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09月20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城市边界的起源与后果

微信公众号
Brendan O'Flaherty 发表于2018-09-10

很高兴有机会来到广州。我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广州听众对我的演讲感兴趣?所以我先从粤港澳大湾区入手谈起。粤港澳大湾区有条界线,南边的是香港,香港可能更出名,北边是广东省,没有香港那么出名。


我个人对于边界还是比较敏感的。我是新泽西人,虽然我在纽约工作,但我这一辈子都生活在新泽西。大纽约都市圈是世界上最富有的都市圈之一,居住人口有2000万人左右,哈德逊河在中间,这条河刚好分成两半,一边是纽约,一边是新泽西。我们的边界线恰好就在这个世界最大都市圈的正中间,也可以说是美国最富有的都市圈。哈德逊河把这个都市圈一分为二。


大纽约都市圈


新泽西和纽约间有一条界线, 在我们粤港澳大湾区里面也有一条界线,我所讲的应该会对大家有借鉴意义,这样的借鉴会给我们带来不同的视角和启示。

为什么城市之间会有一条界线?是之前就有,还是人为的?让我们看看贸易理论怎么看待城市的边界线。如果没有城市间的边界线,纽约大都市圈会更大,生产效率更高。边界意味着我们要付出更多的成本。


城市的边界线是自然而然形成还是人为的?万物存在皆有理由,我们看看这个理由是什么。我们新泽西人最早被叫做德拉瓦人,包括过去生活在那里的印第安人和欧洲人。印第安人住在那里之前我们并没有很好的记录,后来欧洲人发现了美洲大陆,我们才开始有了文字记录。过去这里是没有边界的。德拉瓦人的分支曾居住在新泽西河的北边,就是我们所在的纽约大都市圈了。


1624年,曼哈顿地区的人和西部、北部的人没有什么边界可言,荷兰人来到这里后把这里称为新尼德兰,这个时候也没有很明确的边线。到底是谁说我们要有边界线,把这两个地方分开来的?其实就是英国人。英国人在1664年花钱从荷兰人手上买下了新尼德兰,这时它就变成了两个地方——一个叫新泽西,一个叫纽约。


城市的边界


首先来回顾一下历史。英国内战是两个派别之间的争斗,1649年英国国王的头被砍下来,保皇派失败了。不过随后保皇派又开始反攻,打败了议会。在新泽西战场,保皇派说英国站在纽约这边,我们要把纽约和新泽西分开来,当时新泽西很少有人来。1776年新泽西成为十三个州中的一个,美利坚合众国正式成立了。那时候,一个州相当于一个股东,在一个联邦国家里面每一个州就是一个股东。在新泽西这里,因英国保皇派和议会的竞争,导致新泽西州的边界一直没有固定下来。

从国际贸易和经济经济角度来讲,这样的边界会带来怎样的影响?如果你把一个地方拉的很大,距离越远,波动就会越来越远。如果比较两个城市的波动情况,观察这两个价值走势是否契合,在综合体系里面走势是否一样,相互之间距离很大,没有统一在一起,走势是不一样的。


不少文献已经研究了边界会带来什么差别,即如果将一个城市一分为二,差别会体现在哪里。恩格尔和罗杰斯1996年的文章讲到了美国、加拿大的边界,他们预计美、加边界有12万公里宽。不过他们搞错了,犯了很多几何和技术上的差错。研究者们普遍认为美加边界其实只有47公里宽。有一篇论文,预测香港和内地边界宽度是226公里,香港的价格跟内地的价格距离,包括香港跟深圳的距离是266公里这么宽。这是其中一个效应——边界对贸易的影响。

城市经济学告诉我们,除了边界还要看因素,城市经济学是一个聚集的过程,包括国家的职业授权。纽约和新泽西对教育、医疗、律师授权是不一样的,新泽西的律师不能在纽约执业,纽约的医生不能在新泽西行医,哥伦比亚大学是由纽约州来许可的,它在新泽西州无权进行教学。普林斯顿也是由纽约授权,在其他地区它也不能参与教学活动。


法律法规的情况也是如此,比如水管、消防、汽油、大麻等。娱乐性的大麻这个月就会在新泽西合法化,但在纽约依然是违约的。还有水管,你如果请纽约的水管工来新泽西工作,这样做肯定不对,因为他是按照纽约的操作流程做。当然两地还会有不同税制和税收。


经济学提到了专业化分工。纽约大都会区有2000万人,当然应该要做到专业化和分工化,律师、医生应该按照2000万人士来分工,但其实是没有做到,新泽西和纽约是两码事。这种需求会因此降低,明明有2000万人需求,但是它达不到。比如我在新泽西法庭上的律师就说:“我在纽约有案子,我现在过不来。所以我们讲到城市聚集的时候,聚集效果达不到预期就是因为有这种界限。


公共交通也是如此。纽约在交通投入很少,如果新泽西到纽约方便了,但纽约得不到什么好处,它不关心我上班多少时间。如果新泽西州的火车运输高效了,纽约就会有更多人从中受惠了,纽约的工资会上涨,但新泽西可能得不到好处,所以新泽西到曼哈顿的道路条件比纽约到曼哈顿的道路条件差得多。


新泽西到曼哈顿的道路条件比纽约到曼哈顿的道路条件差得多


2005年的一个以广东和香港为案例的研究显示,边境线如果通过人口密度、工人数量来计算,边界线达到15—20公里已经是非常宽的距离了。这也是我猜哈德逊河也有20公里,实际上可能是1.2公里的原因,但是它的经济距离远远不止1公里,它是达到了1520公里。这两岸可能都是一些价值非常高的土地,却远隔20公里。


如果广州的珠江有20公里宽将是怎样的场景?如果在哈德逊河把纽约、曼哈顿区划一个州界,这条河就成了20公里这么宽。所以边界使纽约、新泽西的大都会区更小、更分散、生产力更低。以史为鉴非常重要,边界是一个殖民主义的产物,殖民主义还没有结束,现在还没有见到一个完全自由的美利坚合众国,我们还是生活在1664年殖民生活留下来的印记当中。



本文是哥伦比亚大学 Brendan O'Flaherty教授在2018年IPP国际会议上的演讲速记稿,未经作者本人审校。

编辑:正角评论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282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