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日本要在湄公河“对接”印太战略?

微信公众号
赵洪 发表于2018-10-30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10月9日出席了在东京举行的第10届湄公河-日本峰会,日本将扩大对湄公河东盟五国(越、老、泰、柬、缅)的高质量基础设施投资,并公布了“湄公河-日本合作东京战略2018年”(2019-2021年)。根据此纲领性文件,日本对湄公河五国的投资将主要集中在三个领域:一是高效的互联互通,日本将帮助五国建造至少150个高质量基建项目,包括铁路、港口、发电站和清洁能源;二是以人为中心的社区服务,如修建健康中心、技术工培训中心;三是环境和灾难管控项目,如将在柬埔寨修水利灌溉项目,在老挝建防灾中心。


安倍有意将此举与日本2016年提出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对接”,成为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安倍宣称,在这一战略下日本更加积极地为本地区的和平与发展做出贡献。湄公河五国领导人也表示支持日本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重申维持以规则为基础的海洋秩序及南海航行自由的重要性。


欲与印太战略“对接”?


日本过去对湄公河五国的投资援助主要集中在道路、港口等基础设施“硬件”方面。如今日本调整援助策略,不但致力于“硬件”建设,还更加重视对这里的“软件”(包括制度)投资。


日本这一对湄公河地区新的援助政策源于安倍2016年提出并得到美国呼应支持的“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安倍推行此战略的主要目的是要在东南亚大陆与太平洋和印度洋之间通过互联互通建立一个自由、开放的通道,并通过美、日、澳、印“四边机制”(Quadrilateral Mechanism),最终“共同促进建成一个以自由和价值观为基础的印度-太平洋秩序”。位于印太中心的湄公河地区自然对于这一发展战略具有重要意义。


但从实际情况看,东盟对印太战略有不同看法。东盟的地区合作构想仍然是以东盟为中心,并考虑对接更具实际内容的“一带一路”倡议。2018年8月2日在新加坡举行的东盟外长会议就强调指出,“印太战略”应该基于东盟中心地位这个概念。


换言之,东盟有意继续维持在地区事务中的中心地位,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应该通过实施基于规则的以东盟为中心的机制来创建和发展。东盟极力避免在中日、中美博弈中选边站,更希望倡导开放、合作的“一带一路”倡议能与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对接。


从日本方面来看,安倍政府正面临日美贸易谈判和特朗普单边主义压力,全球经济环境和贸易政策的不确定性迫使日本寻找新的区域合作机制。安倍因此表示愿意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推动中日在第三国开展基础设施投资合作,将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下的经济带构想联系起来加以推进。安倍首相的特别顾问其浦太郎(Sonoura Kentaro)也否认日本对湄公河五国的新战略会对东盟中心地位产生威胁,表示日本愿意支持东盟继续发挥主导作用。


既然日本宣称印太战略提倡开放、包容与合作,目的是要为本地区国家提供更多的选择方案,提供更多的“高质量”基础设施,中国可以因势利导,本着开放、合作、共赢的精神,推动中日在东南亚的投资合作,促成印太战略与“一带一路”倡议相对接,改变其原有的牵制中国、抗衡“一带一路”倡议的目的,使之成为中日合作的基础。


湄公河地区可成为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试验区


湄公河五国共有人口2.4亿,其中年轻人口占较大比重,2017年GDP总量达7,800亿美元,年均增长率超过5%,正成为东南亚的一个最具活力的新增长点。2017年中国同湄公河五国贸易总额达2,200亿美元,累计投资超过420亿美元。这里可以成为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先行先试的“试验区”。


首先,中日双方在此已有合作基础。1992年,日本主导的亚开行提出“大湄公河次区域(GMS)经济合作”倡议,中国和湄公河五国作为主要成员均参与合作。此后,中国和湄公河五国不仅在GMS框架下通力合作,还在此基础上创建了新型合作平台——“澜沧江-湄公河合作机制”(“澜湄合作”),成为新型南南合作的典范。


中日均是GMS机制的重要参与者,也是受益国。日本-湄公河合作机制与澜湄合作机制的基本理念相通、发展目标一致,两个机制可以相辅相成,实现合作机制良性对接,这是中日两国在此加强合作的重要基础。


第二,日方已为在第三方市场合作做好准备。尽管日本在资金实力、地缘优势方面不如中国,但日本已经就中日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做足了“功课”。2018年5月,李克强总理访日期间,两国政府签署了《关于开展第三方市场合作的谅解备忘录》,标志着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正式起步。6月,日本政府修订了旨在扩大铁路、公路、港口等基础设施出口的《基础设施出口战略》,首次明确写入“推动日中企业在第三国推进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相关内容”,提出两国应在中日高层经济对话基础上,设置跨部门委员会,负责协调、促进相关事务。日本企业界更是普遍支持政府将日中共同发展第三方市场作为中日合作的重要内容。日本将中日第三方市场合作纳入自身国家发展战略,为日本通过第三方市场合作的方式参与“一带一路”合作奠定了基础。


从实际情况看,日本对湄公河地区长期保持密切关注,对该地区的基础设施发展已有全盘考虑。2009年,日本政府在东京首次举行湄公河-日本峰会,确立了日本-湄公河合作机制,并形成了每年举行峰会的惯例。


2010年日本逐步确定了在东南亚发展互联互通的政策思路,即要援助发展包括连接胡志明市、金边和曼谷的“南部走廊”及连接越南岘港至缅甸土瓦港的“东西走廊”2015年在东京举行的第7届湄公河-日本峰会上,日本进一步提出要在该地区发展“高质量”的基础设施,重视项目的全球性标准和高透明度,并将湄公河互联互通建设倡议作为“东西走廊”和“南部走廊”的重要组成部分。2018年8月在新加坡举行的第11届湄公河-日本外长会议,又提出要实现“东盟2025年互联互通大计划”与日本-湄公河互联互通倡议相对接。


第三,中日双方投资侧重点不同,互补性较强。综观中日两国投资策略,中国投资主要集中在基础设施“硬件”方面,如中国提供的100亿美元澜湄合作基金援助的项目,主要包括水电站,铁路和工业园区在内的基础设施。而日本投资援助则主要集中在“软件”方面,如日本光是对2018年7月举行的柬埔寨大选,就提供了750万美元的资助。日本还答应未来几年要帮助东南亚国家培训40,000名的熟练工,以及发展社区服务、抗灾减灾和水资源保护等合作项目。在基础设施投资方面日本则重视“高质量”和“全周期管理”,其技术、工程施工、前后期流程的完善程度相对较高。


总之,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日本自由开放的印太战略有很强的互补性,中日两国在湄公河地区基础设施投资合作有较大潜力,两国在东南亚加大合作将对本地区乃至印太地区新秩序构建发挥建设性作用。



本文系正角评论独家稿件,作者:赵洪厦门大学南洋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1083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