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09月21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郑永年:弗吉尼亚暴力冲突之后,美国社会运动向何处去?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8-17

编者按:


当地时间8月12日,美国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白人至上主义者和白人民族主义者(White Nationalist)在大规模集会期间与抗议者发生暴力事件,弗吉尼亚州州长宣布进入紧急状态。事件造成至少3人死亡,多人受伤。事件的导火索是夏洛茨维尔一尊内战时期南方将领李将军的铜像,市政厅拆除这一在南北战争语境下象征着“反对废奴”的铜像的决议引发了新纳粹(Neo-Nazi)的不满。


在媒体报道中,这些抗议者被称为另类右翼(alt-right)。另类右翼在去年总统选举中出尽风头,助力把特朗普推上了总统宝座。那么,这起事件和当前美国政治有什么关联呢?是什么因素导致了白人民族主义的崛起?美国社会一直被视为是西方民主的堡垒和模式,但现在到底怎么了?正角评论就上述问题专访了著名学者郑永年教授。




正角评论:在这个事件的报道中,我们看到了一些大家不是很熟悉的名词,像“白人至上主义者“,“新纳粹”,“另类右翼”等等。能不能请您先简单的给读者解释这些词是什么意思,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关系?

 

郑永年:天底下没有新的东西。这些概念其实早就存在了,也支撑着各种大大小小的社会运动。只是之前比较隐性,不被人们所重视,甚至忽视,现在因为各种因素的促动浮上台面了。

 

白人优越主义是一种种族主义的意识形态,其主张白色人种族裔优越于其他族裔。这种意识形态在欧洲有深厚的传统。民族主义有历史根源,但作为一种意识形态的民族主义产生在欧洲的法国大革命。这种意识形态后来演化出不同的分支,种族优越论就是其中一个分支。


达尔文的进化论的核心是“适者生存”。欧洲人把这种理论用于解释人类社会,变成社会达尔文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结合造就了种族民族主义。希特勒就是这种种族主义者的典型。很容易理解,现在一些白人优越主义组织,尤其是在说德语的国家,他们极力地宣扬他们是纳粹。所以,在集体上,这些组织共同被标签为新纳粹。

 

另类右翼(Alt-right),完整的英文拼写方式为alternative right,即持有极端保守或反对变革观点的意识形态组织,主要特点是反对主流政治。今天,他们通过网络媒体故意散布有争议的内容。历史上,美国政治充满种族色彩。极端种族主义者,例如三K党,曾经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后来随着美国政治的文明化,这些极端力量被遏制下去。但作为思潮一直存在着,从来就没有消失过。今天,美国社会问题频出,这就给这些极端力量的再次抬头创造了机会。

 

2016年的美国大选是另类右翼的转折点。初选以来,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就因其出位惹火的言论而被贴上“种族主义”甚至“新纳粹主义”标签。虽然这种过度标签化的评价有失公允,但在特朗普的支持者中,的确存在着一股自称“另类右翼”(Alternative Right)的白人至上主义势力。

 

在很大程度上,特朗普之前,尤其在奥巴马两任总统期间,一些美国人就已经开始在讨论美国应当由谁来领导的问题。奥巴马当选被视为是美国少数族群的胜利,因为白人接受了一位黑人总统。但是,这仅仅是表象。且不说,奥巴马在多大程度上代表黑人,奥巴马当政八年,其施政处处遇到白人政治的抵制,没有多少成就。

 

特朗普在竞选期间,拼命把美国衰落的责任推到奥巴马身上。整个选举过程充满种族主义色彩。我记得,特朗普当选之后,2016年11月19日,美国“另类右翼”组织成员被拍到在华盛顿用扩音器高喊纳粹口号,行纳粹礼庆祝特朗普当选。据视频显示,当时该组织的一名头目理查德·斯潘塞也在现场,他极力鼓吹“美国属于白人”的极端论调,被称为“太阳之子”。对此,特朗普表示“我谴责他们。我与此无关,对此不负责任,我予以谴责”。他谴责这些行为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可鄙的 ”。但实际上,特朗普很难与另类右翼划清界限,因为另类右翼是特朗普背后的一股支持力量。

 

正角评论:事件发生以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对此事做出了回应。在回应中,特朗普对暴力行为进行了谴责,提到此事多方(on many sides)均有责任, 而并没有特别提到新纳粹以及白人至上组织。在多方的指责以及压力下,特朗普于当地时间14日下午再次对此事件做出回应,并在回应中特别指名谴责了新纳粹,白人至上组织等,并称他们的行为是不为美国价值观所接受的。之后有评论指出,特朗普此举虽对他之前的行为有所弥补,但依然错过得体回应的最佳时机。您认为特朗普在两次回应中态度的转变是不是美国目前主流价值观的一种体现?

 

郑永年:正如美国一些评论家所指出的,特朗普对此负有责任的。特朗普本来就是这场社会运动的一部分。去年的选举过程大大壮大了这一社会运动。特朗普的“谴责”在很大程度上是出于政治的考量,也就是主流民意的压力。不过,无论哪一个群体都可以看出特朗普的“谴责”的本质,各取所需。

 

从当选总统到现在,特朗普和主流社会的对立态度并没有实质性的改变。只要特朗普潜在的种族“意识形态”不变,他不会全心全意地对此类事件加以“谴责”,而只是为了“需要”才去谴责。这类极端力量还是变相地受到鼓舞。

 

正角评论:您有一个观点,对于像美国这样的民主社会,中产阶级的基数决定了社会是否稳定。之前特朗普当选的时候,您认为这是经济危机后美国中产阶级数量下降,社会分裂而产生的后果。但近期美国经济的各种指数都不错。特朗普本人也在14日对弗吉利亚暴力事件第二次回应中指出目前道琼斯指数连续创新高,失业率达16年最低。这些都应该是有利于中产阶级以及底层美国人民的。那么,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会爆发这种极端事件呢?

 

郑永年:我并不认为最近美国经济的变化已经改变了美国中产阶级的困境。美国经济表现的好处去了哪里?美国的经济问题是结构性的。只要经济结构不能改变,经济发展的好处仍然到达不了广大的中产阶级。和欧洲的高福利社会不同,美国是典型的市场经济,基本上是经济结构决定了社会结构。今天美国的经济结构在继续导致收入差异的扩张,尽管经济表现有所改善。

 

再者,白人种族主义者作为一种意识形态是相对独立于经济表现的,相信这种意识形态的力量会找各种机会表露出来。从这个角度来看,这次事件不难理解。只要特朗普不愿采用有效的举措来防止这些力量的抬头,或者只要这些政治力量继续视特朗普为他们的代表,那么类似的事情仍然会继续发生。因此,有人说特朗普的当选是当前美国种族矛盾激化和白人种族主义抬头的体现,也有人说特朗普本人的政策和言论所发出的信号点燃了目前种族矛盾的导火索。这些说法并非一点道理都没有。

 

今天美国社会的一个主要问题是,由去年美国选举而崛起的这场保守主义或者以白人为中心的社会运动向何处去?保守主义社会运动已经在那儿了,也会千方百计地影响美国政治。即使特朗普完全和这场运动划清界限,也不见得运动会马上退潮。并且,只要这场运动能够产生巨大的政治影响力,特朗普不利用,其它政治人物也会利用。当然,政治人物尤其是总统的态度很重要,既可以促进也可以遏制这场运动。正如前面的分析所说的,这场运动并不是突然从天下掉下来的,而是长期历史发展的产物。这也是美国主流社会所担心的。对主流社会来说,这场运动已经成为“恨之入骨、去之不掉”的东西。

 

正角评论:请您再简单的谈一谈美国历史中类似的重要事件,以及它们和这次暴力事件间的关系。从本次暴力事件和事件后多方的反应来看,您认为这次事件传递了一种什么样的信号?会对美国下一阶段的社会形态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郑永年:美国历史上,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我个人觉得,这样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不管人们是否喜欢,事实就是事实,不喜欢的事实也是事实。再说,社会的利益是多元的,这些利益之间也并不是没有矛盾的。


美国六十年代之后大力提倡文化多元主义。当时因为经济好,很多人过分乐观地认为,美国真是一个各民族可以融合的“大熔炉”了。但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这么认为的。“大熔炉”理论已经破产,不管是在欧洲还是在美国。当然,这并不是说,不同的利益,包括不同的种族,不可以和平共处。这需要各方面的极大努力。

 

过去,美国的精英层面不是没有努力,而是努力不够。在很大程度上,他们回避矛盾,因此发展出了“政治正确”的理论和方法。因为不想直面这些问题,因此不让人们去触动这些问题。也有人认为,“政治正确”也是一种进步,因为它表明,人们终于有了一种意识,不要主动去触动这些敏感问题,就是说,人们的行为变得虚伪一些,不要太直接了。不过,在现实层面,这些问题一直是存在的,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矛盾在积累,最终会爆发出来的。


六七十年代黑人民权运动之后,美国社会相对和平,这是因为精英之间达成了一些基本的共识。现在的问题在于,精英层面不仅失去了共识,他们之间的矛盾公开化。特朗普就是突出的例子。

 

尽管特朗普是建制派的对立面,但他也是美国的精英阶层,并且是精英层的上层。人们看到,支持特朗普的大有人在。这种现象令人担忧。如果精英是整合的,即使社会分化大一些,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但一旦精英是分化的,那么问题就大了。美国如何面临这个挑战?这不仅涉及到上面所说的中产阶层或者经济问题,而且更涉及到政治问题。再者,美国也不是特例,很多欧洲社会也是如此。对欧美的发展,我们必须加以密切的关注。



友情提示:

8月12日发生在弗吉尼亚的暴力冲突,已经导致至少3人死亡,34人受伤。

正角评论将在近期推送关于美国冲突历史的相关文章,敬请关注!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本文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  信  公  众  号
5672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