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1月18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胡佛研究所提三条建议对付中国影响力

微信公众号
严灏文 发表于2018-12-12
编者按

2018年11月29日,美国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和美国亚洲协会美中关系中心联合发布了一份名为“中国影响与美国利益:提高建设性警惕”的报告,报告罗列了一系列中国针对美国企业、媒体、智库及学生所采取的游说行为。报告警告美国人称,应该认识到中国在美的“渗透和影响”正产生越来越大的威胁。


参与该报告撰写的,是美国一批长期以来一直积极倡导美国增强与北京接触的中国问题专家。参与报告撰写的重量级学者包括葛来仪(Bonnie Glaser)、黎安友(Andrew J. Nathan)及沈大伟(David Shambaugh)等人。政治经济学家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前美国驻华大使罗德(Winston Lord)及前白宫国家安全会议亚洲事务主任麦艾文(Evan Medeiros)也名列其中。


我们认为,该报告对中美关系做了严重消极总结和描述。中国从上到下没有改变美国和西方国家政治制度和生活方式的野心,也不认为我们具有这样的能力。中国政府希望对美国和西方社会产生某种影响的唯一目的是减少西方社会对中国的误解。事实上,也有美国部分学者保持了对中美关系的客观和冷静评价。如报告撰写者之一、美国前副助理国务卿谢淑丽表示,虽然她不反对报告搜集的例子,但她认为报告夸大了中国在美国的威胁。我们特别附录了谢淑丽女士对本报告的不同意见。


正如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所说的那样,中国希望美方作为世界上头号强国,能自信地张开双臂欢迎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的企业、媒体、智库、学生到美国去,为促进美国与世界各国的相互了解,推进美国与其他国家的互利合作做出积极贡献。


为了更好地帮助国内读者了解美国主流学界对当前中美关系的看法,IPP评论组织人力精心翻译了胡佛研究所报告的核心部分,希望读者们能在批判的基础上阅读此文。


建设性警惕的政策原则



本报告小组的成员希望在中美之间寻求一种富有成效的关系。在此基础上,鉴于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中国干预了美国政府及社会的多个方面,我们提出了三个原则,这三个原则应该成为保护美国内部机构独立完整的基础,同时能保护美国的基本核心价值观、规范和法律。


公开透明性


透明性是民主的基本原则和财富,也是防止外部行为体干预操纵美国的最佳保护。


  • 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应该在调查和监督中国及其他外国行为者的不正当活动上发挥重要作用。这些组织应该去了解、掌握中国进行的各种影响力力活动,至少了解这些活动是否合法。

  • 在调查有关中国在美影响力活动中,国会应履行其宪法职责,更新有关外国影响的相关法律法规,采用新的法律法规,加大外国在美影响活动的透明度。

  • 行政部门机构应酌情调查和公布有关活动的调查结果,以促进美国政府及非政府组织对社会维持健康秩序、警惕负责

  • 美国媒体应对中国影响力活动进行认真、基于事实的调查报道,并应该加强其进行负责任报告的知识基础。

  • 教授治校是美国大学保持学术自由的关键。所有礼品、赠款、捐赠和合作项目,包括孔子学院,都应遵循正常的监督程序。

  • 美国的政府及非政府部门应披露可能受外国影响的财经或其他方面的关系。


独立完整性


外国的资金可能破坏美国机构的独立性。中国(和其他国家)的各种胁迫性和秘密的活动直接与自由民主价值观的核心相抵触,应该受到机制的警惕和有效治理。


  • 开放和自由是美国民主的基本要素,是美国及其生活方式的内在优势。这些价值应当受到保护,不被中国和其他国家的活动影响、侵蚀。

  • 各种机构尤其是大学和智库需加强对中国相关活动的信息收集和共享,应当集体协调促进更紧密的行动,以对抗来自中国的不恰当的活动和压力。本报告建议上述部门(可能还包括其他部门)的机构制定并通过相关的“行为准则”,以指导与中国同行的交流。

  • 上述美国机构若认为某些外国施加影响的行为违反了美国法律,或侵犯了美国公民和在美国的外国居民的权利,应将此类活动提交给相应的执法部门。

  • 应该采取严谨的措施,向华人社区通报中国可能进行的不当活动。同时,必须尽最大努力保护华裔美国人的权利,保护在美国生活或学习的中国公民的权利。

  • 可以考虑建立一个联邦政府办公室,美国的各州和地方政府以及非政府机构可以在严格自愿的基础上,请求就如何能更好地管理中国参与和合作的活动获取建议。该办公室还可以为中国的个人和一些组织保密其与党和国家机构的关系。

  • 所有的会与中国(或其他潜在的外国不当影响力来源)打交道的美国机构,不管是政府机构还是非政府机构,都应审视其治理监督的实践能力,并撰写和列举最高的行为标准和调查职责。



互惠互利性


美国的一些机构偏离了增加美中谅解的本意,并被扭曲为中国影响力的单向渠道。


  • 学术研究的不对称性是缺乏互惠性最明显的例子。各种各样的正常学术活动,包括访问档案馆和某些图书馆、实地考察、进行调查、采访官员或普通公民,美国研究人员在中国进行这些学术活动的渠道已被切断,而中国学者在美国享有所有的这些学术机会。美国的大学及其他部门机构,不管是个人还是集体,在这方面都应该得到更大的互惠。

  • 美国政府的公共外交活动在中国受到严格限制,而非政府组织开展工作的环境也变得越来越困难。与中国在美国的活动相比,美国在华公共外交的合理互惠应该在两国谈判中得到解决。此外,本报告还建议美国通过在全球广播和打击不实信息的努力,以促进美国在推广独立新闻信息以及民主思想方面的成效。

  • 美国政府应积极推动和保护美国演员在中国开展业务的机会。



本文系IPP独家翻译作品。译者:严灏文。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864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