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加泰罗尼亚宣布独立是闹剧还是欧洲国家大分裂的前奏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11-01


编者按:

当地时间27日,在没有强烈征兆的情况下,加泰罗尼亚地区的议员们在一次闭门匿名投票后迅速地“宣布独立”了!而不到半小时,西班牙参议院批准启动在1978年西班牙宪法中“沉睡”近40年的第155条,该条款支持中央政府在这种情况下迅速罢免加泰自治区主席和政府,并对加泰实施“直接接管”。


30日为西班牙中央政府接管加泰罗尼亚自治权的首个工作日,已被革职的自治政府主席普伊格蒙特曾扬言会如常上班,但最终只在社交网上载一张于办公室外拍摄的照片。西班牙政府其后证实,普伊格蒙特已逃往比利时。西班牙总检察长表示,寻求起诉普伊格蒙特等独派领袖叛乱、煽动及滥用公款等罪名。


今天我们就和郑老师一起聊聊这一个话题。



国家内部不同民族的地经济发展不平衡是非常正常的,但是像加泰罗尼亚地区这样因为不愿意补贴国内经济落后地区而加重独立倾向的情况为什么在欧洲特别严重?

正角评论:加泰罗尼亚地区是欧洲一个长期有独立自制倾向的地区,这一点大家都很熟悉。这次加泰罗尼亚地区进行独立公投期间,当地政客最重要的民间动员口号就是他们用16%的人口,贡献了西班牙超过20%的GDP,但是只得到了中央政府不到14%的财政支持,他们不愿意再被中央政府“剥削”了。这个理由让很多民众既理解,又费解。理解的部分是,加泰罗尼亚地区的民众如果真的是在西班牙国内长期补贴西班牙的贫穷地区,从单纯的财务上讲的确非常的“冤”,他们寻求独立可以理解;费解的部分是,世界上除了少数单一民族国家外,大部分国家国内各民族和相应地区的经济发展都是不平衡的,富裕地区的民族缴纳的财税税率高于相对落后地区的民族也是常态,为什么欧洲以外的国家这种情况下中央政府与富裕地区地方政府的矛盾就没有这么尖锐?欧洲地区不仅仅是加泰罗尼亚,法国、比利时、意大利的富裕地区这些年都在开始谋求自治甚至独立。就在刚刚过去的2017年10月23日,意大利北部伦巴第和威尼托两地就发起了进一步增加自治权的公投。郑老师您能解析一下欧洲出现这一现象的原因么?


郑永年:这里的原因也很复杂。有三个原因在我看来非常重要。第一、结构性的原因,即欧洲主权国家和欧盟之间的矛盾。欧洲近年来之所以会出现经济发达地区纷纷谋求进一步自治甚至独立的趋势,与欧洲实行一体化后,中央政府的很多功能被让渡给了欧洲的超主权机构有关。所谓欧洲一体化进程有三个重要内容:欧盟、欧元与申根。



欧盟国家简单地说就是成员国在贸易、尖端技术(原子能)经济、教育、科技领域统一政策并一体化协调运作;欧元区意味着区域内成员国统一让渡货币发行权给欧洲央行,发行共同货币欧元;申根国家则是指成员国家对内取消边境管制,对外实行统一的边境管制。欧洲的重要国家英国之前就只加入了欧盟,但是并没有加入申根国家与欧元区,所以英国脱欧谈判仅仅是脱离欧盟的谈判。欧洲另一个金融大国瑞士则仅仅加入了申根国家,并不参与欧盟与欧元区。近年来欧洲国家因为经济发展不平衡而寻求进一步自治甚至独立的区域分主要出现在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英国的苏格兰公投事件并不是由于苏格兰地区的经济优于英国其它地区)。这些地方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是欧洲一体化最彻底的国家,欧盟、欧元和申根国家它们都参与其中。这些国家的中央政府就不再具有对应的货币调控,边境管制与贸易调控三项主权国家的重要职能。以加泰罗尼亚为例,其重要的三个支柱型产业分别是地产、出口贸易和旅游业。在西班牙加入欧洲一体化进程之前,中央政府的货币政策会极大地影响其地产价格,关税政策会作用于其进出口贸易,而边境管理则与当地旅游业息息相关。因此,加入欧洲一体化前的西班牙中央政府与加泰罗尼亚地方政府有着密切的关联,地方政府虽然缴纳了相对高于其它地区的税收,但同时中央政府要尽宏观经济调控政策与边境管理一类的义务来保障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经济发展;中央政府在制定和履行这些宏观调控的过程,也是中央政府跟地方进行管控和博弈的过程。当西班牙加入欧洲一体化进程后,加泰罗尼亚地区的税收没有重大变化,但是作为主权国家的中央政府不再有货币调控,关税政策和边境管理等诸多职能。这时的中央政府不仅被大大削弱了跟地方博弈的能力,而且还显得非常的“面目可憎”,因为它仿佛继续拿钱但是不再尽很多相应的义务。这就是意大利、法国、西班牙、比利时这些欧洲一体化进程走得很彻底的欧洲核心国家都出现经济发展地区纷纷开始谋求进一步自治与独立的重要原因。


第二个因素是经济。其实,第一个因素主要的负面结果就是在经济面。欧盟从经济整合逐渐过渡到政治上的整合。有趣的是,在经济整合阶段,欧盟各国都从整合过程获得了很多好处。也正因为这样,当时的人们对欧盟抱有很大的期望;同时也促成了欧盟转向政治上的整合。不过,政治上的整合对经济产生了非常负面的影响。在经济好的时候,也就是各国都可以从欧盟获得好处的时候,很多问题被掩盖起来。但现在经济不好了,很多问题就冒出来了。


第三个因素就是“政治认同”。这和经济也有关系。在经济好的时候,认同政治缺少市场。但在经济不好的时候,人们纷纷去搞认同政治。经济不好搞,认同政治最容易搞。这在全世界是普遍现象。过于私心、缺少大局和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在搞政治认同过程中往往扮演最主要的角色。英国脱欧、美国选举等“非常态现象”都是和认同政治分不开的。这次加泰罗尼亚公投也是如此。现在,以加泰罗尼亚主席为首的鼓吹独立的政客们集体逃往了比利时,并申请了政治庇护,因为他们被西班牙政府以叛乱罪起诉,极有可能被判处30年有期徒刑。这批政客如果真是是想谋求加泰罗尼亚地区的实质行独立,他们怎么会在一切都不成熟的情况下单方面宣布独立,然后又集体出逃呢?这批政客近乎闹剧的行为也让人们看到今天西方的政客堕落到何等的地步。


西班牙在近两年来亮眼的经济增长的原因是什么,是不是无政府干预的结果?如果经济能持续增长,能缓解分裂的矛盾么?


正角评论:既然这次独立的主要导火索是经济,西班牙中央政府有没有可能通过没有渡让给欧洲超主权机构的职能,通过发展经济的手段弥合当下的裂痕呢?在过去的两年,西班牙一度被称为欧洲经济的明灯。在刚刚过去的2016年,西班牙也是欧洲少有的GDP增长达到3%的国家。值得注意的是,这一经济增长是在西班牙中央政府第二次大选依然难以成功组阁的情况下取得的,就是目前民间常说的近乎于“无政府状态”下取得的。很多市场原教旨主义经济学家都强调,这就是他们一直论述的只要没有政府干预,市场自动复苏的例证。郑老师您如何看待西班牙的经济呢?如果西班牙经济能持续向好,会缓解目前的分裂倾向么?


郑永年:关于政府是不是应该干预经济一直是很多学者热衷讨论的问题。其实这是一个伪命题,因为现实生活中没有一个地方在运行着无政府干预的经济实体。唯一一个大规模运行过的无政府干预的市场就是在网络空间里的暗网,那是一个充斥毒品枪支等犯罪交易的地方。我们应该讨论的是政府应该如何制定经济政策,促进社会良性的发展。西班牙在过去两年3%的经济增长并不是“无政府状态”下取得的结果。所谓的“无政府状态”是指西班牙在2015年12月和2016年6月两次选举中,都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达到了独立组阁的议席数量,但是联合组阁又未能达成协议,所以没有新的可以合法稳定执政的内阁造成的状态。西班牙在过去两年亮眼的经济增长,最主要的经济政策是2015年大选前西班牙上一届政府在投资移民上的重大调整。粗略地讲,西班牙旧移民法案中,仅18周岁以下子女可随申请人申请,申请人的父母不能随行申请移民西班牙。新的西班牙移民法案规定:经济上依赖于申请人的双方父母及18周岁以上,经济不独立的成年子女都可随行。新政放宽了对子女的年龄要求,超龄子女只需提供文件证明未婚,无经济能力,即可同申请人一起申请移民西班牙。另外,新法案也加入了父母可随行政策。这就是很多移民中介广为宣传的,只需要在西班牙购买一套50万欧元的房产,就可以促成全家三代移民西班牙。这种如同开闸放水般的移民政策,在美国和东南亚都收紧移民数量的时期,无疑给西班牙带来了巨大的投资移民数量,同时托起了当地萎靡的房产价格。在地产投资移民的带动下,西班牙一方面撑起了GDP,另一方面也缓解了2007年后由于房地产泡沫破裂带来的债务危机。


不过,世界上没有一个经济强国是靠房地产撑起来的;相反,房地产的畸形繁荣往往能毁掉一个经济强国。西班牙依靠大量的投资移民来消化地产泡沫在短期内不失为一种有效的经济策略,但是这种策略既没有可持续性,也无法缓解民间的经济困局,这就是为什么高达3%的经济增长无法让执政党获得民众认可的原因。西班牙在过去两年里,仅仅是债务危机有所缓解,失业率并没有明显降低,依然高达25%,远高于欧盟的平均水平。更加严重的是,西班牙的青年失业率是50%,就是说一半的年轻人无法找到工作。“无政府状态”既不是过去两年GDP增长的因素,也没有对西班牙经济复苏带来任何帮助。

羸弱的新经济


正角评论:那么西班牙政府有没有促进经济长远良性发展的政策呢?


郑永年:应当有的。西班牙政府也一直在探讨这个问题。政府也成立了一些智库帮助积极进取的年轻人在互联网经济上探索与发展。例如马德里著名的创业加速器,由西班牙电信成立的Open Future,在过去六年里总共只孵化了700个项目,而且它的主要支持是每个项目进入下一个阶段时提供4万欧元的投资。作为西班牙最重要的创业投资机构,平均一年只能孵化100个左右的项目,这跟中美这样的互联网大国比起来确实不在一个量级。这从侧面也可以看出西班牙年轻人的创业融资渠道非常之少,融资金额也小得可怜。整个西班牙在2016年被统计到的创业项目也只有2663家,其中最大规模的公司也只有百人规模。这就意味着西班牙全国稍有规模的新兴企业只有不到10万左右的从业规模。在一个人口4600万的国家里,只占极小的比例。从这个角度看便不难理解西班牙为什么年轻人失业率高达50%。国内如36氪这样的稍微有点规模的创业机构,其直接协助融资的创业企业都有4000多家。所以总体来说,西班牙政府为新经济所做的努力还是非常有限。


正如我们多次提到的,在大众民主下,政府大选很容易沦为福利的拍卖会。西班牙也是一样。在经济危机的情况下,崛起的不是能够带领西班牙进行产业升级,促进经济发展的政党,而是比危机前更加左、更加强调政府福利与补贴的“我们能”这样的政党。所以人们实在无法期待西班牙政府在未来能更好的促进新经济发展,同时也很难相信西班牙未来的经济会发生根本性的好转。



*本文系郑永年教授为正角评论撰写的原创文章。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g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12203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