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03月22日 下载APP 免费订阅
社会 正文

广州中考体育为何要加码?

微信公众号
张若梅、李海滨 发表于2019-03-07

日前,广州市教育局发布的《广州市初中学业水平考试体育与健康考试实施意见(征求意见稿)》(下称《征求意见稿》),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对其中体育考试总分、三大球纳入统一考试类别、中长跑满分标准以及一分钟跳绳满分标准做出相应改革。而文件一经出台便引发社会激烈讨论,尤其家长对四项改革内容的科学性和2021年改革时间点的紧迫性提出质疑。尽管广州市体育教研人员已对家长质疑做出回应 ,但改革难度加大带来的体育增负问题以及“唯分论”背后的利益寻租问题仍然直击家长痛点。笔者将从广州市教育局和家长两方诉求出发,进一步分析双方对抗焦点,以便提出针对性建议。


市话:以中考为“指挥棒”,健康育人全面发展


体育变主科,中考分数“指挥棒”的改革背后是中小学生令人担忧的体质健康问题。在2012年学生体质健康监测报告,连续27年广州市中小学生的体能和耐力指标数值持续下滑,体质健康情况也不容乐观。而2016学年的数据中,广州市中小学生体质健康状况的优秀率仅有2.6%,不及格率为16.2%,重度近视率达到49.8%。 基于中小学生体质健康问题的持续恶化这一状况,教育改革将体育变为主科,从中考分数上加以引导,能够使学校及家长进一步重视起学生体育锻炼问题。


三球选其一,教学大纲+技能考试双管齐下落实国家政策要求。2016年《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强化学校体育促进学生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意见》中强调,体育教学应注重运动技能学习,大力推动足球、篮球、排球等集体项目,积极培养体育后备人才。随后国家教育部办公厅在多个省份开展足球、篮球及排球进校园的试点工作,并要求各地中小学做好师资引进、培训工作,以及完善校园场地和器材等基础设施建设。但三大球仅仅作为选项类的兴趣课程,往往让步于中招考试的必考项目,已经配备好的专业教师及场地也多成为摆设,因此只能用考试分数“倒逼”学生做出选择。


社话:体育改革难度“加码”,实为增负且有失公平


教育减负口号下的体考标准提高,名为减负实为增负。《征求意见稿》中提高中招体育考试总分、上调中长跑和一分钟跳绳项目的满分标准以及增加球类选考项目。这些举措从中考总分比重上向学生及家长施加体育锻炼的压力,以分数引导学生校内校外重视体育科目,可在2021年施行的中考改革中,又新增历史科目的闭卷考试。这就使得学生文化课考试增多、体育考试项目增加、满分考试标准提高,那么整体改革无疑是要求学生牺牲更多时间来完成各科新增任务,“减负”名不副实。而学生若想进一步提高体育考试成绩,则需要在三年内学会并熟练掌握一项球类运动以及加强长跑及跳跃性运动的训练,短期而言实为“增负”。


新增球类选考项目大大增加体考难度,且全市中学尚未普及三球训练,教育公平难以保障。在保留以往必考项目和体能选考项目的基础上,新增球类选考项目,将足球、篮球和排球三大球类运动纳入考试范畴,且测评难度较大的连贯性技术动作。但三大球项目作为考试内容对部分学生及学校而言,存在一定的不公平性其一,性别不公平。女性无论在肌肉力量和心肺能量方面都低于男性,在爆发力以及体力上与男性相比具有明显劣势,继而在大球运动中很难有媲美男性选手的表现,所以更适合从事柔韧度要求较高的运动。而考试项目中对男女学生一视同仁的要求,忽视了男女性在运动倾向上的选择性差异。


其二,学校体育教育发展不均衡性造就学生间的不公平性。仅以足球为例,当前全市仅有54%的学校在体育课中设置足球教学内容,以及53%的学校有使用足球教材 。另外在2018年市级校园足球基地学校及推广学校名单中,13所上榜中学中民办中学仅有1所,超过半数以上民办学校如今仍然依靠租地办学,办学场地和基础设施严重不足,增选球类考试为已入学此类学校的学生带来极大的不公平性。在此背景下的多数学生若选择在中考足球中蓄力发力,只能依托校外培训和外校场地实训,可校外足球培训的课时(45分钟—1小时)费用动辄高达200—300元,这就继文化课补习之后可能会掀起“体育补课”之风。


支持派VS反对派:针锋相对,各占其理


改革对标省级体育考核标准VS但却远高于同级省市。支持派指出当前广州市中考体育,有接近70%学生能够在中长跑项目中获得满分成绩,体育考试区分度较低且难以激发学生进行持续性体育锻炼,并且上调中长跑项目及1分钟跳绳项目也是执行广东省中考体育项目的评分标准。而反对派则指出无论是在中长跑项目的满分标准上,还是新增三大球的考核要求,广州市都远高于国家标准和同级城市。(具体情况见表格1)



学生具备锻炼基础,备考时间充足VS考试难度拔高,短期难以提升成绩。部分体育科目专业人员从当前广州市中学的体育课程安排以及学生成长发展规律方面对改革时间表示支持,指出每周三节体育课能够实现学生对技能体育的学习,而每天下午5点到6点的强制一小时运动时间则是能够满足学生日常体育锻炼。同时学生从初一到初三这一阶段是训练自身速度、力量、灵敏度和柔韧性的最佳阶段,尤其是初二下学期至初三是学生提升耐力的敏感期,能够在耐力和速度上得到快速成长。


但家长则认为新的中考体育改革一方面在选择考生对象上存在问题,作为2019年2月提出《征求意见稿》不应该将考试对象放置在2018年入学考试对象上,仅有两年时间来适应新的考核内容,对学生而言精力和时间都有不足;另一方面考试难度加大,远高于《国家学生体质健康标准》,尤其是中长跑满分标准提高24秒以及增加球类考试,难度加大和考核量增加都需要学生付出更多时间来完成体育训练。


避免体育考试成为应试教育的附庸VS以分数倒逼何谈兴趣选择?网络支持者指出此次改革增加的球类选考项目正是为了完善学校体育锻炼的多样性,避免学生在重复的耐力跑和下肢力量训练中丧失学习兴趣。而测试学生对足球、篮球和排球的连续性动作掌握情况,也是为了让学生在日常运动中获得技能掌握,而非单纯的动作训练。支持者认为以往体育考试学生能够在集中短时训练中获得成绩的显著提升,但这并非是“健康体育,兴趣体育”的宗旨,因而增加球类选考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应试体育”的考核情况。


反对者则强调以考试为“指挥棒”很难激发学生选择兴趣,尤其是考核连贯性动作这类难度颇高的考试,在中考这一关键性升学考试中,只会为学生带来更大的学习压力。而基础教育阶段的体育考试在于增强学生身体素质,让学生养成自觉锻炼习惯和健康生活方式,而不是为三大球的优秀人才培养、选拔和储备做基础。


中考体育改革热度下的冷思考


明确方向,处理细节。一方面应肯定新方案中提升学生综合素质这一出发点的正确性,将以往考试项目中的“跑、跳、投”三类体能考核加入足球、排球、篮球这类运动技能考试,其目的在于激发学生的运动兴趣,也在于培养学生的团队合作、规则意识和坚强意志。但另一方面也应重视对考试标准的细节进行完善,对于难度拔高的考试项目以及新增考试项目都应该设立缓冲期,以学期制考核的统计数据为参考,进行年度评估后再决定考试内容的调整。


兴趣导向,注重过程。广州体育改革新方案分为统一考试和体育素质综合评价两个部分,其中与学生日常体育相关的体育课成绩仅为6分,占总分比值为8.5%。而深圳市中考体育满分50分,平时成绩达到15分,占比高达30%。体育教育的目标在于增强学生体质,强调健康教育和兴趣教育,建议重视基础教育阶段学生体育锻炼的过程性评估,而非重视某一时段的结果性评价。同时也建议增加小球类选考项目,为兴趣体育增加选择方向。


考试为引,兼顾公平。当前广州市中小学尚未完全普及三大球教育课程,同时一些麻雀学校也无空间来完善运动场地建设,那么三大球的教育学习成本就一定程度转嫁到校外家长一方。为减少改革阻力,建议在明确增加三大球考试项目之后,政府应组织学校增加球类课程的设置比例,增加学校专业球类教师的人数比例,以及开放或新增临近学校的免费球类训练场地,从基础性建设的完善方面增强校方及家长改革推进的信心。




本文作者:张若梅,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政策分析师;李海滨,华南理工大学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


本文系正角评论独家稿件,转载须注明出处。文中图片源自网络。

微信扫二维码赞赏,您的支持是我们最大的动力!




微  信  公  众  号
274人参与,0人评论
登陆
你可能感兴趣