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日本崛起对中国的教训(上)

微信公众号
郑永年 发表于2019-02-12

1979年哈佛大学傅高义(Ezra Vogel)教授在美国出版了题为《日本第一:对美国的教训》的著作。这本书马上被翻译成日文,于1980年出版。在日文版出版之后,这本书一直是日本最畅销、由一位西方学者写日本的著作。


不过,1986年《广场协议》之后,日本在短短一段时间里便经历了从股市、房市经济的“腾飞”到经济泡沫破灭的全过程,惊心动魄。1991年,另一位西方学者琼恩·沃罗诺夫(Jon Woronoff)写了另一本书来回应傅高义的《日本第一》,书名叫《日本什么都是,但就不是第一》(Japan as Anything but Number One)。也就是说,日本是否是一个成功的故事,至少是否如傅高义所说的那样成功,在西方一直是有争议的。


傅高义在谈到为什么要在20世纪70年代末写《日本第一》时说,主要是“为了让美国人知道日本人很多事情做得非常好,至少比美国做得好,而当时美国人并不了解日本人取得了这么大成绩。”他举了很多例子,如日本的普及教育很成功;社会治安很好,犯罪率较低;贫富差距不大;培养了非常能干的官员,而且官员腐败不那么严重;公司内部非常合作、团结,产品质量提高得很快等等。傅高义认为,总结战后日本发展经验的真正目的是“对美国的启示”,让“美国人一看书名吓一跳,认真去了解日本,学习日本的长处”“让那些为自己的文化感到骄傲的美国人警醒,亚洲文化也是可以创造奇迹的!”


《日本第一》出版后产生了很大反响,在日本成为一本家喻户晓的畅销书。在东亚,这本书也是一些国家的政府推荐给公务员的必读书。这本书带给日本人的“自傲感”是任何东西也难以取代的。日本的商界在20世纪80年代后半期变得洋洋得意起来,一些人借着日元升值势头狂妄地声称“要把美国买下来!”。不过好景不长,随着经济泡沫的破灭,日本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前10年度过了“失去的二十年”。之后,与其说是经济稳定下来,但不如说处于长期的“滞涨”阶段。


诚然,对日本“失去的二十年”也是可以讨论的。傅高义本人对此很不以为然。虽然他也认为日本亟须改革,但日本经济发展的水平、教育、知识、国民素质水平仍然很高,日本社会比美国人更节俭,日本很多公司仍很成功,很多产业仍是世界第一,在不少高科技领域,日本的出口仍然强劲,日本企业制度虽然有所改变或改进,但并没有被完全抛弃。


实际上,在2000年,傅高义还出版了另外一本书,不过没有引起人们更多的关注罢了。这本书叫《日本仍是第一吗?》(Is Japan Still Number One?)。这本书总结了美国人在哪些方面已经从日本学到了教训,同时也开始讨论日本本身可以接受的教训,提出了日本如何通过进一步改革自身而继续强大的建议。2016年,日本的一个出版物出版了一期题为“2050年日本会成为世界顶端强国吗?”的专刊。在专刊中,傅高义仍然表示乐观。


傅高义一直高评价日本


一些人批评说傅高义“忽悠”了日本。不过,总体上,傅高义对日本的评价是客观的。日本是亚洲第一个实现现代化的国家,人们尤其是在亚洲对日本总有过高的期望。很多对日本的批评就来自这种过高的期望。今天的日本的确面临很多问题,尤其是人口老化和社会欲望低下,但所有发达经济体都面临着严峻的问题,日本并不例外。实际上,较之其他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日本的问题并非那么严峻。对大多数人来说,日本仍然是一个非常适宜居住的“美好社会”。


傅高义本人也认为中国更须学习日本,特别是学习日本在发展过程中“做得比美国好的地方”,而不要“学美国不好的地方”。日本人总的来说富而不奢,不像美国人那样过度消费;日本在社会公平与和谐方面虽然不如过去,但仍然比美国做得好,特别是企业内部比较平等。在改革开放以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的确是向日本学习的;或者说,日本是中国重点学习对象之一。


但随着国家的继续崛起,很多中国人变得自傲起来,觉得日本经验不值得一看了。在一些人眼中,甚至连美国都不须要重视了。直到近年来大批中国消费者蜂拥至日本购买各种日本制造品,直到这次中美贸易战开始,他们才发现中国现代化过程中竟然缺失了这么多东西。傅高义有关中国向日本学习的这些观点,都是值得人们注意的。


傅高义非常谦虚,他并没有多说中国可以在日本的崛起过程中吸取怎样的教训。很多年来,他一直关切中、美、日之间的关系,论著不少。最近,他完成了一本中日关系的大作,从隋唐讲到现在。如果人们仔细阅读傅高义的诸多作品,不难从中得出中国可以从日本的崛起中学到怎样的教训。这些教训不仅仅是上述内部方方面面的发展,同样重要的是如何应付本身崛起的环境。


日本从二战的废墟中崛起,很快成为世界上第二大经济体(后来被中国所超越)。日本的崛起可以说是和平的崛起,这不仅因为日本二战之后没有和其他国家发生冲突,而且其他国家也是接受日本的崛起的。崛起、和平、让其他国家接受等,这些都是人们在借鉴日本时须要思考的。


较之其他国家,战后日本人是谦卑的、低调的。1955年到1973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率达到10%。在1950年到1970年的20年间,日本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了20倍。1968年,日本便超越西德成为世界上第三大经济体。同时,日本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业国。1950年代,在世界的眼中,“日本制造”仍然是“廉价”的代名词,但很快日本成为制造业强国,在很多领域名副其实地赶上和超越了西方和美国。日本也成为西方学者称之为“发展主义型国家”的原型和典型。


日本是吸取了二战的深刻教训的。二战前,日本统治者被明治维新之后的快速崛起冲昏了头脑,试图建立以日本为中心的“东亚共荣圈”,扬言要把西方赶出亚洲,确立日本的霸权地位。但日本帝国主义的做法不仅使本身成为牺牲品(战败),更对亚洲各国造成了巨大的灾难。二战后,或许是因为美国掌控了日本的外交环境,日本人埋头苦干。


在对外方面,日本往往把自己“伪装”成西方,和西方话语保持高度的一致性。尽管到1980年代,民间也出现“日本可以说不”的声音,但整体精英界并没有出现这种声音,日本政府和主流社会的“亲美”立场始终没有变化过。同时,日本主动辅助美国,在提供“国际公共品”方面也尽力而为。



本文作者系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学术委员会主席郑永年教授。


文章首发于新加坡联合早报2019年1月29日,经作者授权转载。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1023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