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从印度国民的自信,谈中印两次冲突的相似与不同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08-27

编者按:


中印洞朗对峙已过70天,至今尚在僵持。在8月21日,印度媒体报道称,印度就中印边境问题与俄罗斯进行了讨论,希望寻求俄方支持。这可视为印度寻求外界帮助的缩影。


那么,西方国家和媒体的偏向是印度国内民众自信的来源吗?莫迪政府为什么放任国内民族主义情绪的泛滥?针对这些问题,正角评论独家专访了著名中国问题专家、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郑永年教授。




正角评论:中印对峙至今已有两个多月,中国网友对印度的态度也变得多元起来。有一点大家十分费解,中国在经济、军力、科技各方面都强于印度,这一点是中印两国人民的共识。但是印度举国上下对于中印如果在洞朗交手却有一种乐观态度。印度人的这种乐观从何而来?


郑永年:印度人误认为“真理在我手中”。国际媒体和印度媒体对印度的双重偏爱,导致了印度民间误认为,在中印洞朗对峙这件事上印度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广泛支持。我们首先要搞清楚,在这件事情上,西方媒体也是高度意识形态化的,它们总是按照自己的立场和偏好对事件进行报道的。


一个有趣的统计是,美英法德俄日韩澳八个主要的东西方国家17个主流媒体中,有10个竟认为中国才是这起对峙的肇事者。洞朗地区的归属权,在国际社会并没有太大争议,各国媒体基本都承认是中国领土。这一点也让中国国民很自信地认为国际媒体都是站在我们这边的,但是实际上很多西方媒体却对事情的起因做了一个偏向印度的解读:华尔街日报、BBC、CNN都认为,中国在洞朗的敏感地带进行的基础建设是引发争端的导火索;英国的路透社和美国的《国家利益》杂志则更加明确地支持印度;《国家利益》声称,如果开战,印度还能击败中国;路透社更是声称是中国入侵印度;日本经济新闻称,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是中印冲突的真正导火索。


国际主流媒体有很大一部分并不把印度当做这次冲突的肇事者。印度特殊的国内状况则对民众形成了更深一层的误导。印度实际上是一个从来没有真正统一过的国家,目前的印度版图是英国殖民者的遗产而不是印度自我统一的结果。简单地说,印度本来只是一块“大陆”,并没有一个统一的政权,是英国殖民地把这块“大陆”称为“印度”。


根据印度官方划定,全国共有106种语言,500多种方言,仅写进印度宪法中的语言就有15种。为维护自己的民族特性,在印度货币卢比上,全都印有这15种官方语言。印度议会曾规定,要在1965年正式将官方语言从英语改为印地语,但遭到非印地语南方各邦的强烈抵制,因为即使是使用最广泛的印地语,其使用人群比例也仅为30%。为此,印度议会1965年重新规定,在中央和邦两级政府可同时使用英语和印地语,邦以下地区政府与媒体使用当地语言。印度只有5%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熟练地使用英语,20%的人只是初通英语而已,没办法深度阅读。国际上的主流媒体实际上没有一个有专门做印地语或者比印地语更小的语种版本。这样的结果就是,印度90%以上的民众实际只能通过印度本土的小语种媒体了解国际信息。


目前的印度民族主义盛行,媒体自然是民众爱听什么就说什么(这一点跟中国的民间很多自媒体一片义和团主义非常相似),所以大肆夸大了国际社会对印度的偏向和支持。最终造成了印度民间对国际社会上中印局势的完全误判,他们误认为全世界都站在印度这边。


正角评论:1962年的中印冲突,当时的国际舆情是不是也是倒向印度呢?这种“有利于”印度的舆论导向真正有利于印度吗?


郑永年:1962年中印冲突时,国际上的舆论更加不利于中国,几乎是一边倒的支持印度,而且当时偏向印度是很多国家政府明确的立场,不仅仅是各国主流媒体的舆论。这种偏爱导致了印度对形势的误判,因此也是印度失败的一个重要原因。


1962年的中印冲突是紧随1959年的西藏叛乱的。1959年3月,西藏叛乱,中国政府镇压叛乱后,达赖出逃到了印度。从1959年起,中印就开始不断冲突。当时联合国在西方操作下,就西藏问题谴责中国,所以在中印前期冲突中一边倒地偏向印度。这就给了印度很大的错觉,认为自己侵占西藏领土,是会得到国际社会广泛支持的。结果怎样呢?西方社会只是嘴上支持。当中印真正冲突全面爆发时,没有任何一个西方国家有实际动作来支持印度。


目前的国际社会舆论虽然综合偏向印度,但大都仅限于媒体层面。这次虽然印度民间认为“形势一片大好”,但是国际社会并没有出现像当年联合国做出反华谴责这样的事件。不过,无论是西方媒体的偏爱印度还是印度媒体的自我偏爱,既是印度民族主义情绪高涨的表现,也支撑着印度民族主义。如果印度政府被民族主义情绪所挟持,那么也会做出错误的判断。

有一个被很多人忽略的点是,1962年中印实际爆发战争时,国际上却几乎无人在意了。中印从冲突变成正式开战是10月20日,那时候全世界的目光正集中在10月15日开始的美苏古巴导弹危机,所以中国是在国际社会近乎无人关注的情况下,速战速决,将印军一举击溃的。这次的中印对峙虽然目前双方都没有发一枪一弹,但是由于中国目前的国际地位,这次事件已然在全世界的目光之下了。


正角评论:这次中印冲突和上一次中印开战时,印度的领导人也明显差别很大。很多网友也想请您点评这两位领导人的差别。


郑永年:首先是两位领导人的出身不同,导致了二人在宗教问题上的不同。上一次冲突时的印度领导人是尼赫鲁,他出生于一个印度十分显赫的贵族家庭。他就读于剑桥大学,是典型的英国培养的印度精英群体。莫迪则出生于印度一个低种姓家庭,并没有接受过西方的精英教育。这导致了两个人在种族和宗教观念上的极大差异。尼赫鲁由于受英国人的思想影响,在印度主张宗教独立,政教分离,各个宗教和平共处。莫迪本身非常年轻时就加入了有印度纳粹之称的“国民志愿团”,这是一个宗教极端主义者团体。莫迪还因为纵容印度教徒屠杀穆斯林而一度被美国禁止入境。西方政界和媒体对尼赫鲁非常赞赏,但对莫迪则更多是负面评价。


更重要的是,二人对印度崛起的路径选择不同。尼赫鲁的印度大国崛起,带有极强的领土扩张色彩;而莫迪的印度大国崛起,则更多是要通过经济贸易等手段实现。


尼赫鲁著有一本著名的书,叫做《印度的发现》。他在此书中大谈泛印度构想,就是要把当年英国在亚洲的广大殖民地(最初包括中国和东南亚,后来他修正缩小了版图)纳入一个大的印度联邦领土。尼赫鲁把印度定位为英国在亚洲的第一继承人。他在书中还提到:“印度以它现在所处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就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就销声匿迹。”这句名言时至今日,仍是印度人耳熟能详的名句,也是尼赫鲁时代印度大国战略的最好注释。


尼赫鲁在一次演讲中说:“印度有许多东西可以给予,但不是金银或出口货物,而是它目前的地位。今天,全世界都已认识到未来的亚洲将有力地决定于印度的未来,印度将日益成为亚洲的轴心”。显然,尼赫鲁的印度大国梦,带有极强的领土扩张性和在亚洲独霸的国际政治诉求,这就不可避免地要跟亚洲的实际核心国家发生冲突。尼赫鲁主义在政治上虽然采用西方政治体制,但在经济上是采用的则是苏联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制度,并不看重国际经济交流。


莫迪不同。莫迪一直以印度的“邓小平”来给自己定位。尼赫鲁时代由于计划经济,印度有一个我们国人非常熟悉的部门,叫做国家计划委员会。莫迪在2014年上任后,于2015年完全撤销了这个部门,让印度的经济进入了高速市场化的轨道。从某种意义上讲,莫迪是尼赫鲁主义的终结者。也就是2015年,印度经济增速第一次超过中国,成为了世界上经济增速最快的国家。他在任期间对外并没有类似尼赫鲁一样的狂热地要去侵夺更多领土的言论,更多的是促进印度的对外经济交流。他在2014年提出的一个响亮的口号“Made in India”,也是试图效仿中国的制造业崛起。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注意到,莫迪非常关注中国。他是世界大国中,少数几位在中国直接开通微博的领导人之一。他在8月10日四川九寨沟地震时,直接通过微博,用中文给中国百姓发来慰问。这跟尼赫鲁当时的作风截然相反。


正角评论:莫迪如果关心中国,向中国示好,又想用经济发展的路径来实现印度的大国崛起,那么他没有理由在要在这个时候与中国冲突,而更多应该是在经济上与中国合作。中印之间的历史包袱无论如何也大不过中日之间的历史包袱。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为了发展经济,都能够加强与日本的合作,印度此时更应该与中国合作而不是对立。那么,莫迪为什么不去打压印度民间的民族主义情绪呢?


郑永年:真正的原因可能只有莫迪本人才知道。不过,学术地看,这里面的因素很复杂,有两个因素特别重要。


第一个因素是民族主义。我们早先也讨论过,民族主义是印度这个不那么整合的国家目前最好的粘合剂,甚至是唯一有效的黏合剂。印度是一个操着数百种语言,信奉很多不同宗教的国家(大的印度宗教类别都分七种),南部印度在历史上除了英国殖民者就没有被北方统一过。至今印度南部邦对于中央政府的很多命令都可以拒不执行。莫迪领导的人民党又是一个区域型政党,莫迪没法凭借政党来整合整个国家的民众。他只能通过民族主义来黏合国内民众,而不能随意去打压民族主义。


第二,印度在国家安全方面缺乏自信。无论是因为历史原因(1962年战争)还是现实原因,印度把中国视为是敌人。在这种心态下,印度把中国所做的很多事情都解读成为对印度的威胁。早些时候,中国开通从内地到西藏的高铁时,印度就认为是对印度的威胁,因为印度看到了中国高铁的“军事战略意义”;中国和巴基斯坦发展关系被视为是对印度的威胁;中国的“一带一路”尤其是中巴经济走廊建设被视为是对印度的威胁;这次中国在洞朗地区修公路更被视为是对印度的威胁。实际上,对中国来说,做这些事情并没有在任何意义上威胁到印度;反之,中国想通过“一带一路”等和印度加强经贸联系。但印度的看法刚好相反。


正角评论:西方媒体也是高度意识形态化和带偏向的。我们把西方媒体对中印两国的报道做了一次舆情分析(sentiment test),发现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印两国虽然都有批判,但是一旦是中印对比,则更多偏向印度。美国前总统乔治布什还曾经说过:“help India become a major world power in the 21st century.”(帮助印度成为21世纪世界上的主要强国)。华盛顿邮报一类的主要媒体都表示,要通过扶植印度成为主要强国,在亚洲制衡中国是美国在亚洲的重要战略。美国的这个战略是不是构成了印度在挑战中国时,能获得美国支持的一个理性的理由呢?


郑永年:美国、日本和西方一些国家在这方面的意图一直很明显。现实主义地看,这些国家都恐惧于一个崛起的中国会挑战他们自己所确立的国际和区域秩序。前苏联解体之后,这些国家认为只有中国才有能力挑战世界秩序。美国从小布什时代的“新保守主义”到现在,从来没有缺失要围堵中国的声音。当然,我们也要意识到,美国国内的对话政策是多元的,并不是只有“围堵派”。也有政治力量意识到中国的不可“围堵性”,甚至也有政治力量主张接受中国的崛起,和中国分享国际空间的。不过,就“围堵派”来说,他们一直打印度的注意。你所说的小布什就是这类力量。因为印度被视为最大的“民主”国家,西方对印度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从这些年美国和印度的关系来说,美国对印度在各个方面显示出偏爱来,包括核武器问题上。很多国际事务上的权利,中国需要自己辛辛苦苦争取和斗争而得,而印度则是轻易而得的,也就是西方自觉给予的。日本这些年也是这样。安培首相在前些年花了很大的精力来培植和印度的所谓的“价值同盟”,也即“民主同盟”。印度在这方面也很配合,有好处为什么不配合呢?


西方对印度的偏爱也是中国处理这次中印对峙的一个难点。对中国来说,问题并不在于能不能胜利,而在于胜利了之后怎么办?就中印两国的实力对比来说,中国是会赢的。但中国赢了之后,也就是印度再次输了之后,其外交政策会怎样变化呢?印度有可能改变迄今为止相对独立的外交政策,而“投身”于西方美国。这种“投身”可以给中国制造很多麻烦,例如西藏问题、中巴问题、印度洋问题、“一带一路”问题等等。


无论怎样,对中国来说,处理这次对峙是一个“大考试”。我一直在说,中国的大国地位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要经过很多次考试的。到现在为止,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考试表现不错,经过努力取得了主动权。但在其他问题上还没有通过考试,包括朝鲜半岛和印度。如果这次考试通过了,无论是和平的手段还是冲突的手段,那么无疑是在崛起的路上加分的。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本文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  信  公  众  号
9451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