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5月24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中国的改革与外部压力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9-04-24


中国进入了2019年的“两会时间”,随着中国经济的稳步发展,国际声望也在持续提升。每年三月的这段时间,也越来越成为中国这个东方大国在各国媒体眼中,必须瞩目的“高光时刻”。 近日,深圳卫视的直新闻专访了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作为著名的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教授长期关注中国内部改革及国际影响。在盛会开幕之前,我们倾听了他对全球化时代下中国应如何沉着稳步推进发展作出的深入解读。IPP评论今天授权转载这篇专访。


我们注意到一些来自全球不同地方的政治观察家,正在对中国两会进行细致观察。您认为他们希望通过两会发现什么?


我想主要还是从两个层面来看。


第一个层面,简而言之,中国现在是世界上的贸易大国,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当你成为一个世界大国,做什么不做什么,都有它的外在性都会产生一个外面的反应,这就像全世界为什么一定会关注美国总统选举


海外人士对中国的关注,不仅聚焦两会,中国所有的重要会议,他们都会关注。英文externality,即指外在性,意思是大家都关注。就是因为中国是大国,所说所做的对我会产生影响,所以我才会关注。


第二个层面的原因是,今时今日世界的格局正在持续出现问题。欧美方面,美国正在搞贸易保护主义、经济民族主义,还大幅提高关税,尤其是当前的中美贸易摩擦令人担忧。欧洲因为它的经济在2007、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进行经济结构调整,其负面反应还在持续溢出。


法国的“黄马甲”运动,英国的脱欧,意大利的五星党,右派激进势力上升,不一而足。甚至目前看来欧洲最稳定的一个国家——德国,默克尔即将离任,国内政坛局势也在发生变化。激进力量无论左右,都在风起云涌。


由此看来,过去欧美是世界的主导者,那么当欧美发生问题了以后,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自然会被世界寄予厚望。


那么中国究竟要做什么、怎么做? 这就是全世界都来关注中国两会的原因。因为两会很显然是中国政府本年度推出新政策的重要讨论和传播平台。


由此大家就会评估,中国将要实施的政策,对我会产生什么影响? 对国际秩序会产生什么影响? 因此,海外对于两会的关注是一种很自然的现象。



我们也注意到,其实近些年来西方媒体中越来越多地出现了与中国有关的积极报道,您认为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变化?面对来自西方的“表扬”,中国应该保持一个怎样的心态? 


我觉得,道理很简单——以前毛泽东主席也说过,谦虚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我想这句话今天也具有现实意义。西方世界对中国无非就是一个“棒杀”,一个“捧杀”。


当西方棒杀你的时候,不需要感觉悲哀,因为中国并不是他们想棒杀就能棒杀的。中国现在已经成长起来了,强大起来了,这就是最好的回击。


但现在麻烦的问题就是捧杀,因为捧杀就会使人容易骄傲,而骄傲就要使人落后。我想对于个人是这样,对一个国家也是这样。所以我认为,无论表扬你,吹捧你,大家都要保持冷静的头脑。


因为总体来说,中国毕竟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的经济总量很大,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当然,我们的人均GDP当然增长也很快,80年代初300美元都不到,现在将近10000美元。但我们毕竟只有10000美元,对比欧美经济体人均GDP五万多美元,还差得很远。


因此,我们还是要看到自己的差距,不要看到西方捧杀你,我们就洋洋自得,就有一部分人开始提高嗓门吹牛,这是不对的。


习近平总书记告诉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其实我们在很多方面距离发达国家还差得很远,还是应该虚心向人家学习。绝对不要被临时性的胜利冲昏了头脑,一定要保持高度清醒。


我刚才说了,人家棒杀你的时候,不要自卑。我们连最艰苦的路都走过来了,不需要自卑。但更不能骄傲,而是应该保持一种很好的大国心态。



很多观察家认为,今年的中国两会将释放进一步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信号,但同时也出现一些声音,认为中国扩大开放,是“受外力所迫、不得已而为之”。对此,您认为我们应该持怎样的态度?


的确有这么一种观点认为,要在某些方面出现问题时才进行改革,我好好的改革什么呀,对不对?但是我个人倒不认同这个观点。


从当今整体世界局势上来看,相对于很多其他国家,无论是欧洲美国,还是我们的一些邻邦,中国的整体发展态势还是很不错的。因此,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的改革,应当称之为“自我革命”,就是自己改革自己。所以我不认为中国的改革是“受外力所迫、不得已而为之”。


我认为,我们的执政党是一个富有使命性的政党,设立了很多目标。例如十九大把2050年前的中国社会发展划为三个阶段,2020年的全面小康社会,2035年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到2050年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这些都是一个执政党的使命。而改革都是为了推进发展,去实现自己的使命。


当然,外在的压力也会是改革的动力,这点对于任何国家都一样。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说1978年以后的改革开放,是一个互相关联、作用的过程。向外部世界进一步开放引发了外来的压力,也就进一步推动了中国内部的改革。


另一方面主要也是因为当时我们自身资本短缺,因此通过主动开放,把外资和先进的管理经验请进来。再举一个例子,中国为了加入WTO、与世界接轨,也付出了相当大的努力。接轨实际上也是一种倒逼机制,要想加入这个WTO, 中国必须接轨自己的政策和法律法规。


因此,对于执政党来说,无论是内因还是外力,都可以成为改革的动力。改革动力无所谓好坏,因为这些改革都有利于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以今天的中美贸易摩擦为例,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有些领域需要改革, 但并非出于外部压力。近年来习近平总书记一直在强调,中国要推进全球化,而推进全球化的一项重要指标,就是我们国家自身要深化改革,变得更加开放,而且要有新的开放方案。


这些一方面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而且刚好也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所带来的压力。这不是妥协,更不是投降,而是为了自身的可持续发展。

也就是说不用太在意别人的说法?


对,所以我刚才一直强调,大国要有大国的心态。好比一本书,无论是人家推荐给我读的,还是我自己发现的,只要对我有利,都可以为我所用。


你不能说,“哎呀郑永年你这本书不是你自己发现的,是人家推荐给你的”就感觉丢脸,对不对?有些思想是我自己发现的,有些思想人家告诉我的。你看看金庸小说里面,都是容纳一切的好处、容纳各个派的人,到最后赢了,一样的道理。




本文是深圳卫视的直新闻对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的专访实录,转载已经授权。



微  信  公  众  号
542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