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8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2017年两岸关系述评(2)

微信公众号
张遂新 祁冬涛 发表于2017-12-21

明与暗:现阶段台湾当局的两岸策略


在当下的台湾社会,大多数民众并不赞成“台湾独立”,而日益崛起的中国大陆更是牵制“台独”的重要力量,可以说现阶段的客观环境并不允许民进党当局重启“台独”路线。但众所周知的是,“台独”本就是民进党明确写入党纲的基本主张,在深绿选民和党内基本教义派的裹挟下,民进党也很难真正做到弃“独”。面对这一两难的局面,现阶段民进党当局使出了“明暗两手”,在两岸关系上打起“维持现状”的旗号,避免过分刺激政治敏感议题,但在台湾内政上则频搞“柔性台独”动作,以满足台独人士的期望,逐渐疏离两岸之间的社会经济和历史文化联系。


2017年以前蔡英文当局也曾试图争取“外交突破”,如2016年12月蔡英文与美国总统当选人特朗普进行了通话,但随后即失去了“邦交国”圣多美和普林西比;2016年底促成日本驻台代表机构“公益财团法人交流协会”更名为“公益财团法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但2017年以来却已有至少五个国家和地区要求台湾驻当地办事机构更名甚至迁馆,可见大陆方面对台湾当局进行了针锋相对地反击2017年台湾当局在两岸涉外领域行事较为谨慎,基本回归了早先提出的“不挑衅”、“不意外”原则,以维系原有格局为主。


在其他较为敏感的政治议题上,民进党当局也保持了较大程度的克制。如2016年底台湾当局立法机构在初审“公民投票法”修正草案时,面对国民党策略性“放水”,民进党也“急踩刹车”,避免将两岸之间政治协议、“修宪”和“领土”变更列为“公投”的适用项目;20179月,赖清德在立法机构质询时自称“主张台湾独立的政治工作者”,引起各界轩然大波,蔡英文随后紧急“灭火”,称“相信赖清德知道分际和整体政策走向”,委婉将其言论与民进党当局政策划清界限。


由此可见,在大陆毫不妥协的反击下,蔡英文当局已经充分意识到现阶段两岸政治局势的敏感性,尽管为了巩固“基本盘”必须不时释出一些“台独烟雾弹”,但也会格外注意防止其影响超出可控范围,以免引火烧身。不过这并不等于说民进党已经实质“弃独”,其真正的“台独”手段正以较为隐晦的方式应用在台湾内部事务上。上台以来,蔡英文当局在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均推行了倾向分离主义的政策,与大陆方面所提倡的“融合发展”鲜明对立。


在经济领域,台湾当局希望提升对外经济的格局及多元性,告别以往过于依赖单一市场的现象”,而所谓的“单一市场”自然指的是中国大陆。为此蔡英文上台后即推动“新南向政策”,加强同东盟、南亚和大洋洲国家的经济联系,2017年以来,台湾当局大幅放宽“新南向国家”旅客赴台限制,为“新南向国家”提供大量融资,但对大陆资本赴台则严加管制,如20176月,台湾当局对“违法”接受陆资投资台湾有价证券的永丰金证券香港子公司开罚,成为首个陆资借道第三地投资台股被判罚的案例。


在社会领域,台湾当局收紧两岸人员往来政策。如20176月台湾和巴拿马“断交”后,台湾当局回应要“重新评估两岸形势……采取必要的因应作为”,更有党政人士透露台湾方面“首先拟从人流管制著手,将严审中国大陆官员入台”。由于台湾当局有关部门的严苛审查,2017年1至10月,在约89万件陆客来台个人旅游申请中,就有近2万件未被批准,未批准比例超过2%,远超马英九执政时期。此外,台湾当局对台湾居民赴大陆的管控也有所加强。如2017年7月,台湾当局行政管理机构通过“两岸人民关系条例”修正草案及“国家机密保护法”修正草案,对“退离职的高阶公务人员及军职人员”赴大陆进行严格限制,并增订罚则。随后陆委会也声言,“台湾人民不得担任中国大陆党务、军事、行政或具政治性机关(构)、团体的职务或为其成员。如违反规定,视身分为公务员或一般人民,将有刑事责任或行政罚锾”。2017年10月,台湾当局注销了中共十九大台湾籍党代表卢丽安的户籍,并警告有意加入中共的在陆台生称,“台湾人若加入中共,将被处以10万以上、50万以下的罚锾”。


在文化领域,蔡英文强调“要寻找台湾的核心价值,刚好跟传统中华文化做区隔”,在这一思想的指导下,台湾当局2017年推动了一系列“去中国化”政策。如20177月,台湾“国教院”正式公布“十二年国教社会领域课纲草案”,将中国史将放在东亚历史脉络中讨论;文化事务主管部门亦公告“国家语言发展法”草案,将“台湾各固有族群使用之自然语言及台湾手语”均列为“国家语言”,对标准汉语“国语”的地位进行稀释;8月,台湾当局行政管理机构不再为“蒙藏委员会”编列预算,并于11月底正式裁撤了台湾当局内部这一具有“中国”象征意义的机构;9月,台湾当局教育事务主管部门课程审议会通过提案,将高中语文课纲文言文比例从45%至55%降至35%至45%,进一步弱化台湾年轻世代的中华传统文化教育;12月,台湾当局立法机构三读通过“促进转型正义条例”,授权当局以“清除威权象征”为名对大批带有“中国”象征意义的两蒋时期历史遗存进行清理。


总的来说,现阶段台湾当局在两岸政策上使出“明暗两手”,不正面刺激敏感问题,搁置较为激进的“台独”动作,同时推动“柔性台独”,与大陆方面所倡的“融合发展”形成抗衡之势。

反传统与返传统:现阶段美国政府和国民党的两岸政策主张


值得注意的是,两岸关系绝不仅是两岸当局之间的事,以美国为代表的国外势力、以国民党为代表的在野势力,都从不同方面牵扯着台海局势。


2016年11月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后,在台海问题上表现出浓厚的“反传统”色彩,给两岸关系带来了显著的不确定性。2016年12月,特朗普曾表示“美国没有必要受制于‘一个中国’的政策”,随后他与蔡英文通电话,成为了1979年中美建交以来首位与台湾当局领导人直接对话的美国总统当选人,在跨年夜他甚至表示不排除在蔡英文过境美国期间与其会面的可能性。特朗普的种种“出格”言行不仅引发外界哗然,也使两岸关系深陷紧张状态。


然而2017年特朗普正式就职以来,其台海政策逐渐“返传统”,既不再以台湾问题要挟和刺激中国,也没有如外界所猜测的“放弃台湾”。20172月特朗普在与习近平通话中表示“充分理解美国政府奉行一中政策的高度重要性,美政府将坚守一中政策”;4月特朗普会见了到访美国的习近平,双方互动良好,以至于不久后蔡英文表达与特朗普再度通话的意愿后,特朗普第一时间以“不希望给习近平添麻烦”为由明确回绝;11月特朗普在访华时重申“美国政府坚持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在明确奉行一个中国政策的同时,特朗普政府也强调“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继续进行对台军售,维持与台湾的传统联系。但另一方面,台湾问题在现阶段美中关系议程中已降为次要地位,在习近平和特朗普的历次对话中,台湾问题都鲜少被提及。


随着党主席换届的完成,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在2017年同样经历了从“反传统”到“返传统”的演变。洪秀柱在国民党2016年“大选”失利后当选党主席,奉行相较以往更为积极的两岸路线,她明确主张两岸和平统一,将“和平协议”和“深化九二共识”写入政纲。但洪秀柱的“新政”并未赢得党内主流的支持,政策落实举步维艰。20175月,保守色彩浓厚的吴敦义击败洪秀柱当选新一届国民党主席,在其主导下,国民党的两岸政策重返2005“连胡五项愿景”以及马英九八年主政期间的基本方针。在新政纲中,国民党明确强调要维持“不统、不独、不武的现状”,不仅将“和平协议”相关内容删除,“深化九二共识”也重新被“九二共识、一中各表”所取代,洪秀柱“反传统”的两岸路线被彻底颠覆。


尽管如此,国民党在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大方向上立场并无变化,这也得到了大陆方面的认可,如前国台办副主任孙亚夫就指出,“吴敦义还是表达了坚持‘九二共识’、反对‘台独’的立场,作为国民党主席,吴敦义表达反对‘台独’是最准确的”,可见在今后一段时期内,国共交往也将如常进行。


总的来说,现阶段美国和国民党的两岸政策均完成了从短暂的“反传统”尝试到“返传统”的回归。特朗普政府放弃了以台湾问题要挟中国的企图,重返由一中政策、“台湾关系法”和“六项保证”共同构成的美国传统台海政策框架,但对台湾问题的重视程度明显下降;吴敦义主导下的国民党则放弃了前主席洪秀柱所推动的较为积极的两岸路线,重返2005“连胡五项愿景”和马英九八年主政期间的基本方针,这也基本得到了大陆方面的认可



*张遂新,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博士候选人,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访问学;祁冬涛,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研究员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31006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