是印度独立之后的事情,仍然具有新鲜的记忆。

 

还有,我们忽略了印度的宗教。例如,印度教里最重要的三大主神之一,湿婆神其实在他们传说中居住在中国西藏的冈仁波齐山(最近在国内热播的电影《冈仁波齐》所刻画的山脉)。印度很多神话都跟我国境内西藏的地域有关。所以印度低端宗教人群往往认为西藏跟印度更亲近,所以他们对印度政府往我国西藏方向扩张势力表示支持。

 

正角评论:这次中印对峙,在国际社会上,偏向印度的明显比偏向中国的多。首先西方社会更多支持印度,这是否是因为印度的民主制度,让西方有亲近感呢?另一个让我们意外的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也同情印度更多。印度其实是冷战时期不结盟运动的发起国。它是冷战时期苏美阵营之外,外交的第三极。所以印度的国民一直有一种大国心态,觉得他们是世界舞台上第三世界正义的中心。

 

郑永年:这次中国媒体忽视了西方媒体如何看印度进入中国领土的。基本上,西方媒体和印度本身的看法类似。尽管西方也会报道双方的对峙,但不会特别说明是印度进入中国领土,即印度是肇事者。

 

较之中国,印度虽弱,但是外交并不弱。印度历来就会利用他们所拥有的优势,例如曾经被西方统治、和西方具有更多的共同价值观(民主)、西方社会同情印度等因素。这些年,西方尤其是美国对印度的外交充分表现了这一点。

 

印度的语言优势也值得一提。印度人擅长英文交流,并且滔滔不绝,其逻辑和思路符合西方习惯,容易让西方接受。中国在这方面有太多的劣势。例如,正如上面网民所争吵的,中国的讨论基本上局限于中文,或者本土。也就是说,中国民众的“外交”基本上只能在自己的国土上进行,而难以进入国际社会视野。再如,即使中国人用英文,但也是人们经常说的“中国式英文”,英语世界的人很难理解。在很多的场合,人们觉得这些人都在自说自话。或者说,中国虽强,但是外交的软力量不如印度。

 

正角评论:印度国内这两天发生了两件事,在舆情上已经压倒了中印对峙。第一件事是接近50万印度人在孟买游行,指责莫迪没有善待马拉塔人。另一件是印度有70多个婴儿被爆出因为公立医院没有供氧而死亡。印度网上一片公开指责,很多印度网友都说,我们连自己国家的婴儿都救不了,还妄想击败中国。印度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萨蒂亚尔希说“这不是悲剧,而是屠杀”,更是进一步引发了印度全社会对政府腐败的医疗体系的声讨。

 

您如何看待印度国内的这些矛盾呢?这些国内矛盾的激化是莫迪的改革能解决的,还是莫迪的改革带来的?如果莫迪的政府不能解决,按照莫迪政府现在的方式,一旦内部矛盾无法解决,就煽动民族对外的仇恨来转嫁内部矛盾,那么中印之间的这种冲突是不是会成为常态?

 

郑永年:从有关资料看,这两个现象其实和印度去种姓制度的进程有关。印度的经济总体增速虽快,但是发展极不平衡。其占人口比例80%以上的农业人口,基本没有在经济发展中获益。这次在孟买游行的马拉塔人,绝大部分是生活在孟买所在的马哈拉施特拉邦的农民。他们实际上从去年8月开始就持续游行了58场,几乎每周都在游行,只是这次50万人大游行声势较以往更大而已。印度农民人均每月收入仅200元人民币,大部分处在赤贫线上。从事农耕的人群大部分是低种姓的印度人。

 

长期以来,由于宗教原因,低种姓的印度人对于赤贫的忍耐力很强,一般只要吃饱饭就不反抗。另外,传统低种姓的人并不在印度公立医院(印度医疗体系分为面向大众的公立医疗体系,和面向私人的私立医疗体系)就医,而是求助于民间巫医。

 

毫无疑问,种姓制度是落后并且应该摒弃的。印度的工业化和城市化实际上已经触动了变化。莫迪的去种姓制度也是迫于压力。不过,印度的去种姓制度在短期内却带来了两个副产品:

 

第一个是低种姓人群的民权意识觉醒,他们日趋愤怒,对自己的经济地位不满,期望社会解决。而印度的经济结构本身缺乏中低端制造业,短期内没有任何办法缓解这部分民众的就业与收入问题。所以这个矛盾会是印度一个长期且尖锐的国内矛盾。

 

另一个问题也是一样,印度的低种姓人群由于教育和观念的普及,也开始涌入了本来就捉襟见肘的印度公立医疗体系。公允地说,印度虽然是一个发展程度仍然很低的国家(至少比中国低),但是印度的公立医疗体系这些年并没有出现倒退。受国力的影响,中印两个人口相当的国家,中国的医疗机构数是印度的5倍。并且印度的医疗机构中,93%是私营医疗机构,80%到85%的医生是私人医生,64%的病床数量在私人医院。

 

跟尼赫鲁这样的贵族出身领导人相反,莫迪本身出生于低种姓家庭,他对印度去种姓化的进程只会加速不会减速,所以随着去种姓制度进一步推进,这类问题会变得更加尖锐。印度政府短期内也拿不出好的办法应对底层贫困百姓对医疗的庞大需求。这两个矛盾都不是莫迪政府短期能解决的,而是一个长期的问题。

 

去种姓制度更具有国际关系的意义。在很大程度上说,去种姓制度是对人的一种解放。一方面会导致国内各种资源的紧张,但也会提供充分的劳动力,促进经济的高速发展。这些年西方社会对印度看好,主要一个因素就是印度的人口红利。中国改革开放之后也出现了这种红利,但现在这种红利快速退去。就外交来说,去种姓制度也可以在客观上为印度提供更多的兵源,就是说更多的人可以入伍,上前线。我们上次讨论过,这个因素也是中国必须加以注意的。

 

正角评论:中印之间的交流太少。其实很多数据都能说明问题,中国北京飞往印度首都新德里的飞机,3天才有一班直飞。北京飞往越南胡志明市的飞机每天都有两班直飞,飞往新加坡的飞机每天5班直飞,飞往韩国首尔的航班更是多达11班。在中国跟亚洲其它主要国家里,中印直飞航班数量最少,可见两国的交流程度之低。您觉得中印之间除了喊打喊杀外,真正应该做的是哪些?

 

郑永年:基本上,中国人根本看不起印度。中国大多数人的眼睛只盯着美国,而忘记了我们后面的追兵,并且是具有民族仇恨的追兵。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人因为受GDP主义的深刻影响,变得非常势利了,光盯着“富人”(美国),而忘记了“穷人”(印度)。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中国都不应当忽视印度。这些年来,我一直在强调,中印关系的重要性仅次于中美关系。中国和印度的关联实际上也不少,例如中国的企业在印度发展得相当不错,中国游客也比较喜欢印度。但我们从官方到民间就是没有“印度”观念。不管怎么样,美国、日本、俄罗斯等所有这些大国的“印度”观念远比中国的强。如同前面所说的,这次事发以来所暴露出来的国人的心态说明了竟有那么多人对印度如此无知。如果这种心态不改变,从长远看,会是悲剧。



友情提示:

印度的领导人莫迪,是近年来国际舞台上的风云人物。

他以低种姓的出身爬上了印度领导人的高位。

他领导古吉拉特邦时,未能妥善处理印度教徒大规模屠杀和强奸穆斯林事件,一度让他备受国际社会指责。

他就任总理前领导的古吉拉特邦,是印度经济增长最亮眼的邦,人口只占全国5%但是出口额占全国25%。

他铁腕改革,颁布了如“废钞令”等颇具争议的改革法令。

正角评论将在近期推出让大家了解这位印度总理的文章,并邀请郑永年老师点评,敬请关注!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本文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  信  公  众  号
92487人参与,1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