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23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粤港澳大湾区与一带一路的关系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11-13

今年三月份两会时李克强总理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了粤港澳大湾区,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提到粤港澳大湾区。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我们可以借用习总书记所说的四个伟大来比喻大湾区,这是个伟大工程、伟大梦想、伟大斗争和伟大事业。天上不会掉馅饼,这些战略是要干出来的。正因为是战略,今天主要讲三个问题:



1

第一个问题,如何实现粤港澳三地经济的可持续发展。


可持续发展是中国大湾区下一步最艰巨的任务。香港作为四小龙之一,人均GDP最高,珠三角区人均GDP也不低,下步怎么发展,对三地来说都是非常严峻的挑战。总体上,大家都在讨论如何规避中等收入陷阱,中国大体上没有大问题,但如何进一步发展?大家看今天欧美的情况,这些国家和经济体达到高收入水平以后,下步怎么走的问题对他们困扰很大。


上世纪八十年代后,这些经济体因为参与全球化,收入分配问题、社会公平问题越来越严峻。若要保持社会的良好运行,必然要有经济发展。我们今天看到西方有很多问题,比如民族问题,但主要还是经济问题。我一直强调,不管什么样的政体,民主也好,专制也好,权威主义也好,经济好的时候日子都很好过,经济坏了哪一个政体的日子都不好过。


以美国为例,2008年以前美国中产阶级占总人口的75%以上,但2008年到现在,二十年不到,中产阶段已经萎缩至不到50%,这是说不过去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现在出现民粹主义,出现特朗普。好多人没意识到这点,其实主要是美国的经济社会出了问题。欧洲是这样,香港情况也一样。


香港年轻人为什么走向街头搞政治?主要还是经济问题。香港八十年代时,两口子大学毕业买房子还可以,现在买不起了。受过高等教育的年轻人因为对生活不满,就去街头抗议。其他地方也一样,欧盟也一样。怎么解决问题?


中国领导人强调,发展是硬道理。新加坡这些年为什么搞的那么好,主要是经济搞的好。我上次刚刚去访问台湾,台湾现在为什么搞的乱七八糟,主要是经济问题。当然这和台湾的政治民主化走错了方向也有关系。台湾九十年代初期人均GDP和新加坡差不多。但现在台湾人均GDP是23000美元,新加坡已经56000美元了,台湾连新加坡的一半都不到。


珠三角地区的人均GDP已经跨越了中等收入水平,下步如何发展?一靠制度创新,二靠科技发展。中国内地的发展,如果还依靠国家政策的话可以理解。但发达的粤港澳大湾区,如果还继续像八十年代初一样,依靠国家的政策来实现可持续发展,那实在太说不过去了。


粤港澳大湾区是中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应当追求自主发展,不要等、靠、要。去年我在IPP给中央写大湾区报告的时候,提出来通过大湾区建设来促进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当时,我们叫环珠江口大湾区,不叫粤港澳大湾区,实际上都一样。现在发展的瓶颈在哪里?我觉得制度创新是个大问题。中国大陆和香港澳门是一国两制,实际上不是一国两制的问题,而是一个湾区里面一国11个城市的问题,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制度,行政分割得非常厉害,必然阻碍制度创新和经济发展。


我注意到,大湾区概念提出来后,每个城市都在搞自己的版本,而不是习总书记要求的多向合作,更多的是恶性竞争,每个城市都想多分一块蛋糕,但每个城市有没有通过鉴定自己的比较优势来做呢?我走了很多城市,现在还没看到。每个城市都要先占良机,我觉得这个可能通过制度创新可以达到巨大合作。


粤港澳大湾区提出后,很多人对国外的三大湾区感兴趣,我想如果仅仅局限于纽约湾区、东京湾区或旧金山湾区,还远远不够,这只是个最基本的面。当然从这个层面看,大湾区也非常有意思,因为这些湾区都是比较自由的市场的经济体,通过企业为主体来达到整合,也是通过制度创新来达到整合。但是,我们这个大湾区有11个城市或11个主要的行政单位,政府之间如何合作非常重要,不解决这一关,企业很难达到自然而然的合作。就像三中全会改革方案所说的,理想是企业起市场主导作用,政府起更好作用。大湾区要合作的话,政府起更好作用,我们要思考,什么样才算是更好的作用,而不是最坏的作用。


2

第二个问题,我们如何达到国家统一。


大湾区是一国两制。97年香港回归时,我想我们在座的谁也想不到今天香港少数人居然要搞独立的问题。澳门的情况比较好,但也有潜在的问题。当今的世界,年轻人都搞认同政治,认同政治是政治经济学中非常重要的课题。认同政治就像瘟疫一样到处传,英国已经脱欧了,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也闹独立。国家如何统一呢?我想党的十九大,这几年强调两个百年,现在已经从第一个百年转到第二个百年。第二个百年是什么呢?国家统一最重要,我们讲中国梦,如果国家没有真正统一起来,就无法讲中国梦,至少非常有缺陷。怎么使国家达到整合呢?粤港澳大湾区只是地区,这是第一步,第二步也要把福建、台湾包进来。所以我们去年的报告还有一个副标题——如何用社会的方法完成国家统一。我觉得这点非常重要。


无论台港澳,老百姓对国家的认同是实实在在的,国家不是抽象的概念,是很多物质利益作为基础的。我在新加坡工作多年,李光耀有句话非常深刻,他说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爱国,他凭什么要爱国呢?如果每个人都是利益相关者,那就爱国了。新加坡为什么要做公共住房政策,如果每家每户都有套房子住,老百姓就会爱国。李光耀说的很直白,比抽象地谈爱国主义有效得多。新加坡80%多的居民生活在公共住房里,只有10%左右的少数富人才买得起房子。


大湾区的整合就是一国两制,一国是前提,这些年纠正过来了。香港、澳门讲一国两制可以理解,但作为中国大陆应该强调是一国下的两制,不是两制下的一国,这个要搞清楚。如果促成一国呢?我觉得是需要反思的。我们提倡大湾区的时候,我的第一看法就是要把大湾区建成内部版的欧盟。我们现在去看看,无论是产业、金融、教育等各个方面的合作,大湾区之间的合作远远不如欧盟。


欧盟是由不同主权国家组成的联盟,我们是一国,是国家内部的区域,为什么我们的整合不如人家?这个需要很多思考。我们建立了共同市场吗?没有。我们有共同的金融市场吗?没有。香港有那么好的金融服务业,我们有无组合起来?没有。广东为了帮助香港,自己没有发展金融业,结果这几年自己没发展起来,香港也不见得好多少。


我们有无像欧盟一样建立了统一的劳动力市场?没有。我们有零散的就业,但作为制度体系根本没有建立起来。我们有没有建立统一的教育市场?没有。广州、深圳、珠海没有多少好大学,但香港有很多好大学。粤港澳的教育合作是搞了一点,香港有些学校跑到珠海设个分院。我对这样的做法,一点不看好,真正的教育没有弄起来,既然一国之内,那么好的教育资源,为什么都不能整合呢?这不光是广东的需要,也是香港的需要。香港人口在萎缩,香港、澳门的高等教育,如果要可持续发展,离开了广东,离开了祖国,香港是没有前途的。台湾100多所大学,如果人口不增加,如果陆生不去的话,未来很多大学都会关门,香港情况也差不多。这是互相需要问题,也是可持续发展的问题。


能否建立共同的房地产市场呢?香港的少数人有独立思想,我了解很多人确实为生计问题烦恼。大陆这边很多房地产开发过度,泡沫很大。但香港人买不起房子,到街上去造反。我们为什么不能建立统一的大湾区房地产市场呢?


我在英国呆了三年,考察过欧盟各方面的制度体系。我一再给IPP的年轻学者说,我们不要总看纽约湾区、旧金山湾区和东京湾区,这是非常低级的东西。我们要看欧盟怎么整合,其他各区域怎么整合,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未来台湾也一样。因为中国经济体量大,能消化很多问题,香港只有800多万人口,台湾人口只有3000万。我们反思这么多年两岸三地的政策有很多错误,有一个错误就是中央政府为什么要与台港澳对等谈判呢?这是美国人的做法,不是英国人的做法。英帝国建立起来比美帝国还强大,为什么呢?它实行的是单边开放政策,不是对等谈判。如果大陆与台湾谈,议题马上就会政治化,像服贸谈判就是很典型的例子。大陆实行单边开放就可以了,马上可以解决很多问题。表面上对等谈判是尊重台港澳,实际效果反而不好,所以我们要改变思路。


我在很多场合讲,大陆要做单边开放政策,因为我们已经是一国了。台湾就是中国的一个省级行政区,为什么要对等谈判呢?中央政府有没有和广东对待谈判?单边开放能解决很多问题,不用太政治化,太意识形态化。中国要学英国,不学美国,美国人过于小气,相互开放才开放。中国有个很好的传统,就是单边开放,那就是朝贡体系,只是坏在磕头,非常封建,现在免了磕头。朝贡体系当时也是非常好的体系,我们怎么通过改造,实现现代化呢?这个要考虑,国家统一的问题,我是觉得到2049年台湾、香港如果还继续闹独立运动,这实在说不过去。如果台湾不统一,何谈中国梦!要把这个事情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湾区能解决很多问题。


3

第三层面,如何引导国际社会?


中国已经是第二大经济体,如何去引导国际体系呢?三个看点:首先是与国际接轨,从邓小平时代以来,我们加入了很多国际组织。其次是改革,很多是西方主导的。第三,用习总书记说的话,就是补充,我们应当为国际做更大贡献,尤其第三个补充最重要,那就是一带一路。习总书记强调了很多次,我们不是与世界竞争,而是新体制的补充。


大湾区更重大,与一带一路有更深的关系。大湾区本身可以成为世界级的、最有竞争力的国际平台。现在世界出现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因为西方经济不景气,出现很大问题,但我们的判断是正确的,全球化是不可灭绝的,反全球化不是人类的出路,贸易自由化还是未来的方向。但是贸易自由化怎么推进?美国已经推不动了,更不说欧洲了。问题出在哪里?我觉得,这些年来西方,尤其是美国太强调规则。奥巴马当总统时提倡TPP,不让中国制定规则,美国继续制定规则。但这个方法现在已经没用了,2008年以后,世界经济不景气不是规则的问题,而是规则太多的问题。


现在很多规则都是阻碍了世界经济发展,世界经济面临的是发展问题,美国人判断错误。特朗普的判断是正确的,但方法太下三滥,大家不认同。中国怎么做?无论TPP、IECP,都涉及很多国家内部,美国不搞TPP了,IECP我们就能搞成?印度不会让中国搞成的。大湾区是什么概念呢?大湾区是一个主权国家内部的一个经济大平台,要把大湾区搞好,不仅仅要看现在的几个湾区建设,更重要的是考虑把欧盟的经验、TPP的好做法,放到一个主权国家,一个中央政府主导下的大平台来怎么营造的问题。从这个方面追求可持续发展,另一方面探索和引领这个世界的经济规则 ,一边发展,一边选规则。不是规则先选好了,再搞发展。这是两种不同的思路。


中国下步要发展,要搞国际平台。我们已经有了好多自由贸易区,如上海、前海、横琴、南沙,为什么一直不理想呢?我考察过好多自贸区,有一点就是制度的同质性,大家都一样,基本都是把左手的放到右手,把右手的放到左手,没有大的突破。如果把大湾区做起来那就不一样了,它制度不一样,我们叫“一国两制”。为什么广东八十年代经济特区一上来就快速发展呢?主要在于引入香港的不同制度。同样的制度只有物理反应起不了化学反应,只有不同制度之间才会起化学反应。杭州说也要搞大湾区,我说搞不了的,不同的体制、不同的制度才有制度创新,其他地方很难。一带一路也一样,一带一路提出后,全国各省市都在争,甚至有人说一带一路古代就是从我这里开始的,现在讲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我们不能今天还享受唐朝祖先的荣耀。


我们要着眼现实,要搞一带一路,一个最重要的就是经济总量。我去广西、云南看过,他们也在积极搞一带一路,但是搞不起来,因为经济总量小。广东是中国里面最有条件搞一带一路的,因为它本身不仅经济总量大,还是个交通枢纽,但是没有做起来。我觉得很遗憾。如果广东这样的省份不做一带一路,中国的一带一路不会走到任何一个地方去。


如果把大湾区建设作为平台,作为一带一路引导者的话,一带一路至少有60%-70%的机会成功,其他边远省份做点边贸就可以了。为什么这些年我们要花很大精力研究大湾区,就是把这个放在国家的、宏观的、未来三十年的发展层面来考虑,这才算是战略。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2359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