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2月17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美国税改不是供给侧改革,中国不必太焦虑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7-12-04

当地时间12月2日凌晨,美国国会参议院以51比49通过税改法案。


美国舆论称:这对总统特朗普和共和党来说是重大的立法胜利。


在中国,一篇题为《评美国大规模减税:这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的文章为特朗普税改大唱赞歌:


税改方案的实施不会使得未来美国政府的财政收入降低,反而还会大规模增长;


美国未来的经济形势一定会更加明朗;


特朗普的作为就是世界上最典型的供给侧改革。


事实真相果真如此吗?特朗普真的“胜利”了吗?



嘉宾 |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郑永年

主持 | 瞭望智库 武君



1

大资本主导的税收政策


瞭望智库:您认为此次特朗普总统进行税改的真正原因是什么?


郑永年:我认为特朗普上台以后,一直期望有这样一个大的税改。


他主要想学上世纪80年代的里根总统,通过降低企业税收来提高企业的积极性,促使它们进一步发展。


当然,这也不无道理,因为现在的一部分美国企业在很多方面都遇到了困难。


但是,如果他想用里根经济学的思路去做,我个人认为通过税改来解决美国的问题比较麻烦,不见得能有效果。


为什么呢?


我觉得这次税改完全是大资本主导的一个税收政策。因为现在那么低的税点只对大资本家有利。


在新的税改方案之下,资本获利的确会更多。


但是,资本获利更多的情况下谁来交税呢?


美国的穷人交不了太多税,交税的压力就集中在美国的中产阶级,而他们已经捉襟见肘了。


因此,我不认为美国中产阶级相信税改会给他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


2

根本没考虑中下层利益


前些年,美国的那些大富豪就说他们交的税其实比那些中产阶级还低。这是不可原谅的。


所以,税改的本来目标可能是为了培养美国的中产阶级。但是,它的客观结果可能会损害美国中产阶级的利益。


二战后,美国的中产阶级数量占比高达到70%。


但是,从20世纪70年代到现在,美国的中产阶级一直在萎缩,到现在连50%都不到,奥巴马总统执政时期仅仅是49%。


中国的中产阶级虽然增长比较慢,但是毕竟在增长。美国的中产阶级从70%下滑到到49%,真的说不过去。


为什么民主党没有一个人支持税改?因为这个政策根本没考虑中产阶级和下层阶级的利益。


为什么现在美国政党之间互相否决?因为之前中产阶级是大多数(占比70%),两党都需要这部分人的利益诉求。


而现在,中产阶级和非中产阶级刚好是一半一半(中产阶级占比49%)。


所以,鉴于目前美国的区域、种族和阶层分化已经非常严重,我的预测是这次税改将使得美国社会分化状况更加恶化。



3

不能为美国解决多少问题


瞭望智库:有人说,此次美国税改才是真正的供给侧改革,您怎么看?


郑永年:我的确不同意这样的看法。


现在特朗普给大资本家减轻税收负担,希望他们成长起来以后给国家交更多的税。这是里根经济学的思路。


里根经济革命的确是供给侧改革的典型。但是,现在的时空背景和里根时代已经不一样了。


以前,资本是有主权的;如今,资本是没有主权、没有边界的。


而且,资本是流动的、长脚的,资本家赚了钱,政府要的话,他们就跑掉了,不一定会交给国家。


大企业为了避税跑来跑去——你给我征税我就跑掉。以前法国总统说要征税,一征税高税,那些富人就跑到伦敦去了。


以前,美国一项技术可以带动一个产业的发展,然后,产业催生出工人阶级还有中产阶级。


现在,美国一项技术催生的中产阶级在哪里呢?现在的技术既不产生工人就业,也产生不了多少税收。


以前,里根供给侧改革是在有经济主权的前提下。现在,没有哪个国家有经济主权。


在世界上,中国对经济的控制已经非常到位了。但是,中国的资本也是在世界上到处转,更不用说西方的资本了。


总而言之,税改的大前提已经发生了变化,这种机械地运用里根经济学来看待税改是缺少思考的。我不认为这个税改方案能为美国解决多少问题。


4

中国不必太焦虑


瞭望智库:这次美国税改将对中国乃至世界产生怎样的影响?


郑永年:我觉得中国不必太焦虑。


美国这样进行减税,其他国家是做不了的。欧洲肯定不会做,因为税收只有越来越高才能维持欧洲的高福利。尤其是在“一人一票民主”这种制度背景下,欧洲减税是进行不下去的。


中国现在正在建立消费型社会,消费占经济增长的份额一直在提高。我不觉得美国的税收改革会对中国产生那么大的影响。


我觉得中国需要稳定自己,继续按照有利中国自己建设的方向去做,不要管美国做什么。


并且,美国的税收政策会产生怎样的影响,需要很长时间才可以看出来,中国自己完全有时间去调整。


瞭望智库:美国的税改方案落实后,会不会有大量资本重新回到美国?会不会引发人民币贬值这样的风险?


郑永年:资本到了美国做什么?我觉得一旦这些资本跑到美国去,只能加重美国金融资本主义经济的性质,就是投机。


即便资本跑到美国,技术、劳动力和市场等因素也都是不会变的。


现在,中国的市场也不小。好多因素加起来可能会对中国造成一定影响,但是,也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我相信中国有能力消化掉。

来源:界面新闻



中国正将目光聚焦在未来三十年。如何突破新旧利益的博弈格局,在全球挑战中寻找新的机遇?


以微观调研把握宏观中国,用战略思维观照现实国情。中国问题专家郑永年深度解析新时代下的决策之路,在不确定世界中寻找确定。



*郑永年教授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751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