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2月16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信口开河派数百亿台币,蔡英文真把自己当“朕”了?

微信公众号
林奕辰 发表于2019-01-18
“总统”在第一线是否妥适?


新年伊始,蔡英文一扫去年底败选阴霾,彷若打了鸡血,突然回过魂来。


如败选后检讨,她决心站上第一线,因而除去年开始每周一次的“回廊谈话”,也进行三年来首次的新年谈话。但她的“四个必须、三道防线”几无太大新意,更看不到对于两岸关系实质恶化的有效检讨,加上执政的民进党也还在不知该何去何从的窘迫中,导致多数人未当一回事。


直到大陆方面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表40周年谈话,更重点是四位独派大老时间点有些莫名其妙的逼宫,要求她放弃连任的发言引起千重波澜,一个看似“受尽打压”却“始终坚持自己态度跟立场”的强硬“辣台妹”形象随之生成。


按照我国台湾地区的“宪法”,“总统”这个职务站上第一线是否妥适?其实是有些不易厘清的。最初1936年的“五五宪草”与1947年的“宪法”,本文虽带有“内阁制”精神(两蒋时期则由于“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的施行,“宪政”运作倾向“总统制”),不过经历到七次“修宪”(李登辉六次、陈水扁一次),即便当时修法原意是希望走向李登辉心仪的“双首长制”,但因“宪法”增修条文迭加的逻辑有些紊乱,除进一步背离原先“宪法”本文中“权能区分”的立法精神外,更产生权责不分的问题,使得“行政权”分裂,“行政院”究竟是“最高行政机关”或“总统幕僚长”的位阶模糊,而其与“立法权”间应有的权力相互“控制”并“平衡”的原则也不复完整。终导致后续二十余年的“宪政”乱象与政治僵局,也是造成2000年政党轮替后政治不稳定,并衍生出经济衰退的重要原因。


另外这当然也与政治文化相关,由于台湾未有真正的“宪政主义”传统,特别是李登辉卸任后,在两党恶斗的政治操弄下,基本没有人遵照原修法的设定来运作这一套“宪法”,从未产生过“双首长”制特有的“换轨”宪政惯例,反倒一直维持现今大多数人诟病的“总统”有权无责,而“行政院长”有责无权的奇特景况,成为一种长得像“双首长制”的“超级大总统制”。以至于“总统”究竟是站在一线或退居二线,得任由“总统”心情与政党需要进行重新设定,陈水扁、马英九时期都有过类似情况。


不过执政两年多,耗掉两个“行政院长”,两岸试卷罢考,内政期中考挂科,蔡英文才终于找到最适“人设”,身为小老百姓不知该为她感到开心或为台湾虚耗的两年多光阴感到难过,但她从趴趴熊变成小飞侠阿童木,几个站在第一线展现的作为,却教人未敢苟同。


真把自己当作“朕”了?


同样是在新年讲话,为让人民有感,蔡英文除加薪减税之外,因应经济成长、税收超出预期,亦提出要使收入较少的民众,能优先分享经济成长的红利,并请“行政院”尽快拟出具体方案。


为替蔡英文“圆梦”,“行政院”1月2日即准备数百亿台币,但是为避免争议,特意强调非“还税于民”,另外也一再说明并非“超收”,只是税收多于原先预估。接着各方案包含“负所得税制”、“月薪3万元以下发1万元红包,最快在农历年前发放”等等谣传在媒体上乱窜,源自传媒自行揣测或“政院高层”的版本更越来越多、越传越狂,整个政策立意也从原先预定要援助弱势的目的,生出政策买票的联想,而只给特殊族群更涉及公平性,会否再一次制造世代与阶级对立也令人产生疑问。至此,舆论完全炸锅。


“行政院”虽知事态严重,但适逢换届,夹在天威跟民心之间还搞不清状况,只得一再澄清,表示还没讨论,未有定案。最终在1月8号,眼见民意的反对声浪越来越大,蔡英文终忍不住,除发声明定调“没有定案”,另要求“政院召开记者会灭火。称岁计剩余会以刺激经济、照顾弱势与扶老携幼,以及为防控非洲猪瘟预留经费为主,若仍有剩余将用来还债。并且要“从长计议”,到下一年度,或至少农历年后,才可能编列预算。即便负责整场记者会的“行政院副院长”施俊吉语焉不详,但失控的经济红利风暴总算止血。


基于政策需要,政府要撒币、要派钱,真的不是不行。新加坡将财政盈余编入“特别现金补助”,让增长花红能够全民共享是一例。澳门政府也是自“现金分享计划”始,连续十数年派钱给民众。至于香港政府的盈余突破千亿港币,亦于今年派发补助的“关爱共享计划”,向香港市民发放最多4000港元。起因各自不同,有基于经济成长的共享,或为刺激经济,乃至于弥补贫富差距。台湾较接近事例是2008年金融海啸时期发放的消费卷(不过由于发放过程仓促,衍生出不少争议,刺激经济的成果也低于预期)。但重点还是一个公共政策ABC的问题。


虽然本人今年的红包突然少了一笔,但笔者仍想知道,倘若相关部门提供的数据,包括台湾负债共台币5兆3000多亿,每人平均担负22.7万元的窘态不变,前瞻计划每年举债1000亿的数字也没错,前年号称财政危急,必须进行军公教年金与劳工保险改革,要大家共体时艰的说法都不是骗人的……那只是因为税制调整,导致税收实征多于预估值的景况,为何相应采取的措施不是检讨税制与调整来年的预算,而是将这笔钱定义为“经济红利”?终究民众若未有真正认同台湾经济体质健康、景气好到能派钱,当然对政策的正当性产生疑问。


另在时机上,本周赖清德卸任,为何不能等到新任“阁揆”上任再来协调?(虽然苏贞昌也不算新人)选在交接时期搞得行政部门人仰马翻、疲于奔命,到底存什么心眼?


虽就笔者来讲,观察这过程很有趣,换作国民党执政大概会先由下级官员出来探探风向,然后才是“党政高层”进一步表达看法,最后再轮到“总统”或“行政院长”定案,这基本需要花点时间,也是国民党一直以来反应相当缓慢的原因之一……现在却是“总统”不假思索,随口说说,看风向不对再任意收回,并且据报载,“财政部”部长竟全然不知,所以是真把自己当作“朕”了?


一般来说政府花任何钱,先看要解决什么困难与追求怎么样的价值或愿景,再设立目标与编列款项,而不是先看到钱,再看用在哪里。政策目的究竟是促进经济发展,还是照顾低收户?目的性有所不同,整个政策的设计规划都会不一样。如前所言,这是最粗浅的公共政策ABC。若设定是要照顾弱势,着重点在“济贫”或“脱贫”则必须明确,方能设定一笔钱怎么用?谁来用?用在哪里?具体名目跟相关细项为何?是中央或地方的哪一个部门专责?又或者需要联合执行?这里面要有通盘规划,而不是放烟花一般,元旦“总统”突发表谈话,立即要求各部会全力配合,整个政策逻辑根本不对。


而若这种未审慎评估,只是信口开河便成为最优先执行政策的作法开了先例,未来人人都比照办理,政府运作将何以为继?


不过从这一次的状况来看,任由它谣言满天飞,“行政院”防撞墙的机制也很有问题就是了。


“总统”站到一线,又好像站到太前面了,导致施政步调紊乱的状况多有发生。上月强制新款机车加装ABS或CBS引发民怨,行政部门纠结许久,最后才按照她回廊谈话政策转弯也是一例。至于近期,虽然“府院党高层对于让猪瘟问题升级成民族主义很有共识,以藉此妖魔化大陆地区,运作政治斗争的手法依旧娴熟,但防治猪瘟却多头马车,政策手段更左支右绌。


到底该在一线还是二线,虽然台湾地区的“宪法”没给“总统”清楚定位,得任她游移,但若是这样的一线,身为小老百姓,还是宁愿她在二线待好待满吧……




本文作者:林奕辰,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与中国大陆研究所博士。

文章首发于香港《思考香港》2019年1月15日,原标题为《小老百姓的南柯一梦:无缘的400亿大红包》。经授权转载。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528人参与,0人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