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1月19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赵洪:印日走近要制衡一带一路?

微信公众号
赵洪 发表于2017-12-13

近年来印、日关系不断升温,印度总理莫迪和日本首相安倍都将印度-太平洋区域(Indo-Pacific region)看成双方扩大战略合作的新舞台。今年5月两国领导人进一步提出构建“亚非增长走廊”的新概念,将之视为印、日“印度-太平洋2025年发展愿景”的重要组成部分。



"亚非增长走廊”的构想


“亚非增长走廊”的最初想法出现于2016年11月在东京举行的日-印高峰会谈年会上,其间印度总理莫迪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进行了相关议题的商讨。在之后发表的联合公报中,双方提出将合力开发非洲,共同推进亚非工业走廊及数据网的发展。2017年5月在印度的古吉拉特邦召开的非洲开发银行年会上,印、日双方正式公布了关于“亚非增长走廊”的构想。


“亚非增长走廊”包括四个方面的内容,即发展合作项目、高质量的基础设施和制度互联互通、生产技能提升以及人对人(people-to-people)的伙伴关系。构想还突出印、日三个具体目标,一是以发展高质量的基础设施投资为推动力,推动印、日的非洲扩张计划;二是在一个亚非合作的大框架下实现非洲与印度洋地区的融合;三是按照印、日在2015年提出的“印度-太平洋2025年发展愿景”,塑造一个“自由和以价值观为基础的印度-太平洋秩序”,实现非洲、印度洋、南亚、东南亚、东亚及南太平洋之间的联通。



印、日构建“亚非增长走廊”的主要原因


印、日积极构建“亚非增长走廊”,与两国在非洲利益增长、加紧调整各自非洲政策有很大关系。非洲大陆共有54个国家,自然资源丰富,战略位置重要。印度将之视为发展已久的合作伙伴,日本则视之为未来发展的新地区。近年来,面对中国在非洲影响力的与日俱增,促使印度联手日本,共同增强竞争力。


印度调整非洲政策


在当代历史中,印度与非洲的联系可以追溯到20 世纪初印度积极支持非洲独立和反殖民运动。印度在非洲有大量源于英国殖民时期的印度侨民,他们通过汇款、贸易和投资,与印度家乡保持密切联系。从贸易方面来看,印度与非洲的贸易额从2000年的69亿美元增长至2015年的511亿美元,已经上升仅次于中国的非洲第二大贸易伙伴国。


从投资方面来看,2015—2016年,印度对非累计绿地投资金额达22亿美元。与中国对非洲投资主要由国营企业参与不同,印度大型私人企业,包括Bharti Airtel、塔塔集团、塔塔咨询服务都有对非洲投资业务。印度对非洲投资领域也从基础设施领域扩展至其他领域,包括健康、通讯、IT、教育及银行业。


莫迪在2013年上台后大幅调整对非政策。其一,印度原先实行的是“聚焦非洲”政策,即更多的是集中于少数几个非洲国家。如今在莫迪政府下,这一政策已经演变为聚焦整个非洲大陆,而不只局限于几个非洲国家。其二,更加重视与非洲进行全方位的合作和交往,包括多边框架下的海洋安全、气候变化,以及贸易机制和联合国改革。其三,更加重视印、非在更广地区安全上的合作。


正如莫迪在2017年1月新德里举行的第二届Raisina地区安全对话会上说的,“印度要建立自己的发展伙伴关系,这种伙伴关系不仅从印度洋和太平洋延伸至加勒比岛屿,也从非洲大陆延伸至美洲”。莫迪的这个观点扩大了“亚非增长走廊”的内涵,确立了与日本对非洲和印度洋的相同理解。


日本重视在非洲的利益


历史上,由于距离较远、非洲多属欧洲殖民地等因素,非洲一直不是日本的外交重点。冷战后,日本的非洲外交得以不再追随欧美的对非政策,开始重视非洲并主要以提供ODA(Official Development Assistance,官方开发援助)的方式发展对非关系。据日本方面统计,从2000年至2015年,日本共向非洲国家提供ODA约197亿美元。安倍执政后加大对非援助力度,在2014年访非期间承诺2013—2017年间向非洲提供新援助320亿美元。


2016年8月,安倍出席在内罗毕举行的第六届东京非洲发展国际会议,在发言中提出要改变原有的援助形式,即从传统的官方援助转为直接投资,帮助建立一个以基础设施、人力资源和商业效率为中心的“高质量非洲”。


安倍在此届非洲发展国际会议上还提出“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日本将更加重视在亚、非之间建立战略合作关系,并强调日本的主导作用。


抗衡“一带一路”倡议的新举措?


中国在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后,印、日两国都持保留态度。在印度的“东向行动”框架下,有旨在连接湄公河次区域的“印-缅-泰三边高速公路项目”。而印度的“西向战略”,有用铁路线把伊朗的恰巴哈尔港与阿富汗边界连接的发展规划,有开发毛里求斯岛的基础设施建设计划,更有推动在斯里兰卡的特大经济工程建设发展方案。印度甚至还提出要建“国际南北交通走廊”—— 能使印度至俄罗斯的运输距离比目前缩短40%、成本降低30%的通道。


在印度看来,“一带一路”是对其构想“多极亚洲”概念的挑战,要求与中国就“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基础设施和经济走廊建设进行“有意义的商谈”。


与印度相同,安倍政府一开始对“一带一路”也表现出冷淡态度,坚持“要等着看‘一带一路’概念会怎样实现”。虽然日本派出了高层代表参加了今年5月份在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安倍也对“一带一路”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赞赏,但安倍同时还表示,日本是否参与“还取决于通过‘一带一路’投资的项目是否对所有国家开放,采购过程是否透明、公平,项目本身会否对负债国财政造成困难”。正是因为印、日两国对中国支持的合作倡议持有相同抵触心态,促使两国在亚洲及其他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方面的政策不断趋同。


印、日海外战略趋同的另一因素是莫迪的“东向行动”政策将日本视为一个“特殊”的全球伙伴,而安倍推行的“自由、开放的印度-太平洋战略”和“扩展版的高质量基础设施合作伙伴计划”也将印度看成是日本重要的地区和全球合作者。


日本是唯一被允许参与投资印度东北地区社会经济发展项目的国家。印度东北地区包括中印有争议的9,000万平方公里“阿鲁纳恰尔邦”(中国藏南地区)。自2006年以来,尤其是2014年9月莫迪访问日本以后,日本不顾中方反对,参与这里的多项基础设施项目,为中印边界地区水电项目提供数亿美元贷款。印度试图通过吸引日本投资,将印东北地区发展成印度通向东南亚、实现“东向行动”政策的门户。


安倍政府对印度也有战略上的需求。由于印度地理位置的重要性,日本在1950年代就开始不断向印度提供官方援助(ODA)。2014年,日本给印度的ODA占到日本给南亚ODA总数的57%。2015年,日本政府修改对外援助方式,以发展合作章程替换ODA章程,强调官方援助的战略意义和合作开发的伙伴关系。


“亚非增长走廊”正是印、日之间为加快实现各自在非洲和印度洋的战略目标而推出的一项雄心勃勃的发展计划,是印、日两国不断增强的印度-太平洋战略不断趋同的结果。



无法与中国比肩


“亚非增长走廊”看似一个崭新的愿景,但其内容并无太多新意,与印、日2015年共同提出的“印度-太平洋未来愿景”发展内容大致相同,目标是推动建立一个以基础设施和互联互通建设为中心的自由与开放的地区秩序。由于“亚非增长走廊”具有雄心勃勃的发展愿景,而且提出之时正是“一带一路”峰会在北京召开之际,引起不少人士将之与“一带一路”倡议比较,视之为印、日与中国在非洲及印度洋地区竞争的新举措。但无论从资金规模,还是从基建能力来看,都无法与中国比肩。


从资金方面来看,尽管安倍政府承诺将为“亚非增长走廊”投入2,000亿美元,并答应2018年投入300亿美元。但总体来看,日本对外援助数额在不断减少,流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更多的是私人逐利资本。如2014—2015年日本流向发展中国家的资金流量中,私人资本已占到87%,ODA 仅占15.6%。


鉴于日本经济仍处于恢复之中,私企又有很强的独立性,所以还很难说私人企业是否愿意出资参与距离遥远,且历史文化交往又不深厚的非洲的基础设施投资。


从印度方面来看,莫迪近年来在国内推行的一系列“大胆”改革措施,包括2016年11月推行的废除大面额纸币以及2017年7月1日开征货物和服务税,导致国内不满情绪上升,私人资本对印度经济前景不看好。从基建经验来看,不少评论都认为,印度目前甚至连一个深思熟虑的外贸战略都没有,自己的基础设施也不理想,更不用说有扩大对外投资基础设施的能力了。


不过,另一方面,印度在非洲有很成熟的贸易和商业网络,而日本又有很先进的生产技术和很强的融资能力以提供高质量的基础设施,两国又有一致的战略想法。印、日双方优势组合,将为发展这一走廊发挥重要作用,也会给中国的非洲投资发展带来不小的挑战。



*本文作者赵洪是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教授,目前是日本亚洲经济研究所访问研究员。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10892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