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0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中国该如何应对贸易战?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杨丽君 发表于2018-10-05

第一,在一定程度上,贸易战肯定要打,但必须是非常有限的贸易战。我们可以在农产品或者汽车等一些我们可以找到替代进口的领域打贸易战,在很多技术领域则没办法打,因为我们本身就没什么技术。农业产品的替代进口比较容易找。汽车方面,日本和德国等拥有技术,中国可以转而向这些国家进口。美国页岩油技术的飞速发展意味着美国能源出口能力的增强。我们可以加大对美国能源的采购与投资,因为在美国不愿意向中国出口高科技产品而其他商品不足以平衡中美两国的贸易赤字的情况下,目前只有大宗能源交易能平衡赤字。而贸易赤字恰恰正是特朗普在中美关系中最看重的东西。


第二,我们在贸易战中要注意发挥多边主义的作用。这次美国正式启动贸易战后,中国第一时间把美国告到WTO,起诉美国的征税措施,这个方向是有建设意义的。习近平总书记最近多次强调多边主义、更加开放的思路极具战略性。我们接下来还需要加快汽车、金融方面的开放,尤其是针对美国的开放。我们要利用华尔街和白宫之间的矛盾。如上所述,现在特朗普想要解决贸易差异,美国军方想要同中国打冷战,华尔街想要促进中国更加开放,他们的目标并不一致,尽管他们都在支持特朗普。


我们认为进一步开放也是中国的目标,是中国自己必须做的事情,是进一步深化改革发展必须要走的路径。在开放方面,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改变西方对我们的看法?这些年来,我们宣布了诸多开放政策,但因为没有有效实施下去,被西方普遍认为是“口惠而实不至”,也就是说,我们的政策信誉出了问题。现实地说,如果我们没有几个重大的开放举措,就很难改变这个局面。现在我们的形势如此严峻,我们一定要做几个有轰动效应的大手笔。否则我们很难改变目前严峻的形势,我们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贸易战滑向军事冷战。


向美国的金融业开放很重要,因为金融业是美国的主体,很多产业都控制在金融业手中。此外,我们需要考虑互联网行业的对外开放,让更多的技术和资本进入中国市场。中国互联网仅仅是美国技术的应用,没有太多原创性的技术,或者说,中国的互联网行业只是西方技术占领了中国市场。我们要加快开放互联网市场的步伐,让西方的互联网资本进来。


哪怕在最初阶段,西方在我国国内互联网市场占领多一点,但至少我们自己还会有一点份额。如果继续按照目前的趋势发展下去,我们互联网市场所有原创性技术都掌握在美国手里,五年或十年以后中国就没有互联网了。对互联网保护了那么多年,并没有导致原创性技术的出现。支付宝等的大发展不过是西方互联网技术在生活领域的运用。其实,汽车业的发展也说明了这一点。起步时期需要保护,但成长一段时间以后需要开放和竞争,否则就不会有进步。互联网领域的主要问题是管理。但我们对互联网行业进行有效管制并不等于不开放。



第三,我们应该加快跟其他国家的自由贸易谈判,或者确立新的自由贸易区,例如东北亚自由贸易区,或者升级现有自由贸易协定。中国在原则上要坚持多边主义,但真正要去推动非常困难,不太可能很快有大的成果。不过,我们与其他国家的双边自由贸易谈判完全可以加快。美国现在的贸易保护主义针对的是全世界,很多国家对新的自贸协议都有客观需要。


第四,更重要的是要加快建设我们国内的开放平台,例如“粤港澳大湾区”和“海南自贸区”都应该是重点建设对象。我们在这些内部平台上一定要有有力度的、有深度的政策,由中央政府来统筹。和其他国家和地区建立自由贸易区需要时间,并且不在我们的掌控之下,但这些内部自由贸易平台完全在我们自己的掌控之下。我们一定要有力度、有深度地使得这几个内部开放平台对国际优质资本有强大的吸引力。如果我们不推进内部开放平台的建设,中美之间的贸易关系很容易脱钩。一旦脱钩,中美关系就走入了军事冷战的边缘,而不是技术冷战的边缘。


第五,内部改革要加快,尤其在知识产权方面。既然我们从国际市场获得技术,那么我们就要教育我们的企业接受国际规则。中兴事件的经验教训要认真总结。新加坡-广州知识城已经设立知识产权法庭,那么粤港澳大湾区的国际企业纠纷是不是可以拿到这个知识产权法庭或者香港的法庭判决呢?是不是可以在海南岛设立国际知识产权法庭?这些都是可以研究和讨论的。


第六,我们在中美其他热点问题上目前还是要以稳定和谨慎为主,暂时不要有太大的进取精神。其实,特朗普背后的军人力量还是很强大的,他们在时刻寻找冷战的“借口”。朝鲜核危机、台湾问题和南海问题,这些都是他们一直关注的领域,他们一直希望中国在这些问题上出现重大的失误。


我们需要充分利用特朗普商人政府的特点。特朗普那么强调“利益交易”,是要建立一个基于利益之上的国家秩序或中美关系。所以,从一定程度上说,特朗普其实也是给了中国一个机遇。今天,美国在国际舞台上不得不进行一定程度的收缩。不过,特朗普的收缩只是暂时性收缩,因为他首先要通过国内改革来重振美国,美国复苏之后又会重新扩张。不过,即使是美国短暂的收缩政策,也是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一个新机会。但是,我们在国际舞台上要有一个轻重缓急的排序,我们现在的主要问题是经济,不再是安全和军事。


虽然中国市场对于美国非常重要,但一旦冷战开启,安全就会占据美国对华关系的主导地位,美国依然会为了安全而放弃中国市场。美国可以去开发其他市场,但如果我们被排挤出世界经济体系,那么就会很麻烦。



本文作者:郑永年,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IPP)学术委员会主席;杨丽君,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代理院长、教授。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734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