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孟羽:女性再次缺位2017年诺贝尔科学奖

微信公众号
孟羽 发表于2017-11-01

每年10月是诺贝尔奖名单公布的季节。自1901年第一次颁发以来,诺贝尔奖的获奖名单公布和颁奖典礼已经称为全球性的重要事件,尤其是全球科学界的关注焦点。


今年截止10月4日,科学类奖项的名单全部出炉。3名物理学奖获得者(Joachim Frank,Richard Henderson,和Jacques Dubochet)、3名化学奖获得者(Jacques Dubochet,Joachim Frank,和Richard Henderson)、3名生理学与药学奖获得者(Jeffrey C. Hall,Michael Rosbash,和Michael W. Young)。除了年龄偏老(平均年龄达到76岁)的鲜明特征之外,今年的获奖者再度一律为男性。


根据诺奖官方网站的数据,自1901年以来,在生理学或医学、化学和物理学榜单中有214、177和206名个人,而其中的女性获奖者却分别只有12人(5.6%)、4人(2.3%)和2人(不到1%)。总体而言,整个诺贝尔奖的历史上,只有17名女性科学家上榜(居里夫人获得了2次诺奖),占比约为3%,是典型的少数群体。2015年,中国的屠呦呦与爱尔兰科学家和日本药物科学家分享了当年的诺贝尔生理学与药学奖,是当年科学类诺奖获得者中的唯一女性,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位诺奖名单上的女性。


各类关于科技(或者更广范围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 Mathematics)与性别的研究已经明确指出,女性的参与不仅能够实现人力资源的充分利用和补充,应对老龄化的挑战,还为科学研究和创新带来新的视角和体验,为科学理论和实践的发展提供更多可能性和创造性。但是女性在科学界最高奖项名单中的持续缺失,深刻反映了科学领域要实现性别平等还需要走相当长的路。


图一


今年9月,《泰晤士报.高等教育副刊》(Times Higher Education)发布了一项对50位诺贝尔奖得主的问卷调查结果,其中就有涉及女性诺奖得主严重偏低的问题。在被问到“只有极少数女性获得诺奖的事实是否是偏见的反映?”(Does the fact that so few women have ever won a Nobel Prize reflect bias?),只有24%的被访者确定地认为完全没有偏见作用,大部分人并没有如此确定,而且有约17%的被访者认为肯定有偏见的作用(图一)。


更加值得深思的是,在被问及“缺乏女性诺奖得主是否降低了你获奖的价值?”(Does the lack of female Nobel winners devalue your own awards?)时,即使相当比例(63%)的受访者认为多少有点贬值,高达35%的被访者认为完全没有影响,只有3%认为影响很大(图二)。


图二

1993年的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英国生物化学家罗伯茨(Richard J. Roberts)表示,他担忧的是女性科学家在科学发现的贡献会因为社会观念的影响受到“轻视”(short shrift)。他还说,罗莎琳德(Rosalind Franklin)和很多女性不仅无缘诺贝尔榜单,甚至无法进入诺贝尔奖评委会进行最后定夺的短名单*。2003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疟疾研究所所长阿格雷(Peter Agre)说,杰出的女性科学家可以列出一份很长的名单,她们的缺位高度说明了诺奖评委的“偏见”和“短视”。



*注:诺奖评选的流程是,每年选择上千名学者、大学教授、科学家、以前的诺奖得主、国会议员及其他个人作为提名人,向诺贝尔奖委员会提名来年的获奖候选人,而这些提名人的选择所依据的原则是,随着时间的延续,让尽可能多的国家和大学参与进来。提名在每年9月开始,提名人不可以提名自己。四个机构(The Royal Swedish Academy of Sciences for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cs and Chemistry, Karolinska Institutet for the Nobel Prize in Physiology or Medicine, the Swedish Academy for the Nobel Prize in Literature, and a Committee of five persons to be elected by the Norwegian Parliament (Storting) for the Nobel Peace Prize)会先列出一份短名单,经过充分讨论和投票后来确定年度获奖者。提名名单50年之后才会公开。



实际上,在诺奖历史上曾出现过多次有关性别歧视的争议。前面提到的罗莎琳德就是其中一位。这位英国物理化学家在1952年利用自己改进的X射线照相机拍摄出了一张清晰的DNA晶体的X射线衍射图片,即著名的“照片51号”,成为威尔金斯(Maurice H.F. Wilkins)、沃森(James D. Watson)和克里克(Francis Harry Compton Crick)悟出DNA双螺旋结构的关键性线索,但她的名字既没有出现在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的《自然》杂志的文章里,也没有出现在1962年诺贝尔生理学与药学奖名单中(即使她当时在世,因为没有在文章中共同署名也极大可能不会上榜)。


此外,吴健雄用β衰变实验证明了杨振宁和李政道的“宇称不守恒”理论,将这两位两位华裔物理学家推上了1957年诺贝尔物理学奖的领奖台,自己却始终没有获得这个大奖的认可。学界里将诺贝尔奖(Nobel Prize)戏称为No-Bell Prize,这是因为贝尔(Susan Jocelyn Bell)作为脉冲星的重要发现者之一被诺奖严重忽视,1974年诺贝尔物理学奖颁给了她的导师休伊什(Antony Hewish)和另外一位天文学家。


相对于这三位女性来说,还有更多在本领域内做出杰出成就却不为大众所知的女科学家。在2016年美国化学学会(American Chemistry Society)春季大会期间,由化学历史部门和女性化学家委员会发起了一场题为“等待诺贝尔奖的女士们:女性化学家们被忽视的成就”的讨论,列出了包括Marietta Blau,Katharine Burr Blodgett, Rachel Carson,Erika Cremer,Rosalind E. Franklin在内的13名本该获得诺贝尔奖的女化学家。


诺贝尔科学奖榜单中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到底是不是评选过程中有偏见和歧视作用,这个问题一直存在争议。但最新的研究提供了一些线索。


今年1月25日的《自然》杂志上,两位学者(Jory Lerback和Brooks Hanson)发表文章,揭示出性别偏见如何在学术论文的同行评审过程中发生作用的。采用美国地球物理学联盟(American Geophysical Union,AGU)所有学刊2012-2015间作者和评审人信息(包括性别和年龄),这份研究显示女性受邀作为评审人的比例低于她们作为第一作者的比例,而这个偏差主要源于(特别是男性)作者和编辑较少提议女性研究者作为评审人。再者,在大部分年龄段,女性也比男性更倾向于在收到邀请之后拒绝担任评审人。


图三


两位研究者认为,担任评审人可以接触更多稿件有助于提高专业能力和写作水平,也可以增强与其他学者和专业领袖的关系,是建立职业生涯的一项重要活动。但显然,同包括聘用与晋升、获得科研项目经费、受邀参加学术会议、专业奖项提名等其他有助于巩固和拓展职业生涯的活动一样,在受邀担任学术论文评审人方面,女性也是处于劣势,必然加强她们在科研领域的边缘化地位。


这项研究说明,即使不断推出反歧视的法律、规则和事件机制(如论文盲审制度),关于性别的偏见仍然顽固,会通过各种社会过程(提名者的选择、评委的选择、讨论过程中话语权的分配等)隐秘地存在和发生作用。诺贝尔奖的评选也极有可能存在类似的偏误,以至于女性科学家的成就和贡献没有获得与之匹配的重视与奖励。


在中国,科研学界里面性别不平等的现象也极为严重。笔者一份研究曾经报告过一组相关数据。2009年,中国女性专业技术人员总数达2160余万,占全部科技研究人员的40%。但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女性在科技领域高层/核心群体中仍然凤毛麟角。截止2011年,历届当选的两院院士中,女院士有100人,其中中国科学院院士56人,中国工程院院士44人,分别仅占两院院士总数的4.6%和5.6%;国家863计划专家全部为男性;973计划选聘的首席科学家中,女性8人(4.6%);其他包括“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百人计划”、“国家接触青年科学基金”、“千人计划”等计划中女性的占比都不超过7%。


现价段的中国既在崛起也在转型,科技创新在国家发展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对科技人力资源的需求也越来越紧迫。但另一方面,对女性的社会期望(结婚生子)不但没有转变,还变本加厉将事业有成、养家糊口、照顾老小都添加到女性需要承担的责任中,这也是最近浙江大学教授冯刚在微博上的发言掀起不小风波的原因。


重要奖项中女性的缺位,同贬低女性的负面事件一样,都会阻碍女性在科研创新工作中的坚持和进步,因为没有被听到、被看到、被认同和支持,她们的努力和贡献便逐渐失去了合法性,由此造成的智力损失不仅仅对女性不利,更是整个国家和人类社会需要承担的风险。



*本文系IPP客座研究员孟羽为正角评论撰写的原创文章。版权归正角评论(ID:zhengjiaopinglun)所有,转载必须注明出处。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254人参与,1人评论
登陆
  • jxhyxc发表于2017-11-03
    0

    我只有呵呵。你是条虫,偏偏要人承认你是龙,要与龙同等地位,你不可笑吗?你说的社会强加与女性的责任,恰恰是女性刻意逃避的责任,而不是社会强加的。地位是自己挣的,不是别人给的。相对于女性的贡献,女性社会地位远高于其应得的地位,这是男性的宽容和怜悯的结果。如作者所言的话,女性永无翻身之日。女性只有和男人一样承担起义务和责任,女性的地位才可能提高,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