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4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特金二会并非灾难性失败

微信公众号
张云 发表于2019-04-24

第二次美朝首脑会谈以取消原定午餐会及没有发表共同声明的形式结束,韩国股市受挫,国际舆论也称之为失败或者“谈崩”。诚然,首脑级别的谈判最终以如此戏剧性方式结束的确让人吃惊,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双方准备不足。


然而,如果用长视角来思考的话,就会发现这个结果更多可认为是一个挫折,而不是灾难性的失败,是朝鲜半岛无核化和东北亚持久安全建构漫长过程中的一个中场休息阶段;从积极意义上来说,甚至为各方提供了缓冲期和回旋余地。


美朝关系从2017年双方领导人相互攻击一触即发,到2018年在新加坡直接见面,短时间内经历了巨大的变化。美朝首脑新加坡峰会后,今后的进程中主要有两大不确定性,第一个是美国政治,第二个是朝鲜经济改革开放的决心。而前者可能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从国内政治上来说,美国国内政治会对特朗普的对朝外交带来各种干扰。就在美朝首脑河内会晤的同一个时间,特朗普的前律师科恩出席国会听证会,受到美国媒体的关注程度超过河内峰会,即使特朗普此次同金正恩达成协定,也不会得到他预想的宣传效果。


与此同时,美朝紧张缓解将会牵动美韩军事联盟相关的国会议员、军方、情报部门的既得利益,他们对于过于轻易地达成美朝协议,必然会找出各种理由来指责。就在2月初,美国情报部门领导层在接受国会质询时,就明确判断朝鲜不会放弃核武器作为生存的工具。


特朗普想要最大限度利用朝鲜问题为其连任加分的同时,也需要考虑平衡不让进程速度过快而降分。在很大程度上,此次没有协议可以说是考虑到要对国内反对势力有一个说法,而下一次如果朝鲜做出更大让步,双方达成协议则可以被解释为获得新的战果。


从外交角度上来说,美国很有可能考虑到盟国,特别是日本与韩国的接受程度。到2018年初为止,特朗普对朝政策仍然是最大压力的强硬政策,而日本完全跟随美国采取最大压力方式。然而在没有同日本提前商议的情况下,特朗普开始同朝鲜进行接触,并且史无前例举行峰会,这对于安倍政府来说是一个直接打击。


尽管安倍内阁从去年开始调整了对朝外交语言,然而可能被美国背叛、同盟抛弃的担心始终存在。如果此次河内峰会,美朝迅速达成新的实质性协议,这将进一步让日本处于尴尬的局面。韩国的文在寅政府尽管支持美朝和解,然而反对派和保守势力对此并不满意,美国速度过快同样可能会引发同盟国家内部政治混乱。


无论从内政和外交的角度来说,特金二会受挫可以给美国内政外交和同盟国家留下一些缓冲余地,缓解一些冲击和压力,为开启新一轮谈判提供中场休息时间。


朝鲜学习参与国际交往的缓冲期


特朗普在河内峰会结束后记者会上说明“谈崩”原因,因金正恩要求以销毁宁边核设施换取美国完全解除经济制裁。但是朝鲜外长李勇浩当晚以非常罕见的记者会方式,说金正恩仅仅要求部分解除与民生和军事制裁无关的制裁措施。他还说朝鲜提出了务实建议,包括销毁宁边核设施。尽管双方说法有出入,然而很清楚的一点是,朝鲜目前对于谈判的首要关心在于经济。虽然此次朝鲜没有实现期望,但这次挫折对于朝鲜领导层来说,是很好的学习参与国际事务的过程。


首先,金正恩似乎开始逐渐接受参与国际事务的通常做法。在峰会第一天面对记者提问,金正恩首次即兴回答,如果没有诚意无核化就不会在这里。而李勇浩主动在第二天深夜举行记者会说明朝鲜的立场,这些看上去非常细小的变化,对于这个长期以来处于高度孤立的国度来说值得关注。我们可以看到,朝鲜并没有因为特朗普提前结束,而发出言辞激烈抨击的声明。


李勇浩也仅仅说这是他们基于目前互相信任水平所做出的最大无核化步骤。第二天朝中社将河内峰会描述为建设性,没有提及会谈没有达成共识。美朝首脑峰会的目的并不只是寻求结果,外交过程本身就是很好的学习过程,朝鲜领导人从来没有与美国总统进行过如此直接的对话和谈判。这对于朝鲜领导人来说是首次的经验,谈判本就有可能达不成共识,特别是像美国这样的体制,总统有国内国际压力,有了这样的认知就不会因为挫折就退出。


尽管特朗普突然结束会谈,但他在记者会上仍然表示这是具有内容的会谈,也提示最终会达成协议的可能性。美国也没有继续使用过去的惯用词汇,要求朝鲜进行全面、可以验证、不可逆的无核化(CVID),这也是释放善意的表现。朝中社的评论表示,两国最高领导人对于第二次河内峰会提供了加深相互尊重和信任的机会,并且将双方关系带到了新阶段。这显示朝鲜更多的以外交的语言,而不是以战斗性的措辞来对应国际事务。


第二,此次峰会的挫折以及外交过程本身,也是为测验朝鲜对经济改革开放下了多大的决心。通过河内峰会,双方关心的优先事项就比较清晰,美国要完全无核化,而朝鲜要解除制裁。此次“谈崩”就让双方都开始了解对方的要求,以及可以接受协议的底线,下一步就看双方能否用部分的无核化换取部分的经济制裁解除。对于朝鲜来说,如果要经济改革开放就必须要同时进行无核化,换句话说两者兼得最终是不可能的。


去年下半年开始,朝鲜开设官方网站,对于一些基础设施项目进行招商介绍,这本身实际上展示了一定程度的经济改革开放信号。但这些都在经济制裁下,如果不解除则无法实现,要解除制裁朝鲜就必须做出更大实质性的无核化动作。


尽管韩国在经济合作方面也很有兴趣,然而都绕不开经济制裁这个坎。此次“谈崩”也给朝鲜的经济改革设计师一个思考和计划的空间,让他们认真思考如何才能更好地制定决策,让朝鲜更加大胆地提出一些建议来吸引投资者,也就是说在经济条件上做准备。


第三,朝鲜会更加理解中国在进程中的不可或缺作用。基于上述分析,美朝谈判必定是风波起伏,进进退退,进两步退一步甚至进一步退两步都有可能。这个过程中,中国适当时候提供必要的智力支持和保证,有助于让朝鲜能够准确和全面认知美国国内政治中的动态,不偏激、不因为一时一事而意气用事,保持耐心,抓住机遇,让朝鲜避免不必要的“战略焦虑”。


美朝相互敌对了几十年,期待一两次峰会就能够扭转乾坤并不现实,需要其他相关方的参与才能让这个进程更加顺利。在经济发展方面,中国也将会发挥重要作用。这不仅仅是因为中国经济本身的体量,还是因为中国曾经经历过从封闭到开放的过程,很清楚这个开放过程中如何把握速度的问题。


朝鲜半岛的永久和平必须克服很多困难,美朝对话仅仅是开始,双方达成共识的过程必须是同其他主要相关方相互协调的过程,不可能始终两家单独进行。另外双方存在着巨大实力落差,本质上属于不对等谈判,而这样的谈判最终必须由多边框架来保证才能实施。


此次峰会后,朝鲜会与中国、俄罗斯商议,美国会与日本、韩国沟通,这实际上就是美朝双边谈判加上几个双边的叠加过程这可以让其他各方也有机会传递他们的看法,达到一种诉求的平衡。


1986年的里根与戈尔巴乔夫之间的雷克雅未克峰会上,也是以戏剧性方式结束谈判,但是一年后双方达成了军控条约。这说明一次会谈受挫并不意味着天要塌下来,从去年以来美朝之间最大的变化,在于相互之间语言措辞的改变。例如特朗普不再使用过去的强烈的言论,例如火焰与愤怒,而是展示了通过外交来解决问题的意愿;而朝鲜同样更多地使用外交的语言,改变了过去极为对抗性的措辞。双方都暗示了再次可能见面和达成协定的期待,这说明双方在互动中已经开始学习相互克制,而这些是相互增加信任和理解的必要步骤。




作者:张云,日本国立新潟大学副教授、中国北京外国语大学区域与全球治理高等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文章原载于《联合早报》2019年3月12日,经作者授权发布。

微  信  公  众  号
41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